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吃苦的波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7月3日】 我叫XX波,今年12歲,是連州市XXX小學六年級學生,1998年4月與法輪大法結緣。修煉已近1年了。對大法也有了較深的認識。修煉前,我們家可以說在水深火熱之中:爸爸媽媽三天一吵,兩天一架,我和哥哥也經常打架,搞的全家上下,甚至鄰居也不得安寧,得法修煉後,這種可怕的現象消失了,不再有往日那種鬧得雞犬不寧的事情出現,家庭從此平靜了。在修煉中,我也遇到幾件提高心性的事情,至今還記憶猶新。

記得我第一天跟媽媽到煉功點上煉功,剛走出門口,樓上爸爸就生氣地叫我:「波仔,不要去,明天還要上學!」看看爸爸氣沖沖的,我卻很平靜地對他說:「不,我一定要去。」於是,爸爸也不作聲了。過後幾天,媽媽請回《轉法輪》寶書,我覺得挺新鮮,挺好,就連續讀了起來。誰知才短短一段時間,就出現了消業狀態。一天下午,我突然覺得頭很暈,到了晚上還發高燒,估計有40度。早晨,我覺得又要嘔吐,就使盡力氣地把椅子挪到洗手盆,自己艱難地坐在椅子上兩手放在盆裏,打開水龍頭,水滴答滴答地打在我臉上。可是自己卻感到四肢無力,想吐,不想動。正在這時候,二姨丈和媽媽從外邊回來,二姨丈看我這個樣子,著急地對媽媽說:「大姐,你波仔都病成這個樣了,還不跟他上醫院,你是怎麼當媽媽的,再這樣下去,就會有危險的!」

聽他這一說,媽媽也有點害怕起來,有點動搖:「波仔,你用不用看醫生呀?」我低聲地對媽媽說:「我是煉功人嘛,我們只講淨化身體。」聽了我的話,媽媽好像明白了甚麼。隨後,把我扶到客廳的竹椅上躺著,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給我看,看著看著,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而我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正常,頭不暈了,燒也退了。

還有一次,我的兩隻腳像染上了麻疹似的,起了一個個的水皰,叫人看了都心酸,連同學都不敢接觸我,連哥哥(他也煉功)看見了都說「可怕」。我想,怕就是執著心,修煉就是去人的執著心。

早晨,我忍著疼痛一步一步地走到學校上學,放學又忍著痛一步一步回家,我沒有因為腳的疼痛而耽誤了上課學習。

一天,外婆從老遠來到我家,看見我的樣子心疼地說:「波仔,你的腳弄成這個樣子,怎麼你媽也不帶你上醫院?」我附到外婆的耳邊輕聲地告訴她:「我已經是修大法的人了,不是病是消業,不用吃藥打針也會沒事的。」「真的不會有事?」外婆辦信半疑地說。這次消業足足一個多月,有的時候我真的有點堅持不住了,媽媽在一旁鼓勵我,叫我要堅持,不要放棄。於是,我堅持學法煉功,終於堅定了與「病魔」作決鬥的決心,因此,很快就過去了。我悟到,修煉人如果在修煉的路上遇到甚麼障礙時,要向內心去找,看看自己還有甚麼沒放下,把自己視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在過關的同時也提高了心性。

弘法是件功德無量的事,這對於一個真修者心性與層次的提高是有幫助的。我深知大法好,自己得法修煉要把大法弘傳出去,讓有緣人得法。當初我去外婆村子裏弘法,村民們不但不相信,而且還講出一些很難聽的髒話。後來經過一段時間,我和媽媽再去外婆村子弘法,這次做法跟上次有所不同,媽媽把想參加大法修煉的人召集起來,放師父的教功錄像給他們看,他們慢慢地覺得很好,而且很多人要求教他們煉功。直到現在外婆村子也有不少人修煉大法,並建立了煉功點。同時,我也在家附近建立了一個煉功點,組織一幫小朋友中午集體煉功。我們十幾個人中,年齡最大的十四歲,最小的六歲,由我負責拿機放帶,而且每個星期天組織大家集體學法一次。

我深知法輪大法好,在修煉中不但身體得到了淨化,還使我明白了作為學生要做一個好學生的道理,同時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我要聽師父的話,做一個真修實修弟子,直至功成圓滿。

(連州 XX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