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本上清除妒嫉心 走過生死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在我近二十年的修煉中,有一種物質非常惡毒,「它」如影隨形的左右於我,每當我身體突然出現狀況而又承受到極限時,「它」就會出現,而且會說話,迷惑我,下狠手鑽空子迫害我,使我沒有任何機會去思考,向內找。

下面談一下我是怎樣走過這艱難而又凶險的魔難的,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魔難中的正念

二零一七年秋天的一天早上,我發完六點正念時,突然就在我的身體右側腰部凸起了一個像兩個拳頭大小的大包,像石頭一樣堅硬,從後腰向前移動到肋下,同時我不由自主的「嗷」的一聲,從床上蹦起來很高,又摔在床上,窩在那兒。瞬間,我的手就抓到了它。伴隨著疼痛,不敢呼吸,五官像挪了位,大腦一片空白。時間像靜止了一樣,我不知所措。這種狀態到今天已出現過三次,事先沒有任何前兆。

過了一會兒,我才有一點兒反應和思維,心裏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啊,請點悟弟子吧!我這是怎麼啦?到底是哪裏出錯啦?我一定改!我一定改!」我一邊求著師父,一邊發著正念:我的身體是我師父給的,誰也不許動,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製造的一切。

此時越來越感覺全身疼痛,四肢無力,說不了話,噁心想吐,肚子和腰部疼痛難忍。就這樣堅持了七個小時。

到了下午兩點,是我們小組學法時間。剛剛學了半個小時,我就疼的忍不住了,臉都變色了,渾身發抖,冷的不行,同修們立刻發正念。其中兩個同修扶著我,抱著我,折騰了好一陣子。最後我用微弱的聲音說:「師父啊,我實在承受不住了。」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身體處於麻木狀態,但思維清醒,心想:我一定要找到問題所在,絕不能給師父丟臉!

二、向內找 舊勢力邪惡安排的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同修們繼續幫我發正念,同時都向內找。同修交流中,突然我腦中出現一個念頭說:我修這麼多年,我是真修、實修,信師信法,也很精進,不如我修的好的有的是,為甚麼我總被迫害?問題出在哪兒?有的同修說:我們就是不承認它,有師在,有法在,堅定正念。這時我想起師父的一句法:「舊勢力是無孔不入的,就連真正歷史上我帶的大法弟子它們都做了手腳了。」[1]當時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點化我。

到了傍晚,同修們都有事,各自回家了。我強忍著劇痛坐起來,發正念,向內找,並求師父加持弟子,我要仔細理順我的思緒和白天發生的一切,一定要找到根本原因。

師父說:「大法弟子如果行的正,沒修完的表面部份甚麼也不敢進來,一個是舊的生命也不敢亂舊宇宙的法,再一個是你們有師有護法神;如果你們表面人的一面執著心不去,師父與護法神就不好辦。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2]

靜思,那東西幾次都是沒有任何徵兆的從身體表面上突發性的出現,肯定有我沒悟到的法理和沒去掉的人心,舊勢力在鑽我法理不清的空子,迫害我,動搖我的正念,企圖拖走我的人身。

看清了舊勢力的險惡目地,我頭腦立時清醒許多,突然想起了白天的一個念頭:「不如我修的好的有的是,為甚麼我總被迫害?」當時我就震住了:哎呀!問題就出在這兒!萬萬沒想到,這就是致命的禍根──妒嫉。就是它在起作用,迫害我,迷惑我。妒嫉狡猾的附著在我的思想上,欺騙我,動搖我的正念,消磨著我的意志。舊勢力企圖利用它來毀我的修煉,達到它們的邪惡目地。

師父說:「它們所要的目地就是它們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復成沒正法一樣,還是它們那一套。」[2]「它只想在原有的甚麼都不失去的基礎上,通過它們的仔細的安排巧妙的溜過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2]

法理我明白了,但還要從根本上找出那些極端的自私、情、妒嫉之根,挖出來,徹底清除掉。

三、從根本上解體妒嫉心

我今年六十歲了,孩童時期,因家裏很窮,父親又早年離世,我們兄弟姊妹五個和母親相依為命,過著很苦很苦的日子,甚麼都沒有。那時我就想:這苦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我長大後一定要出人頭地,過上好日子!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這個願望不僅沒實現,還積累了大量的敗物,形成了很多觀念卻不自知。

對我最不公平的是──老天給了我一個一米五的個兒──個兒頭不高,卻心比天高,甚麼都不服輸,事事都要爭個第一,逞強好勝佔據了一切,不能讓任何人看不起。所以做了很多超出自身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造成了心理扭曲,思想畸形,爭鬥不休。二十幾歲,就頭疼腰痛,長期失眠,最後發展到腦瘤、尿血等十三種疾病,一次又一次地搶救,不到四十歲的人,生命就走到了終點。

吉星高照,絕處逢生。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得到了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恩師很快的就給我調整好了身體,讓我走入了真正的修煉。一層一層的去人心,去執著,自認為修的還行。可是這個自我,爭鬥之心、妒嫉老是陰魂不散,隨時隨現。

有一次在家裏,因為一點小事,就與丈夫大吵起來,叨叨咕咕:「啊,你甚麼都不幹,家庭瑣事,裏裏外外全是我的事。」因累的沒好氣,在怨和爭鬥心的驅使下,說:「啊,我比你掙錢還多,給你做吃做穿,買東到西,照看孩子照看家,你怎麼就不拿我當回事呢?不重視我呢?」正說著,他扭臉就回我一句:「那你可是浪的。」當時我就傻眼了,憤怒之火直沖到頭頂,「啪」一個大巴掌就抽過去了。我覺得這是世界上最難聽的一句話,你利用著我,還這樣羞辱著我。打完之後,我又傻了:不對呀,這哪是修煉人哪?這不就是妒嫉之火嗎?妒嫉人家的命運!

還有一次,單位同事說:「姐,你哪兒都好,幹啥啥行,擱哪兒哪兒能挑,可是就是個子矮,衣服都不好買,還不壓眾。」這些話一出口,我簡直五雷轟頂,氣得牙根發麻,每個細胞都發顫,還不能發作。在強忍之下,惡狠狠的瞪人一眼,心裏那個自卑,又自傲,又強勢,又自我,就愛聽好聽的,最怕人家戳我軟肋,當被人羞辱的時候真想死。在強大的妒嫉物質場內掙扎著。活得真累啊。這個角色──妒嫉演的很投入。

想到這裏,我止住了眼淚,望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啊,我真的明白了您講的一句法:「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3]今天在這生死關頭,我終於找到了這個既可怕又凶險的根本執著──舊宇宙的根本屬性:自私。同時也認識到修煉是何等的嚴肅!舊勢力無時無刻不在盯著我的一思一念。我一定改變我的思想觀念,解體產生的所有執著、妒嫉、為私為我的邪惡敗物。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身體完全恢復正常,輕鬆無比。

四、曝光舊勢力的邪惡安排

事隔一天,是我們小組學法日。中午時分,我就想:下午學法,我一定要把這些隱藏很深的舊勢力所強加的一切和自己的根本執著及陰毒的敗物「妒嫉」曝光出來,讓同修們以我為戒。剛剛想到此,我的身體一顫,在我回頭拿東西的時候,好像眩暈似的差一點兒栽在地上,我立刻念了一遍發正念的口訣,突然就想到,原來舊勢力是怕曝光,還在尋找藏身之地。此時我更有信心,師父說:「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4]。此事非說不可,刻不容緩。

在做飯、吃飯、洗碗的過程中,我一直發著正念,但身體還是很難受,當同修們來的時候,我就一股腦的全都說給同修們聽了。這時我的身體從頭到腳,所有敗物像坍塌一樣的灰飛煙滅。最後,徹底摧毀了舊勢力所安排強加的一切。

這裏我想交流的是,修煉真的很嚴肅,差一點兒也不行。所以在平時一定要認真的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放過所有起干擾作用的一切生命。

最後,敬錄師父的一段講法,與同修共勉:「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發正念一個是對外、一個是對內,不正的誰也跑不了,只是我們對發正念的態度不同、表現不同。」[5]

在此感謝恩師!
感謝幫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