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銬自動打開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們三位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攔住,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第二天被拉到北京密雲看守所。警察審了我一個下午,逼問我家庭住址,我沒說,快下班時把我送回監室。一看,十多個同修都被戴著手銬、腳鐐靠牆站著。

原來因為一個同修煉功,被警察戴上手銬、腳鐐在院子裏拖,把同修的腳脖子磨的血肉模糊。其他同修跟警察講道理,警察說如果有願陪她的都站出來,這樣十多個同修就被戴上了刑具罰站。我問:只因煉功嗎?她們說是。我說:那我也煉功。

於是我就在地上打坐。還沒五分鐘,只聽外面的警察喊:這怎麼又出來一個煉功的?話音剛落,就聽見監室的鐵門「銧當」一聲,跑進一個又高又胖的警察,對我連踢帶打,把我盤著的腿踢開了,我笑了一下,又把腿盤上來了,他氣急敗壞的站在我的腿上使勁踩,一看我不動,就把我拽了起來,說願意遭罪上外邊去,說著就把我往外推,我說:「我穿上鞋。」他說:「穿甚麼鞋?!」

當時十月末的北京外面下著雨,氣溫很低,那個警察一把把我推倒在地,說:這個扛打,給我打。這時上來四、五個警察不分頭腦一頓猛打,十多分鐘後把我從地上拽起來。那個領頭的說:給她找個最沉的鐐子,給她鎖上。然後就找來一個很粗、很重帶鐵鏽的腳鐐子給我戴上,上鎖時是警察用鐵具砸上的,又給我戴上手銬,雙手後背緊扣。走時很吃力,腳鐐磨在地上嘩啦嘩啦作響。當時我心裏並沒有恨警察,覺的他們也挺可憐,是被上層利用了。

我坐在監室裏,感覺手銬的很緊,因當時是背銬,又是那種上了鏽的手銬,手腕磨的很疼。我想煉功,但戴著腳鐐又盤不上腿,我對身邊的一位老年同修說:你幫我把腿扳上來,我打一會坐。於是老同修就幫忙把我的腿給盤上了。打坐大約十四分鐘後,我覺的手銬不緊了,也不磨了。這時坐在我身後的同修驚訝的說:「哎呀,大姐你的手銬開了。」我聽後心裏非常激動,再一次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

第二天中午,警察到監室,驚訝的說:「啊呀!她的手銬怎麼開了?!」因他們心裏明白這種老式手銬是不可能開的。我心裏更加感謝師尊對所有眾生的慈悲,以各種方式點悟著眾生不要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罪,毀了自己。

我更加體驗到師尊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大法慈悲救度所有的眾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