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上了正路

——一個初中生的自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在北京二七車輛廠中學上初一,今年十四歲,到現在我修煉法輪大法整半年。

我以前比較淘氣,上課不注意聽講,交頭接耳,搞小動作,有時鬧的同學聽不好課;張嘴說瞎話騙人,偷錢、偷東西,反正怎麼高興怎麼來,興頭一起甚麼事都敢幹,從來不考慮後果,是全校有名的壞孩子。我爸脾氣特暴,常為我幹壞事狠揍我,有時過一個月我身上傷還沒好。當時我也害怕,但過後他是他,我還是我,反而變本加厲。我心想:「反正是挨打,你越打我越壞,看你能怎麼樣我。」

後來,竟成了我爸往東指、我往西走,我們倆的勁越憋越大。

有一次,我和兩個同學偷了輛摩托車,我爸發現我沒上課,來到學校知道出了事,配合老師對我進行耐心教育。我這才認識到我已經走上了犯罪道路,太危險了。

然而,我爸這次愣沒打我。

晚上我問我爸:「這次我犯這麼大的錯,怎麼不打我呀?」

他說:「我現在學法輪大法了,要按照李洪志老師的要求去做,打人是造業損德的。你是我兒子,我得管你,教育你學好。你真要總不想悔改也沒辦法,我修我的,你壞你的。」

我們一直談到深夜。

我第一次失眠了,我感到新奇:法輪大法怎麼有這麼大的威力!我爸那麼火爆的脾氣能改了,遇到這麼大的事,能壓住火?

從那以後,我偷偷的看《轉法輪》。我爸煉功,我也跟著模仿,又有緣份看了幾次李老師講法的錄像帶。就這樣,我也成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了。

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也經受了一些考驗。有一次在我姥爺家裏,看到一摞錢,旁邊也沒人,我就想去拿。猛然,我想起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想起李老師在《轉法輪》書上寫的: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質──德;做了壞事得到黑色物質──業力。我想這事兒也不是偶然的,是在考驗我呢。從此以後,我再看到錢打心裏就不想拿了。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心性有了一點提高,李老師的法身開始管我了,淨化我的身體、考驗我的心性。在身體上,我共過了三次關。

第一次是在一個星期二上學的時候,我早晨起來就開始吐,吐的全是白色的粘液。這一天我又拉又吐十多次,一下課就往廁所跑。我堅信這是在消業,所以忍受著。只一天這個關就過了。

沒過幾天又過第二關。以前我身體不好,醫生說我得了百日咳,不好治。每年到春秋兩季,一犯病就打針吃藥,也不容易好。這回過的就是這一關,白天、黑夜都咳嗽不停。這時我爸又動了常人心,想給我治一治。後來他想起煉功人沒有病,那是業力,就得吃一些苦,才能消業。我也沒有當作病去看,不幾天就好了。這一關又過了。

緊跟著就是第三次過關。這回是手痛,打骨頭縫裏痛,痛的難忍,就像鉗子夾一樣。痛的時候,發紅發熱,要用涼水泡。這時我想,手痛也是有因緣關係的,以前我幹了那些不好的事(偷東西),就應該受懲罰,這是還債消業呢。沒兩天我又腳痛,和手痛一樣,痛的難忍。一天夜裏我睡著了,把我都痛醒了。腳痛的火燒火燎的,用涼水泡著腳。當時我悟到,我哭了:我小小的年紀就走錯了路,現在是李老師點化我,讓我改正錯誤,走正路呀!腳,很快就不痛了。

從我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上學改掉了不注意聽講的壞毛病,能按時完成作業了,學習成績有一些提高,經常受到老師表揚了。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首先要做個好人。我是學生,學習是我的主要任務,我就應該努力學習好,將來才能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才。現在我們家三口人全都學法輪大法。以前沒學法輪大法時,我父母經常為一些生活小事吵嘴,打架,現在家庭比以前和睦多了。

我要在以後的修煉過程中,以法為師,繼續提高心性,提高層次,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