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向內找出自己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前段時間做某真相項目,在選材上,有同修給我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而我卻沒有站在修煉人的基點上考慮問題,而是本能的站在維護自己的基點上從表面找出一些證實自己正確的依據,在各自堅持自己的過程中暴露出了自己的執著心。過後,在法上反思自己時,才逐漸看清自己那顆頑固的證實自己的執著之心,今天把它剖析出來和同修交流。

事情發生後,我的第一反應是馬上檢查選材,當我檢查後自認為選材沒有問題,且有所謂充足的依據,就告訴同修選材沒有問題。此時,不知不覺的堅持自己之心就開始悄悄的、且是冠冕堂皇的表現出來了,同修沒再說甚麼,此事就暫時擱下,此心也沒有得到進一步膨脹。

時隔不久,同修們在一起交流,另一同修又提到此事,因為有了那冠冕堂皇的表面依據,所以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這樣在各自堅持自己、甚至拿師父的法各自為自己找依據的過程中,自己的心態已經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心態,那個堅持自己、證實自己的心在碰撞中得到了充份的膨脹。

一、初向內找

事情過後平靜下來反思自己,我的堅持自己的看法的背後是甚麼呢?是為了證實法?還是在證實自己?答案明顯是後者。在和同修爭論表面的對錯時其實是在證實自己。這時想起師父說:「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1]師父的法一下子敲醒了陷在爭講表面對錯漩渦中的我,使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就是我表面真的對了,我也是錯了,因為我在這件事上沒有修自己。這是我在這件事發生後對照大法認識到自己錯了,不應該陷在事情的表面對錯當中,而應該在事情的過程中修自己、看自己的心是怎麼動的,這也是通過這件事,過後我才真正向內找修自己的開始。

二、再向內找

也是在我自己意識到自己錯了的時候,且自己有強烈的想修好的願望。對照大法,我開始用問答的形式慢慢梳理自己在整個這件事情中的思想念頭和心態。我問自己,我為甚麼和同修爭論呢?答:是在堅持自己是對的。「對的就應該堅持」這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啊!那麼這「堅持自己是對的」背後又是甚麼在支撐的呢?這時我發現了是自己那顆「證實自己」的心在自始至終強烈的起著作用。那麼為甚麼非要證實自己呢?最後我發現是一顆求名的心在作怪,名、面子心。原來是這顆求名的心在背後起作用。我原以為修煉中的「名、利、情」最好修去的就是「名」了,還曾慶幸自己,自以為自己對名已經很淡了,不會在修煉路上造成太大障礙了。從而沒有意識到名、面子心還會這麼強烈的起作用。

三、三向內找

這個「證實自己」之心我是早就意識到了,也總是在矛盾發生了才意識到自己的此一執著心,並且也總想著怎麼修去它,常常是矛盾發生了認識到是此心造成的,在法上提高後,並特別注意修去「證實自己之心」,所以此心淡了,放下了。但過後在我不注意或放鬆的時候又因此心膨脹,又會犯同樣的錯誤,卻從未深挖此心背後是求名、面子之心在作怪,只是從表面上去這「證實自己」之心,所以只是治表不治本,時不時的表現出來帶動我的「證實自己」之心干擾我的正念和心態。我可謂是「飽受其苦」,今天終於看清了「證實自己」的真實面目,將其曝光出來徹底解體其賴以生存的一切環境使其無所遁形。

其實,現在看來認識「證實自己」和「求名之心」之間的關係並不難,難的是舊勢力邪惡設的層層迷障,它讓你陷在事情的表象當中不讓你看到真正原因,因為你看到了,它就無所遁形,它就得解體。這次也是我在事情發生後好幾天,自己在痛苦的反思自己,並且在邪惡強烈的干擾下一直在往我的大腦打入「你是對的、你是對的」的干擾中,反覆求師父,強化自己的正念,堅定自己「真想實修自己」的同時,師父終於讓我認識到了被反覆干擾的根本原因。

同時,也讓我看到在和同修爭論的過程中,本來同修提出的觀點是對的,我的觀點也不錯,都沒有原則上的問題,不需要爭論,但同修那種強烈的堅持自我的表現以及好像真理在握的那種高高在上的表現,當時我總感覺心裏不舒服,心裏不平衡。現在我才一下子明白,同修那種堅持自我、高高在上的表現不正是以前的我嗎?不正是我平時的真實寫照嗎?我感覺不舒服是因為我的場中也有那種物質,是它在起作用,同修不是在表演給我看的嗎?同修不是在幫我修嗎?我怎麼還會對同修有看法呢?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悟到此我對同修的看法瞬間消失,心中充滿了對同修的感激,心中充滿了對師尊苦心安排的感恩!那種修煉昇華的神清、愉悅、美妙充滿了我的空間場。

四、四向內找

這又是在我悟到是求名、面子心在作怪後的一段時間後。一次在讀同修文章時,同修提到「心裏不平衡」是妒嫉心的表現時,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不正是同修給我提出異議時,我「心裏不平衡」嗎?或者說,明知道同修提出的是對的,但要按同修說的去做卻總有點不舒服「心裏不平衡」,這不正是妒嫉心的表現嗎?為此我又專門學了師父《轉法輪》關於「妒嫉心」一節的講法,師父在「妒嫉心」中一共提到了七次「心裏不平衡」的妒嫉心表現。原來證實自己、求名心背後真正起作用的是妒嫉心啊!隱藏的好深啊!也正是因為自己的妒嫉心不去才使自己貌似修下去的求名之心和證實自己之心變的很脆弱。平時也看不出有甚麼心表現出來,但是一遇事、一遇到矛盾一旦觸及了那隱藏很深的妒嫉心時,這些執著心就在妒嫉心的帶動下膨脹甚至決堤泛濫、看似修下去的心捲土重來。當我真正認識到妒嫉心的危害之大,我開始從新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看是否有妒嫉心的因素,並徹底根除。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讓弟子感悟「放下執著輕舟快」[3]的美妙與殊勝。

現在反過來再看那件事,發現真的甚麼都不是,甚麼你對我錯的,都不重要,關鍵是,當時在這件事中我沒有把它當成修煉,沒有在這過程中修自己,僅限於表面的對錯了。師父說:「我給你們提高最快的辦法就是叫你們互相之間在矛盾當中表現出你們的弱點。你們卻一遇到矛盾就推開它,指出別人的缺點,不看自己,那怎麼修啊?這恰恰是我要給你們提高的一個最好的辦法,所以你們的觀念一定要扭轉過來。」[4]

矛盾出現了,干擾發生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不在法上去修去悟、去找出自己的執著和不足、去及時歸正自己,而是放任或只是停留在表面的修,不肯向內觸動自己本質的東西,那麼本質的東西不改變何來修煉的昇華?

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