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煉功人標準衡量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我是北京二十三中初二的學生,我參加過法輪大法學習班,聆聽了李老師親自講大法。雖然當時只是抱著好奇心,但從那以後我便開始走上了一條修煉之路。我每天無論功課多緊張,都擠出時間讀書學法。在此,我把我修煉兩年來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一說。

一、用煉功人標準衡量自己

在修煉以前,我的人緣特別好,從校長到老師,沒有不喜歡我的。從小學二年級就被提升當幹部。可是我學了法輪大法後,矛盾接踵而來。開始有人罵我,我不還嘴,老師不但不批評對方,反而說我默許了,還去找我家長。有一次,我去同學家,幫助她補課,後來就開了幾句玩笑。沒有想到這開玩笑的話被老師知道了,老師把它當成真事,在全班還開了個「批評會」。當時我想:我現在是法輪功的學員,法輪功學員就得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所以我認為不管遇到甚麼樣的挫折,我都要忍。他們都是常人,而我是超常人,不與他們計較。後來,學校的老師再說甚麼不好聽的話,我都不往心裏去。

二、失去上重點學校的機會時

在煉功前,我一直在班裏當幹部,事事以身作則,用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學習上,學習認真,不甘心落後,是個非常要強的學生,處處爭強好勝。拿考試成績來說,我得了九十九分,如果有人比我高一分,我都心裏不平衡。如果我得一百分,有人比我多幾分加分,我回家都要大哭一場,總想著下次考試拿第一。在工作上,我認真負責,學校老師分配下的工作,都認真做好,甭管回家多晚,或餓著肚子,也要認真的完成任務,才離開學校。一次,我不慎把胳膊摔骨折了,為參加大隊會,都沒跟老師說,硬是忍痛堅持下來,回家後胳膊都腫了。我的特長是書法,曾在全國、北京市拿過一些獎。按常理我升學即使不保送,也應該推薦一下。可是,到升學的時候,人家把我的名額給擠了,把我送到一個比普通學校還次的中學。不但如此,還跟我說,就因為我不錯,才給安排這學校,需交六百元。為此,我家長想跟學校論理,我就安慰父母,我原想:自己學習、工作比較好,自己也曾追求去一所好學校,將來考大學,出人頭地。可是那是常人的標準,我是煉功人,我要用超常的理來要求自己了。所以我沒傷心,雖然我失去上重點學校的機會,那不是常人所追求的那點利益嗎?可是我得到的是常人得不到的,那是更美好的。而且,不讓上重點學校,也許就是要去我爭強好勝的執著心。

三、放下吃肉的執著

吃肉,對於我是最突出的問題。原先我頓頓離不開肉,一頓能吃很多,把肉當成主食,沒肉簡直就不叫飯。第一頓沒肉還能忍,第二頓沒肉非哭不可,家長就得立即去買。我通過學法修煉,明白了要去對肉的執著心。在聽法後不到兩個月,就出現了不能吃肉了,聞起來就腥,吃起來就想吐的感覺。不久後,就吃也行,不吃也行。但吃起來,時間長了,對肉的執著心又起來了。一天晚飯,盤中有幾塊肉,我覺的這肉挺香,多夾了幾塊。開始沒甚麼反應,可是第二天,肚子痛,又拉稀,一想起來,好像滿肚子都是油膩的肥肉,噁心極了,打坐時這種味兒都往上翻,隨後又發燒。我深知這是老師為我去吃肉的執著心。以後我把肉看的更淡了。平常我喜歡吃蘑菇,但一吃多了也想吐。一次我跟母親說了,她把我當成常人,說我是吃蘑菇菌中毒了,可我不這樣認為,我說:「我是超常人,有老師法身保護,不會有問題的,只是我尚未去掉對蘑菇的執著心,才會想吐。」在參加濟南學習班期間,我在食堂吃飯不挑挑揀揀,有甚麼吃甚麼,那裏無論飯菜好壞,我都吃的津津有味。食堂衛生條件不好,有蒼蠅,有時飛進碗裏,我把蒼蠅挑出去,剩下的飯菜繼續吃。按常理,這樣不衛生,會有細菌,常人吃了會生病。然而,一個修煉者怎能因細菌而生病呢?常人的東西是制約不了我們超常人的。

四、靠學法煉功消業不外求

我在開始修煉時,法學的不深。有一次學校流行風疹,當時我也出現這種狀態,就以為自己也傳染上了。雖然自己沒認為是病,所以沒去醫院、吃藥,但是卻誤認為,煉了法輪功了,就像上了保險了,老師就應該保證我無病無災,而不認為是在消業。我就把家中老師的書、照片全翻出來,對著書、照片求老師快給我治好。後來通過不斷學法,心性有所提高,明白了人為甚麼有病,常人是在還業,煉功人是在消業。以後再有類似情況,我不再求老師給我消業,而是自己積極學法、煉功。一次我發燒,燒的溫度挺高,我馬上意識到是在消業,就起來煉功,三遍「佛展千手法」還未煉完,汗水就濕透了衣服,體溫立刻退了下來。

五、一場沒有發生的車禍

去年暑假時,我隨母親坐小汽車去承德探親。小汽車途經密雲,行至盤山道時,按常理一切車輛各行其道,可是,一輛大貨車直奔我們而來。當時我與母親手持《法輪功》和《轉法輪》看書,只聽很響的一個剎車聲,一種力量使車停住了。車後的隨行物品都飛到前面,我的頭撞在前排的椅背上,腿也蹩在前排的椅子下。當時車上的人驚呆了。過一會兒,有人叫:「看看車撞壞了沒有」。奇怪的是,眼看車快撞上了,可是下車一看車距僅有五十釐米,一場車禍沒有發生。車上的人都疑惑不解,只有我和母親明白,如果沒有老師的法身保護,是不會安然無恙的,車上的人也跟著我們受益。想到這裏我們又打開《轉法輪》,看著老師慈祥的面孔,感到無比親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