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使命 實修自己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我二零一五年來到美國紐約。下面我就把來美國後的修煉情況寫出來跟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在電話平台專案中修心

我來到美國紐約後一直在電話平台給公檢法部門講真相,救度這部份眾生。

剛開始在平台打公檢法電話,經常碰到不明真相的人,張口就罵。一次打黑龍江的電話,一個警察罵大街,不光罵我,最可惡的是他還罵師父,氣的我渾身哆嗦,感覺每個細胞都在顫抖,坐一邊緩了半個小時才過來那勁兒。同屋的同修聽到我打電話後,說我的爭鬥心太強。

電話平台每次撥打後都有交流。在同修的幫助下,通過平台學法、交流,我的爭鬥心、妒嫉心等等不斷的去除,慈悲心自然就出來了。我經常會把罵人的警察講過來。一次給一個邊遠地區警察講真相,他說:大姐你講的我都明白了,真是大徹大悟啊!

我一般講真相時都要告訴對方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現在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各國褒獎和支持議案三千多項,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多次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講海外萬人反迫害大遊行;講全世界唯獨中共在迫害法輪功。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賺黑錢;講善惡有報,高官落馬;告誡他們不要給中共江澤民集團當替罪羊等等。

我們打緊急營救電話時經常有當場放人的。這些年海內外大法弟子共同配合開創了大陸大法弟子救人的環境,使相當大一部份公檢法的人明白了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這是大法的威德!

為配合援救大陸被迫害的同修,開創那裏的救人環境,營救平台成立了,我在組裏做協調。過程中剜心透骨的修心,使我在修煉中有了很大提升。

小組成立不久,因為撥打電話平台協調人A安排的專案電話,我和營救平台協調人B發生了矛盾。我覺的自己是無辜的,心裏委屈、不平衡。要是以前,我會撒手不幹的,哪能受這窩囊氣啊。可修煉到現在,明白一切都是修煉,在這裏我只有修自己的份兒,要想跟師父回家,就不能自己挑環境,多難也得修!

協調人A讓我找自己,並說我修煉這麼多年,還沒能進修煉的門。一句話把我說樂了:自己修煉二十年,尤其在大陸紅色恐怖下,講真相、救人,出生入死也沒向邪惡妥協,我竟然還沒入修煉的門,怎麼會呢?可為甚麼人家說我還沒入修煉的門呢?

我反思自己,苦苦找自己問題出在哪顆心上了。一次大組學法後,和A同行,我把自己找到的執著說一遍,他說不對,說我不會修,並提示我以前是不是也遇到過類似問題?

很快我乘坐的巴士車站到了。上車後回想我以前做協調也遇到過類似情況,當心性過不去關的時候就想躲。每次矛盾發生,都是找對方的問題。要再遇到個同情我的人,更認為自己冤了,一肚子怨氣離開了事。想到這裏,師父一段法打入腦中:「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師父這段法說的正是我啊,錯在自己!此時,腦子裏又出現三個字:無政府。我心中一震,不配合協調人能做好大法工作嗎?自己的妒嫉心和自身存在的強烈黨文化暴露無遺!我心中豁然,原來師父讓我通過這矛盾修去我的妒嫉心和自身存在的強烈黨文化這些心啊。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

我在平台盡力帶好大家,和大家一起學法、修心,向內找,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打好真相電話。工作中配合協調人,遇到矛盾就找自己。組裏同修整體配合,整體昇華。大家一致認為營救平台是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

二、不負使命多救人

我隨身攜帶的包裏總帶著一些真相傳單和小冊子。我還請同修把介紹神韻的短片裝在手機上,方便給眾生介紹神韻。

1、隨時隨地講真相

前幾天從地鐵站出來,乘巴士車回家。剛剛落座,旁邊一位老先生就跟我搭訕,幾句話過後我就把話題轉到神韻演出上來,他愉快的接受了我遞給他的神韻傳單並答應去觀看。他來美國十二年了,女兒在美國。他常來往於大陸和美國之間,月底回大陸。我從地鐵站乘車幾分鐘就到家,在很短時間裏勸他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他非常高興,一個勁的謝謝我,看的出一個生命得救後的喜悅。

一次在地鐵裏,人很多,我把著一根立柱站著。覺的有人輕輕拽了一下我的衣襟,回頭看一位西人女士指著旁邊的空位示意我坐下。我心想這是有緣人,就拿出英文大法傳單遞給她,她認真的看著,突然問我在哪學這功法,她想學煉法輪功!

我能聽懂她的意思,但不會說。我指著傳單上天梯書店的地址告訴她在那能學,又指著英文大法網站,讓她看。她馬上用手機進入大法網站,看到師父早期在海外傳法的紀錄片,師父正在給學員糾正動作的畫面,興奮的指著師父說:Master(師父)!

她一直看那個紀錄片,直到下車。她每每看到師父的正面像,就喊:Master(師父)!我想她跟師父的緣份太大了,幸虧我把大法介紹給了她。

還有一次乘車,一位西人小伙子給我讓座,我掏出4份大法傳單給了他及與他同行的三個西人小伙子,其中一個看到傳單上的FALUN DAFA,脫口念出聲,並豎起大拇指,其餘三人也拿起傳單看,並很高興的與我攀談。我能聽懂一點,他們就儘量用我能明白的方式和我講話。他們中有人到過中國,參觀過北京的故宮,非常認同法輪功並十分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化。他們要下車了,跟我道別,拿著我給的傳單高興的走了。

也有不理解法輪功的。一次乘地鐵,旁邊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在看《大紀元時報》。我觀察到她首先看健康版面,之後看廣告,最後粗略瀏覽了一下新聞就把報紙放在了一邊。我和她搭話說:你喜歡看《大紀元時報》,可以掃一下二維碼,在手機上看多方便啊。她告訴我看報紙更方便。我說《大紀元時報》確實不錯。沒想到她說:不好,這報紙盡說瞎話。她說她爸就是煉法輪功的,死了。我問她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爸還煉嗎?她說不煉了。我說他不煉了就沒師父管了,那他有病了,到壽了,不就死了嘛。我告訴她說,我一直在煉,實足年齡六十七了,你看我怎麼樣。這時她仔細看了看我,驚訝的說:不像!我就講我修煉後的變化:我小時候先天性心臟病,吃白水煮豬心長大的,修煉前心臟病、潰瘍性結腸炎、皮膚病,修煉後都好了,現在我是全家身體最健康的人。我講我在大陸因修煉法輪功遭受邪黨迫害,多次遭綁架,講為甚麼大法弟子告訴大家三退保平安。我們談的很投機,最後她自己退出邪黨團、隊,還拿了我給的大法真相資料,說是給家人去做三退。分手時她一再回頭道別並感謝我。

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感人的例子太多了,這只是其中的一點點。

2、推廣神韻

每年神韻推廣我都隨身攜帶神韻的傳單,隨時推薦給我接觸到的人。一次,在四十六街地鐵車站,我把神韻傳單給了一位年輕的西人媽媽,她幾乎是從我手裏搶過的傳單,馬上和身邊十來歲的兒子商量去看演出的事。我見此情景,馬上打開我的IPAD,裏面有神韻的廣告片。車來了,我和他們共同擠進同一節車廂,把介紹神韻的短片放給他們看,車上人很多,他們費力的擠在人群裏觀看短片。毫無疑問,他們肯定去看神韻的演出。推廣神韻的過程中,這樣感人的實例太多了。

我做家庭護理,到誰家我都要找合適的機會講真相,推薦神韻。我的一個常人朋友說,我不用看你們的資料,就看你,你好,我就說法輪功好。

我做工,首先把活幹好,給人家一個好的印象,你再跟他們講法輪功,他們就容易接受。去年我一次帶了七個常人去看神韻。其中有八十多歲的老倆口,還有一家是西藏人,老倆口和女兒、女婿、小姨五個人一起看神韻。我照顧不過來,就委託同修幫忙照顧老倆口,我陪同西藏一家人觀看節目。一家人非常入神,過程中全家人兩次起身鼓掌。

結束後,我和老倆口一起乘車回家,老阿姨一路上述說著節目演的如何的好,老先生在一旁抿著嘴樂。之前,他們並不認可法輪功,三退也很勉強,一場神韻真的救了他們!

第二天我去西藏人家上班,他家的女婿雙手挑大拇指用英語稱讚神韻,說他最喜歡孫悟空的那個節目,小姨也興奮的誇讚神韻演的好!

結語

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至今已是二十一年了。回想自己的修煉歷程,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孩子,牽著師父的衣襟,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到現在。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今天的我!我一定珍惜這萬古機緣,實修自己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