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老年男性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三歲。這是我第一次投稿。

去怕心堅持修煉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後,原來身上的頸椎、腰椎、坐骨神經痛等沉痾舊疾不翼而飛,現在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弟子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堅信法輪大法好,堅信師尊,堅持修煉,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

二零零零年,我家從城裏搬到遠郊區。沒有了學法小組的修煉環境,家庭環境也沒有平衡好,致使我修煉上懈怠,沒有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一度混同如常人,但是大法在心裏卻深深的紮下了根,我想念師尊。

二零零五年,看似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個同修。師尊沒有忘記、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派同修給我送來了《轉法輪》,我又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在家偷偷的開始煉功學法,但是時間還是不夠用,為了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這麼多年的損失,我以怕影響老伴休息為名,搬到了另一間屋,有了自己的煉功環境。一天半夜,老伴突然闖進來,搶走了《轉法輪》。我想你有空看看也好,就找同修把《轉法輪》裝在專用手機上繼續學法。

有一次晚上,我正在煉功,老伴突然進屋,一頓踢打,還搧我耳光。我沒動心,但是想,老是這樣偷偷摸摸的也不是辦法,乾脆就堂堂正正的修煉吧。開始她看到我學法煉功就不問青紅皂白的打罵,有幾次把手都打疼了,我沒感到痛,是師尊在保護弟子。這樣一個月後,背後操控她的邪惡舊勢力解體了,她看動搖不了我這顆堅定修煉的心,也就不管我了。

現在我在家做三件事都是公開的。每晚六點發正念半個小時,六點半到十二點學法,十二點發完正念,十二點半睡覺,三點五十晨煉,六點發正念半個小時。早飯後八點左右外出講真相、勸三退,中午一點半後外出講真相,天天如此。

現在我除了學法,還背法、抄法。我知道只有學好法,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不會迷失方向。

正念闖出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某天,我講真相貼大法真相傳單,被社區居委會人員惡告,把我綁架到派出所。

我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兒,心裏也沒有害怕,到哪兒就是講真相。我給看著我的協警講法輪大法真相,他退出了中共團、隊組織。第二天我被關到看守所。

看守所獄警強迫我體檢,給我做核磁的大夫對警察說:「這老頭兒八十多歲的人,腦子是五十歲。」

看守所獄警讓我換上號服,我說不能穿這個衣服,我是好人不能穿犯人衣服。幾個獄警哄騙我,我不動心,就相信師尊、相信大法,一切師尊說了算!他們一看我不動心,就說不穿算了。

第一個監號都是被新關進來的犯人。牢頭很兇,動不動就罵人。獄警跟牢頭說:「把老頭照顧好。」早上犯人大聲背監規,我大聲背師父的《論語》、背師父經文。

我前後被換了三個監號,被非法提審三次。警察問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功?我說:「我要不煉法輪功命早就沒了,法輪功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大法使我身體好,有甚麼罪?」警察最後叫我在筆錄上簽字,我說:我是好人沒有罪,監獄的字我不能簽。警察就寫「拒簽」。

第三天,所長帶兩個警察進來說:你不穿號服,我給你做了件新背心,顏色和他們(犯人)不一樣,也沒有字。我一看真是新的,是黃色(囚服是紅的),和海外同修洪法時穿的黃T恤衫差不多,我就穿了。有人說:這老爺子穿的怎麼和我們不一樣?有的說:這老爺子不是一般人,能和我們一樣嗎?人家是修煉法輪大法的。

第七天,我被釋放,零口供、零簽字。還是警察把我送回家的。

救度迫害我的警察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某天,我從外面講真相回來,剛進小區,就聽見有人喊我,一看,是曾經綁架過我的警察,我就想給他講真相。我邀請他到我家坐坐,他說不去了。

我說:你當警察好多年了吧,迫害法輪功你也參與過,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功法,是修佛的,人跟神佛對著幹有你好嗎,你們警察鎮壓法輪功遭惡報的成千上萬,進監獄的、跳樓的,車撞死的、雷劈的、得癌症的……凡是跟神佛對著幹一定遭惡報,就是活著也生不如死,死了下十八層地獄,你對法輪功犯的罪你的命不夠還,還有你親屬都得替你償還。但神佛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現在正法還沒有結束,你還有機會。首先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才能保命保平安。

在我給他講真相的過程中,他認真的聆聽,也許這就是善的能量。我說:「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將來起碼你的命能保住,你同意嗎?」他說同意。我又告訴他:「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你還會有福報、天賜幸福平安。」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這個生命給救了。感謝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