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踏踏實實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二零一五年八月,我來到紐約,到今天已經三年多了。我將近期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當之處,還懇請慈悲指正。

一、得法

因父母修煉的因緣,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就已接觸大法,也看了大法書,覺得《轉法輪》講的很好,他讓人做好人,我想如果人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社會會變得更好。

一九九九年五月,大法遭到迫害之前,我與先生因工作關係離開了中國,先生在日內瓦的聯合國(UN)工作,我那時在當地邊學習語言邊找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從明慧網上看到中共開始對大法的殘酷迫害與打壓。後來又在明慧網上讀到大法弟子丁延被中共虐殺的消息,內心感到無比悲傷。當我再打開《轉法輪》〈第一講〉讀到:「往高層次上傳功,大家想一想,是甚麼問題?那不就是度人嗎?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師父傳的這個法是甚麼了,也明白了為甚麼那麼多同修為了證實大法不畏生死,當時就覺得能得到這個法的人太幸運了。我對自己說,我要修煉。

二、走出家庭關

當我真正下決心想修煉,大的考驗就來了,就是我的家庭關。先生不是修煉人,非常相信中共的污衊宣傳,強烈的反對大法,反對我修煉。

這個家庭關持續時間很長,從修煉開始一直到現在。一是我對情的執著太深,再者是自己一直沒在學法上精進。回想來紐約前,學法斷斷續續,一直沒有連續通讀《轉法輪》,有時看一遍法得多少個月,就是處在帶修不修的狀態。當時對修煉沒有理性深刻的認識,還認為一直在修,讓師父操了很多心。幸好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母親(同修)不時的提醒中,總算沒離開修煉,但還是沒有真正在法上提高,虛度了很多時間。

我來紐約後,在大環境的影響下,認識到自己必須走出去講真相,改變過去的修煉狀態。先生看我真要走出去講真相了,開始三天兩頭的辱罵,甚至動手打,扔我的東西,毀壞東西,鬧離婚,在微信上找各種女人聊天。我從小憧憬美好愛情與生活,剛結婚那些年兩人感情也不錯,那些所謂美好的願望一個個全被打碎。加上兒子從四歲起被診斷有社交障礙,是常人眼裏的「特殊孩子」;小學、初中進的是特殊學校,先生一直怨我、嫌我生了個這樣的孩子,並嫁禍於大法。後來我和先生產生很大的摩擦,再也無法容忍先生隨意瘋狂的行為,還曾把警察叫到家,雖然他之後有所收斂,但我與先生的關係如冰水,他對我尤其怨恨;我雖表面上做到「罵不還口」,內心卻暗暗充滿爭鬥與怨恨。現在孩子們長大上高中了,先生又挑撥孩子嘲笑我的信仰不符合邏輯,要孩子相信科學,不要有信仰,孩子們開始受先生影響。我有時急得哭了,認為是自己修不好,還把一家人往下推,也想去掉對先生怨恨的心,卻去的很艱難。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要放下情,慈悲對待先生,去掉爭鬥心,嫉妒心,從內心對別人好,而不是抱著甚麼目地的去做。我應該學會堂堂正正的去修煉,不是修別人,是要修自己。我開始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學會了向內修自己,逐漸在法上歸正自己;過程中也讓我體會到發正念的威力,重視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先生的黑手爛鬼。現在我已逐漸能放下對先生的情的執著,漸漸從情中走出來;還可以參加兩週一次的大組學法,平時有大法活動,我告訴先生這是制止中共對好人的迫害,我得離開家兩天,先生不再像以前一樣大吵大嚷,還擔負了照顧孩子的任務。

三、講真相中修自己,救人才有力

二零一六年四月至七月,我在帝國大廈景點,那三個月,感覺自己在修煉上收穫很大。記得剛去帝國大廈,還沒出地鐵口,怕心就讓我的兩腿不想挪步。我開始背《洪吟》,求師父加持,還是不想出去,就坐在地鐵裏讀《論語》,看著一輛一輛火車在我眼前駛過。從地鐵站到帝國大廈走路不過三~四分鐘,當時對我來說是那麼長。

在師父的鼓勵加持下,我邁出講真相證實法的第一步,救人的正念一出,腦子裏其它的雜念就削弱了。那段時間勸「三退」成功的很多,一車車的中國遊客過來,平均每天都勸退十個人左右。但呆的時間一長,人心漸漸開始滋長,講真相的力度就不如之前了。我開始苦惱,但不久前一件事讓我真切的體會到向內找才能提高心性,心性提高了,周圍的場也會跟著發生改變,救人就會有突破,因為救人的力量全是來自於法。

那一天,在帝國大廈前,我手裏拿著資料,那時剛好沒有中國遊客,我看到對面兩位同修開始在聊天,心中不由的生出不滿的一念及看不起同修的心。心想:「同修,你們是來景點講真相的嗎?怎能在這聊天呢?」就在生出這一念時,我面前走過來三個中國遊客,我趕緊迎上前打招呼,當我剛要把小冊子遞上時,其中一人極不耐煩,一副兇惡的樣子朝我擺手,意思是你走開。看他們表情很惡劣,心想再講可能會把他們弄嗆了,我就沒再接著講。他們三人繼續向前走去。看著他們剛才那反應,我必須向內找自己,否則他們不聽真相就不能得救啊!我一下子找到了剛才瞧不起同修及埋怨的心。我對自己說:「哎呀,我到這裏來,才不過站了一小時,卻生出這麼多心來,我這哪是來講真相的?我這不是往這個場裏加不好的物質了嗎?再者看到同修有不當之處,我應該善意的提醒,怎能生出其它心呢?」這個念頭一閃,也就是幾秒鐘的事,抬頭一看,剛才那三個中國遊客還在前面不遠處的路口等紅綠燈,我對自己說,他們遠道而來不就是聽真相來的嗎?我要走過去跟他們講講試試。於是我追了過去,非常耐心的,語氣平靜的跟他們說:「這份資料是免費的,這是在國內看不到的真相資訊。」剛說到這,其中一人快速的從我手裏把資料拿了過去,像在搶東西一樣,我感到他是那麼的想接過真相資料。那一瞬間,我真真實實感到了向內找的強大威力。因為我向內找了,法的威力解體了另外空間邪惡的因素、敗物,心性提高了,再講真相對方就聽進去了。

四、救人急,師父領來有緣人

我們都知道正法在飛速推進著。在救人上,師父著急,而只要我們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會把有緣人領到跟前。二零一六年九月份我在聯合國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同修們鼓勵下,利用午休時間,我在聯合國大門口講真相。這個景點中國遊客一直很多,我從辦公室走出來再方便不過了。說是方便,一開始還是怕心重重,怕同事看到笑話,怕碰到我先生一番折騰。後來想想,我在做最正的事情,怕甚麼呀!還是一個信師信法的問題。我努力克服,對自己說:不要多想,就抱著最純淨的心做事。逐漸地我發傳單接的人越來越多。如果碰到有人不想接,我就非常客氣的回答說:「沒問題」。我告訴自己要把持好尺度,不要強迫對方,因為西方人不願意被強迫。畢竟我們自身的形像也很重要。

某天,我在發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報導的報紙,站了很久,來了一位西方人,是位女士,她接過報紙時說:「謝謝,這次我接了。」她這句話鼓勵著我。我悟到,人們的觀念總會改變的,在我之前,不知有多少同修站在那裏,我們堅持不懈的講真相一定會打動人的心。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還在聯合國的另一組織工作,有一天下大雪,因為預報有暴風雪天氣,聯合國決定第二天關門,但發的短信通知我沒收到,第二天早上我又坐車去了辦公室才發現不用上班,我在辦公室工作了一會兒,午飯時間又去了主樓遊客參觀入口處。大門緊閉,路上也沒幾人,我想等等吧,也許能有中國遊客來。一轉身看到對面馬路上一家三口,是中國人面孔。我上前跟他們打招呼,得知還是老鄉,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全家同意做了三退,我還給了他們一本《天賜洪福》真相冊子。我覺得我那天上班真是上對了,因為有緣人在等著我們。

還有一次,心攪在常人事裏,利益心、名利心往外冒,給自己找各種藉口,午休時不想出去發資料,但最終還是生出正念走出去了。我在路邊發傳單,一會兒就看到同一個辦公室,坐在對面的一個中國同事迎面朝我走來,他一看見我就笑著說:「你辛苦了!」因為剛與他認識,辦公室裏也不方便,還沒找到機會跟他提三退,現在遇到他,這不是很明顯要讓他聽真相嘛!我接過他的話說:「謝謝!不辛苦。對了,你在國內聽過三退這回事嗎?」我接著自然熱情的跟他講了起來,他說知道一些事,說他不信共產黨。我就繼續給他講,他很痛快的答應做三退。我遞給了他一本真相小冊子,他連聲對我說謝謝。他離開後,我內心很感動。師父慈悲,我只是有了一點點正念救人的心,師父就把有緣人送到了面前。還有一次是雨天,午休時我來到固定發傳單處,那地方離聯合國大門口不遠。因為下雨,過往的人不多。我仍繼續打著傘站在雨中發資料,而且告訴自己要站得很規矩,因為我們的外部形像很重要,尤其在聯合國這樣的景點前。一會兒,我看到聯合國的人事管理部的大領導──助理秘書長走了過來。我趕緊遞上一張英文傳單,她愉快的接了過去。我又一次很感激師父的安排。不管你的官多大,師父會給每個人了解真相的機會。

當然也有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有時人心翻滾,執著心強,滿腦子你爭我奪,沒有正念,午休時段儘管我站在聯合國門口發資料,幾乎沒人理會我。我悟到,做大法事情,心性沒到位,救人就沒有力量。後來我午飯就快點吃,吃完學幾分鐘法,儘量抑制自己的人心,讓自己保持很強大的正念,講真相效果就會好一些。
記得之前感覺沒法講真相,膽顫心驚不敢邁出講真相這一步時,有位同修說你不用講真相,你站在聯合國門口就是真相,這話我一直記著。我對自己說:哪怕做一點點,也要去做。記得一次聯合國門口來了一車中國遊客,看上去不是很兇,但被中共洗腦得很糊塗,給他們講真相,她們挖苦我說:「看你還挺年輕,怎麼不找個正經工作,掙這份錢(指我們為掙錢而發資料)。」這種話聽過不只一次,每當聽到這話我會告訴他們:「我有工作,就在聯合國大樓裏工作。」她們一般反應都很吃驚,我就給她們看我的門卡,順勢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中共用謊言欺騙老百姓,並勸三退。記得那次,我給她們真相小冊子,那個說我的人很害怕,不敢接小冊子,要我把有網址的那塊撕一條給她。看到她的樣子,想到大多數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被中共嚇破了膽,每日生活在謊言中而不自知,真可憐,我就更堅定了講真相的心,只有大法能破迷救人,也讓我對國內每日冒著生死傳播真相的同修們更加心生敬佩。

五、學好法是講好真相救人的根本

我從二零一八年七月加入了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利用晚上時間給國內的公檢法司人員打真相電話,給國內迫害嚴重地區的同修打開救人局面,營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這個平台是個修煉的好環境,大家都正念很強,每次交流都讓我受到鼓舞,看到自己與同修的差距。我從一開始上平台怕這怕那,到現在可以較順利熟練的撥打,面對電話那頭各種各樣的公檢法人員,我能做到儘量不動心,儘量平和慈悲的對待,這是法的威力,都是得益於背法。

加入平台後不久,在協調同修的鼓勵下,我加入了每天早晨的背法;由於孩子上學,我只能參加三十分鐘的背法,時間不長,但我還是努力堅持著。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正念強了,周圍干擾少了。例如一開始上平台打電話被困魔干擾的非常厲害,現在這個狀態已明顯改變;一開始面對一次次響鈴無人接的電話號碼,我很無奈,後來向內找,修自己,發現自己沒有修出善心和大忍之心,沒有先他後我的慈悲,有很強的幹事心和好多自私的念頭,我就努力對照法修自己。就是因為自己的內心發生了改變,有一次打電話過程中,由一開始鈴響無人接,到後來有兩通對方聽了二分多鐘電話;還有一次聽長達十二分鐘。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