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母親過程中自己真正的清醒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今年一天的凌晨,接到父親(同修)的電話,說母親(同修)被送往市裏看守所迫害,電話中父親並沒有說清具體情況。當我和父親相約去市裏看守所送衣物時,我才知道母親被非法刑事拘留。

晚上躺下,心裏的難受程度無以言表,一直想怎麼才能快點把母親接回家,心被情帶動的很厲害,正與邪一直在腦子中較量!最終橫下心:這次就真正的做到信師信法,按師父說的做!這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修煉一直是在帶著「求心」!

之前看同修交流文章提起過修煉人的根本執著,當時還覺得自己開始修煉時年齡小,也沒有帶著求治病的心,現在雖然成家立業了,但是對名、利並不看重,以為自己修煉的心比較純淨。可是在真正考驗來時,是想用人的辦法躲過去還是真正的信師信法按法的要求做?這不一目了然了嗎?!原來我一直隱藏著各種「求」心,求生活各方面的順利如意、雖然沒求大財但是錢多了還是高興,還常和丈夫說「生活的順心都是師父給的,要感恩師父。」現在才清醒感覺自己這麼多年是在假修,是在「求」人中的美好。靜思自己這些年來,對家人的情越來越重,吃穿用都想盡自己所能給他們最好的,這樣帶動著父母對我們的情也越來越重,很多事情被舊勢力攪和而沒有認清,反而用人情來對待,才導致這次被邪惡鑽了空子母親遭此迫害。

迷迷糊糊中,夢到自己從嘴裏往外吐髒東西,用手拽著往外吐,吐出來的髒東西裏還有白色的活蟲子。早上起來心裏不覺得怎麼難受了,也認為不是母親而是同修在被迫害。我悟到是自己念正了,師父幫我清理了髒東西,也就沒有了被情帶動難受的感覺。

在母親被非法關押的這些天中不允許接見,我和父親幾次去派出所,多數情況是甚麼也不透露給我們,讓等通知。在去派出所的過程中也是一次次的魔煉:每次進了派出所會不會有怕、心突突的感覺?有時正念強邪惡表現弱時會不會有歡喜心?有時邪惡表現囂張時會不會消極被它所說的話帶動?最終我和父親交流:我們不能被任何事物干擾、帶動,我們肉眼看到的都是假相,修煉人要時刻保持正念、按法的要求做!時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之前看同修交流文章我就想同修怎麼能做到的時刻在法上,而我在不學法的時候常常是和法脫離的呢?這次我才知道認真發正念、認真學法、時刻注意一思一念才是真正的修煉狀態,而我之前太隨意甚至還認為自己跟上了正法進程,真是羞愧!

當我們真正認識到了打算再去派出所要人時,他們打來電話通知第二天去接人。

整個過程中,開始正念很足,有兩天卻突然感覺很苦,真覺得到了自己承受的極限,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快點結束這次迫害吧,弟子真是不爭氣!但是我知道時間的緊迫決不能讓自己消極下去,怎麼辦呢?學法吧。一下看到:「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1]「常人悟不到這一點,常人在常人社會中,他就是常人,想怎麼發展,怎樣過的好。」[1]是啊,師父說的很明白了,在迷中靠悟苦多返回去快,覺得苦是不是還想要常人的好呢。一下子苦的感覺就沒有了。

一天突然想到:母親同修一旦回家了,這就破了迷了,再做甚麼也就不算數了。這和我們的修煉過程是一樣的,不知道哪天正法結束才是真正的考驗,看自己能否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旦結束了就沒有了再做的機會。我們看戲的知道唐僧師徒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而唐僧師徒卻不知道,他們沒有想過還有多少難或者多少年才能取得真經。另外空間看我們和我們看《西遊記》是一樣的,都是在演戲。

從母親被非法關押到迫害結束回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師尊時時刻刻在看護、保護著弟子,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跪謝師恩!也深刻感受到發正念的威力和學法得法的重要性。舊勢力的迫害我們是堅決不承認的,師尊將計就計讓弟子們真正的清醒起來走好最後的路,成就大法弟子!

寫出此文,也是希望能給同修借鑑作用,不要再迷迷糊糊的修。尤其是青年同修,我們從大法小弟子到青年大法弟子,現在的社會、家庭、親情還有很多有了孩子的兒女情……各方面的誘惑,如何去正念對待。真的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真修弟子!借用同修所談:豬八戒雖然哪一關哪一難都沒落下,但最終卻沒得正果。

以上是個人所悟,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