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學員正念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六歲了,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有胃脹、胃痛難受,腿痛、腰痛,全身關節處骨質增生,很難受。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大法,胃痛消失了,所有的難受都沒了,成了健康的人。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八上午,我剛洗完衣服,感覺有點累,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下,突然感到肋巴痛,扯的整個後背都痛,胳膊痛的也抬不起來了,渾身痛。開始還以為是洗衣服累的,結果整個身體不能動了,胃痛的不敢吃飯,連水都不能喝,上廁所得兩個人架著,每走一步都疼痛難忍。

第二天,我感覺噁心,把頭一歪,從嘴裏吐出一個長形的東西,當時,我心想:怎麼吐出一根火腿腸來?一看是一個粘膜包著的肉瘤,用水一泡,粘膜碎了,全是一些爛肉。我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是師父把這塊壞東西給我拿出來了。」但是,我還是渾身痛的不能動,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誰也不配迫害我,我師父說了算。」覺也睡不著,女兒(同修)照顧我,鼓勵我,我一天二十四小時聽師父講法錄音,不把它當成病,就認定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同修也不斷的來給我發正念,和我一塊學法、交流。

過了十幾天時,我已瘦了很多,這時,不修煉的丈夫和兒子都叫我去醫院。我說:「不去,我有大法師父保護,甚麼事也沒有,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老伴說:「咱們就去檢查檢查,要是不要緊咱們就回來,你也不要心疼錢。」兒子也勸我去醫院,軟的不行就來硬的,都逼我去醫院。我心想:我可不能上舊勢力的當,我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就對發火的兒子說:「如果你真是個孝順的孩子,就別逼我上醫院,你逼我,我心情不好,對我更不利,我不去就是不去,你媽這些年修煉都是這樣把病去掉了,這次又是要修去一塊大的不好的東西,我有數,我有師父管,一點事也沒有,你們不修煉,你們不懂。好孩子,就別逼媽媽了。」這樣兒子也不敢強逼我去醫院。

四十多天時,我還是幾乎不吃不喝,身體更瘦了,可以說瘦得已經皮包骨頭。兒子來看我說:「媽,你都成甚麼樣了,都肌肉萎縮了,你還這樣挨著,怎麼能行,還是去醫院吧。」我說:「你可別胡說,我可不是肌肉萎縮,我不去,我沒事,我有師父保護,我沒病,我不去醫院,你一說醫院我就心煩。」兒子搖搖頭,沒辦法,就把火發在我修煉的女兒身上,對著他妹妹大喊大叫:「咱媽有個好歹,我和你沒完!」我說:「去不去醫院,與你妹妹無關,是我自己的事,她是她,我是我,與她沒關係。」兒子一聽,無可奈何的走了。

到了兩個月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我幹完活,坐在機井邊,把腿伸在機井裏休息一會,這時我看見一個光頭男人,穿著黑衣服,一下子抓著我的腳,就往下拖我,我立刻用盡全身力氣,用腳往下蹬他、踩他,最後黑衣人被我蹬下去了,我身子一翻,腿上來了,我沒事了。我也醒了,我悟到師父點化我是黑手爛鬼在迫害我。我就加強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的黑手爛鬼,並不斷的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能動了我,誰就能動了我的師父,說白了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就聽師父的,其它安排都不要。

舊勢力還不死心,還經常弄來貓二頭(一種不吉祥的鳥)在我房子周圍叫個不停,想從精神上迫害我。我就發正念,一發正念,它就沒了。甚麼也動不了我的心,我心裏只有師父,我知道師父無所不能,「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女兒也不斷的給我加正念,並給我放明慧廣播,聽同修過病業關的交流,使我信心倍增,我想同修病業關那麼重都過去了,我怕甚麼。又想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多麼不容易,得費多少心,更不能拖累女兒做大法的事,我要從行為上否定清除黑手爛鬼的迫害,我就請師父加持弟子,起來自己上廁所。我忍著痛,起來了,每挪一步渾身就非常的痛,走幾步,痛得我大汗淋漓,我就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最後自己終於走進廁所。從此以後,我越來越好,能少量進食了,越來越有勁了。

到了八月十三日早晨,我剛起床,一隻公雞洪亮的叫了幾聲,我對女兒說:「我這就好了。」到了八月十五這天,兒子、兒媳都來了,做了滿滿一桌子菜,大家都讓我說幾句話,我雙手高高舉起盛滿飲料的杯子說:「師父高高在上,是師父救了我,都要尊敬師父,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你們的媽媽就活不到今天。謝謝師父救命之恩!」孩子們都高興的舉杯痛飲,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到了九月,我完全恢復,能吃飯能睡覺了,但是頭還不時的痛。有同修幫我指出不能再供過世的親人了,應該把那些牌位燒掉。那是丈夫的祖輩親人,幾次提出燒他都火,說我大逆不道,不理解。說不通丈夫,這個事就做不了,我想怎麼辦哪?師父看到我有這個心,就安排我娘家姪兒來看我,我就對我姪子說:「好姪子,你姑父最愛聽你的話,你幫我說說你姑父,把那個死去的人的牌位趕快燒了,不然的話,我的頭老痛,燒了就好了。」

我姪子就對他姑父說:「姑父,供那些東西不好,都是些死去的人了,沒有用,我家裏從來都不供,你看我們的日子多好。依著我姑燒了吧。」老伴同意了,就把那些東西拿出去燒了,我的頭真的就不痛了。

現在,我健健康康,也胖了,精神了。家務活也能幹了,趕集買菜、做飯洗衣,我都能幹,我儘量不讓女兒幹,給她時間去講真相救人。我家的親戚都見證了大法神奇,尤其我這個姪兒,在超市對著那麼多人說:「我非常感謝法輪功師父,俺三姑四個月過病業關好了,俺姑就相信她師父,創奇蹟了,誰能不上醫院就好病了?如果真的上醫院我姑非得開刀不可,還不一定治好。我姑硬是煉功煉好了。這法輪功就是好!真了不起啊!」

我姪兒能正面認同大法,得到福報了,現在也當官了,他還暗地裏保護大法弟子。他的日子越來越好,越來越順,人家都說他有福氣,在村裏很有威望。其實這都是大法賜給他的。師父說:「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3]。

現在我兒子、兒媳都支持我學大法,丈夫也不反對了,我也利用各種方式在講真相救眾生,兌現史前的誓約。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