小璐璐修煉的幾個鏡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小璐璐今年九歲,是長春市的小學生,一九九三年開始一直隨母親煉功。一九九四年春天她跟隨媽媽、姥姥參加了長春市法輪大法第七期傳授班。在班上她開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的許多景象。這裏講的是她修煉過程中的幾個鏡頭。

一、拾金不昧

一九九五年年初開學時,學生們都在交學費。小璐璐發現地上有兩張五十元面值的錢。她立刻撿起來,毫不猶豫的交給老師。老師逗她說:「這兩張五十元,咱倆分了吧,你五十元,我五十元,反正別人也不知道。」小璐璐立刻說:「那丟錢的同學一定很著急,我是煉功人,我不能要人家的錢。」老師一聽非常高興,表揚了她拾金不昧的好品德。

二、自己的業力自己消

一九九五年六月下旬,她左耳後鼓出了一個核桃那麼大的包。隨著那個包長大,就開始發燒,但照樣堅持上學。頭幾天體溫在攝氏三十七到三十八度,後來體溫越來越高,達到三十九度多。她媽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知道她是在消業,也沒有著急。她父親不煉功,也不懂其中的道理,就要她上醫院去治療。小璐璐堅持不上醫院,她說這不是病,是消業。她說李老師說過了,自己的業力自己消,多大的痛苦她都能忍。發燒持續了兩個多星期,這期間同學們怕傳染,都不和她玩了,見了她都捂著嘴、偏著頭,躲著她走。有的同學還斜著眼叫她「爛桃包」。小璐璐不但忍受著病痛的折磨,還要遭受同學們的冷嘲熱諷。身體疼痛和精神壓抑同時折磨著這個剛滿九歲的孩子,但她牢記自己的業要自己消。

七月中旬,期末考試結束了,家裏人不敢問她考試咋樣,因為這時她左耳後的那個大包正在跳膿,晚上高燒三十九度多,常常疼的她不能入睡,直到那個大包出膿了,體溫才恢復正常。沒想到,她竟然拿了算術、語文雙百的好成績回來!她父母都非常激動,不煉功的父親緊緊摟著她說:「我算服了你這小煉功人了!」

三、法輪托著我

一九九五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學校組織大掃除。璐璐的教室在二樓,擦外層窗玻璃,別的同學都不願幹。璐璐心想:「我是煉功人,我不怕,困難的活別人不幹我幹。」於是,她就上窗台擦玻璃。兩隻腳站在外面的窗台上,一隻手抓住兩層窗戶框的邊,一隻手拿抹布擦。她正在全神貫注的擦著,忽然一個淘氣的男同學把一扇內層窗狠狠一關,正砸在小璐璐那只攀附的手上,疼的她手一鬆就要掉下去了!這時,她突然感到有個東西托著她,她並沒有摔下去。她往下一看,是個大法輪。在場的老師發現她要掉下來,急忙過來抓住璐璐的手,把她抱了上來。同學都被驚險場面驚呆了,可是,小璐璐一點也沒害怕。她回家對媽媽說,今天在學校我從二樓掉下去,我看見法輪托著我,李老師又幫我過了一關。今後我得好好修煉大法,不然,我真對不起李老師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