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向內找 闖過幾次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我母親八十多歲,得法前一身病:心臟病、膽結石、肚子裏有個拳頭大的瘤子,尿血,一年醫藥費好幾千元。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後,所有疾病全好了,六小時走七十里不累,騎自行車上大坡像走平地,一點不費力。尤其幾次大的病業關,在師父的加持下全都平安度過。

(一)

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我與母親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誣告抓到派出所,關押了一晝夜。當時警察問她:「你現在還煉功嗎?」她出於怕心說:「不煉了,但這功特別好,有病我就煉。」這句話被邪惡鑽了空子,雖然沒被拘留,但回家後全身起滿了疙瘩(嘴裏、喉頭、眼珠上、耳朵裏全是)奇癢無比,不能睡覺,全身布滿了像用皮鞭抽出的血道兒,襯衣、被子上全是血。當時她想這癢的難受,還不如肚子疼呢,念一出馬上肚子疼的滿床打滾,上吐下瀉,嚇的我姨要送她去醫院。她說:「我是大法弟子,師父一定能救我,不去醫院。」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肚子馬上不疼了,但全身還癢。第三天聽師父講法,找到了被邪惡鑽空子的怕心後,發正念清除干擾,第四天全身疙瘩全好了。

(二)

還有一次她不修口,說:「王母娘娘算甚麼,我們修大法的比她高。」被邪惡又鑽了空子,讓她二十多天大便不通。用開塞露、喝奶粉、吃蜂蜜全不起作用。我要送她上醫院,她不去,說:「我得向內找了,我有顯示心、自傲心、瞧不起人的心、輕視神的心、說大話、不修口、自滿自大的心,求師父救我。」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解體所有邪惡迫害。一下便出了塊石頭似的東西,全通了。

(三)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母親從地下超市上手扶階梯式電梯摔倒了,電梯往上走,她卻站不起來了。當電梯走到近三米高時,她從電梯上滾翻下來,電梯還往上走,又到那兒又滾下來,共翻了三次(因我在前邊先上的電梯,電梯不停下不來,喊人關電梯,因是露天電梯無人管,又無緊急開關標示,顧客誰也不會關,只能眼看著她在電梯上翻滾。)我心急如焚,心裏求師父快救救我媽。突然倆個好心的女顧客把她從電梯上拖下來了。她左手被電梯鐵稜磨掉一大塊皮,露出紅色的肉,右上額摔起雞蛋大的青包,兩腿摔的一塊青一塊紫的。

當時她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又重新站到電梯上走出了超市。在公交車上告訴我:「感覺腦子裏的血翻江倒海,要不修大法,非得去醫院開顱。」我說:「這是法輪給您調整呢,師父救了您。」她說:「對。」馬上覺的腦子不翻了,皮外傷很快也好了。事後知道她在電梯上摔跤的人都說:「為甚麼不找超市讓他們賠償?」她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要用大法要求自己,我自己摔倒的,不能找人家的麻煩!」(自從出事後,此超市在電梯的緊急開關旁貼了標示。)

(四)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母親突然病倒了,全身發燒,四十多度,咳嗽、胸口痛、全身疼、大小便失禁。時而昏迷,時而清醒。雖然昏迷,但每當我念師父《洪吟二》〈正念正行〉時,她都能接上,我念:「大覺不畏苦」[1]她念:「意志金剛鑄」[1]。我念:「生死無執著」[1]她念:「坦蕩正法路」[1]。我說:「放下生死,就是神」[2]。她說:「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可讓她念《轉法輪》時,她卻不認識字了,連五套功法的動作都忘了。這樣昏昏迷迷的睡了十二天,不吃東西,只喝了點水潤潤嗓子。我給她放師父講法錄音,並與另一同修天天給她發正念。

一天我給她念二零零六年《洛杉磯市法會講法》,當念到:「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裏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裏的名冊中有名。」[3]「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3]

我說:「媽,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已把我們從地獄中除名了,那裏沒有我們的名了,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走舊勢力、邪惡的路!您應向內找找您的執著心,去掉它,不叫邪惡鑽空子。就跟我們偉大師尊回家……」。

她說:「對,我找到了,我就是生我那個同事的氣,嫌她太窩囊,還說謊,明明兒子沒工作,還說兒子在大學教書,被兒子打了還不敢說。我氣不過,我忘了這是因緣關係。再有你姨說我今年八十多了,按過去老人講,八十四是個年頭,我認可了。我錯了!師父我錯了!」

當晚她做了個非常清楚的夢,醒來後告訴我:「師父來了,說:『我來了』,走到咱家供的師父法像前不見了。」從此後她慢慢能坐起來了,能吃東西了。我和同修又幫她找到了很多執著心:爭鬥心、妒嫉心、看不起人的心、打抱不平的心、愛管閒事的心、怨恨心、自以為是的心、虛榮心、自悲心、眼不揉沙子不允許別人犯錯誤的心等等,並發正念清除,不斷的學法,就這樣慢慢好起來了,又可以跟我出去講真相,發真相台曆和資料救眾生了。

這二十一年當中,母親始終把自己當成一名大法弟子,雖然有各種執著心,修的不算太好,但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尤其從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大法開始,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送資料、粘不乾膠、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當發現自己做的不好時,馬上修心改正。師父一直在慈悲呵護著她。

在此我及我母親向偉大慈悲的師父叩拜!謝謝師尊對我母親的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