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切除子宮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到《轉法輪》寶書的,看了就覺的很神奇,還到學法點去過幾次。一到那裏就覺的很舒服。

可是還沒等我的修煉腳步走紮實,「七二零」迫害開始了。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發動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我沒有頂住來自社會、家庭的巨大壓力,很不甘心的放棄了修煉。

原來的那種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也隨著我的放棄修煉離我而去,修煉前的那些病狀又都重新回到了我的身體上。高血壓、高血脂、血粘稠、心臟病、腦供血不足等十多種疾病都回來了。我只有一把一把的吃藥,最大的問題是效果不好讓我很無奈。

到了二零零三年,我又被查出得了宮頸癌,已到中晚期。為了保命,我只有往返醫院,做手術切除子宮,放療。醫院建議我做十六次放療,我做了兩個放療就完蛋了。甚麼都不能吃,就是吐。我想我沒甚麼日子了,頭髮也掉光了,錢也花光了,人若一走就全光了。我決心回家,不要用我的遭罪給孩子換來一堆的債務。這不是明擺著的結果嗎?但是當時紅血球、白血球都非常低,不敢馬上離開醫院。

就在我決定不再做放療的第三天,在我似睡非睡中,一個很清晰的聲音對著我的左耳說:「你要不想化療就別做了。」我睜眼一看,一個人影也沒有。當時是凌晨三點左右,人們都在睡覺,我不知道是誰告訴我這話。我就帶著這樣一個不解出院回家了。昏昏沉沉,在瀕死的邊緣熬著我所剩不多的時日,只能面對我躲不過去的結果的到來。

就在我無奈的等待死亡的日子裏,突然有一天,我又從新得到了《轉法輪》寶書,我就悄悄的看起來,不敢堂堂正正的看。師尊看我還有修煉的心思,就叫同修鼓勵我,我說我也不敢想再煉了,人家得法後,都能把自己的受益真實情況告訴給別人,可我卻當了五年的逃兵,脫離了大法,簡直像背叛一樣。同修說:只要你想修,師父一定會管你。還同時送給我一篇師父的經文《也棒喝》。

我回家後,邊讀經文邊哭,下決心:我一定從新走回修煉,就算死了,我也是一個得到過大法的生命,也絕不會下地獄。於是我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從新走入修煉。

第二天我做了個夢,師父叫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給我送來一朵大花,插在了我的第二個扣上,人就沒了。我站起來也沒找到就從夢境中醒來。回憶著自己的夢境,這不是師父表示歡迎我歸隊嗎!?我哭了。我又同時悟到,不叫我化療的人不也是師父嗎!?我放棄修煉五年了,師父還管我,我好內疚,對不起師父啊!感謝師父良苦用心!

從新修煉不到一個月,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就像師父《轉法輪》中講的,我經常感到「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我的各種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十多種病都不治而癒,全身無病一身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每天做好三件事,上午學法,下午講真相,或做各種證實法的事。無論嚴寒酷暑,颳風下雨都基本無誤。無論形勢多麼險惡,都堅定的做,過程中有時也會遇到一些看似很危險的情況,都能在師尊的加持下,轉危為安。

是師父救了我們

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也經歷了許多神奇與超常,說一些與大家交流。就說二零一七年的一次車禍中,是師父把我和我的親屬都救了。

那是二零一七年的一月十七日,搭別人的車到縣城辦事,那天下很大的霧,八點多霧還沒有散盡。路也很滑,我們坐的車突然順路基滑下去了。就在十分危急的時刻,車突然轉向,並且橫著停在了斜坡上,我們下車後,乘車的三個老人,最小的六十三歲,最大的七十五歲,就硬是把車從滿是積雪的斜坡推了上來。司機說:我都嚇的不會開車了,心跳加劇,腿變軟。你們這麼大歲數怎麼這麼有勁啊?我說不是我們有勁,是大法師父救了咱們。要不然再加三人也不見得能把車從雪裏推上坡來。這可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否則,車子沖到路下面的樹林裏,那就是一個車毀人亡的大禍。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從內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車上坐的四人中,除了我和妹妹是大法弟子外,妹夫和司機也都很認同大法,並且早已三退(退黨、退團、退少先隊)。而且車上還掛著我送他的大法好的掛墜,所以得此福報。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講真相過程中,被突然從院子裏衝出的轎車撞倒,轎車的左前輪一下就壓住我的右腳,我當時就立即倒在了車前邊。我馬上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就在第二句出口時,我的腳就感到減輕壓力了,可還是不能從車底拽出來。我慢慢的站起來,動了一下手,司機將車往後倒一下,我的腳從車底下拽出來了。司機叫我上車去醫院檢查,我說:「不用了,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把我救了,也把你救了。你很幸運。」我告訴他要三退。他說去年就退過了,我告訴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送他真相護身符,他說謝謝大法師父。

司機走後,市場上賣水果的小伙子把我叫過去,對我說:你保證是好人,出車禍啥事沒有。又問我:車怎麼走了?那意思是我怎麼沒要他賠償?這時周圍圍了好幾個人,都覺的事情很神奇,想聽聽事情的原委。我講了我是大法弟子,他們都說:原來是學大法的,怪不得甚麼事都沒有。我沒有害怕,毫髮無損。感謝師父又一次救我。說不定還讓我還了欠人的舊債。

師尊召喚掉隊的弟子

有一次我妹妹生病了,我去醫院護理,就給同病室的病患、護理講真相,勸三退。結果遇上了一位曾經修過大法的昔日同修,我勸她走回來,她猶豫著沒答應。

我起早煉功的時候,有人問她我煉的是啥呀?她就說那是佛家功。我就藉機給大家講真相。第二天早晨,我醒來,昔日同修就問我:「你晚上會給你妹妹發功啊?」我說:「沒有啊,我們不做這個。」她說:「我昨天一直沒怎麼睡,就看到從你的頭頂往外冒藍光。」我說:「那不是師父用這種方式讓你看到大法的真實,師父呼喚你快點走回來嗎?」於是她與老伴立即辦了出院手續,回家修大法去了。

我是一個最幸福的人,師父把我從死亡邊緣拉回。我現在雖然已是七十五歲的人了學大法已經十三年,修煉以來沒吃過一粒藥。我在修煉過程中來過月經。這在老年女大法弟子中雖然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我是一個切除了子宮的人,這就不能不說是太神奇了。如今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在師父的呵護下,快樂的救人,在神的路上向前走。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