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後判若兩人 講真相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五歲,是一名女性大法弟子。我於二零零八年得法修煉,感恩師父的救度。

得法前後判若兩人

我自幼沒了雙親,十一歲就開始做工幹活,上街給人家炸油條。每天很早就得起床,由於個子小,只能站在小板凳上才能將長長的筷子伸進大大的油鍋裏,有時睏得站在小板凳上打瞌睡,老闆總是很兇的吆喝我,他怕我睡著了掉進油鍋裏。

後來我結婚生子,由於孩子多,一生辛苦操勞,年紀輕輕的就得了一身病。痛苦的類風濕使我全身的關節日夜都在痛,關節變形,行走困難,一年四季得穿很厚的衣服,全身浮腫,就連臉都腫得很大,體重一百七十斤。後因膽囊有病切除後不能勝任工作,只能提前退休了。

二零零八年,我經人介紹得法煉功。記得去的時候,暈車暈的我吐了幾個小時的黃水,難受極了。結果得法回程坐車竟然一點都沒有暈車。可我身體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讓我非常高興。回到家我就把所有的藥都處理了,經過煉功,沒過多久我的各種病都痊癒了。

得法後,我與以前簡直判若兩人。我現在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卻整天都不知道累,腿腳麻利,一週六天騎車出去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老伴和孩子們通過我身體的變化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們都非常支持我修煉。孩子們雖不修煉,但經常主動開車陪我一起去貼不乾膠、發資料。

由於我認字少,就經常把不認識的字抄下來問鄰居。就這樣沒過多久,我就能讀《轉法輪》了,現在所有大法書中的字我都認識,能很流利的通讀《轉法輪》。

有一位外地的老同修遇到病業關,腿不會走路了,她的三個兒子開車把她送到我家,我跟她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帶她一起去講真相,生活上悉心照顧她,沒過多久她就能走了,幾個月後她的孩子們來接她回家,看到她的變化都很感動,連連稱奇。

講真相救人急

我的思想簡單,師父說啥我都信,師父說讓弟子幹啥我就幹啥。鄰居中有一個是當廠長的,我經常向他請教不認識的字,同時給他介紹法輪功。他就是我勸退的第一個人,從此我就開始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

我經常跟老伴(未修煉法輪功)開車出去,一走就是五、六天,走到哪裏就住在哪裏,走到哪裏就把真相講到哪裏。心情愉快,從不覺得苦。

有一次,兒子帶我開車出去貼真相不乾膠。走到一個鎮上遭人惡告,警察扣下車子,把我關到派出所。派一個警察看著我,我不驚不怕,慈悲的給他講真相,從下午兩、三點一直到天黑,我不停的講,最後給他起了化名三退,他同意了。天黑時派出所把我們放了。我們就繼續開車到別處把剩下的一百多張真相不乾膠貼完了。

二零一五年,我參與訴江。之後一天,兒子說區「610」的人要我去一下,想問問我關於訴江的事情。我拒絕去區「610」,告訴他們要見就到家裏來。區「610」主任帶了幾個人來到我家,他一進門我就問他是誰,他遞上一張名片,我就把名片上的名字抄寫在手上,他一看就嚇得趕忙搶回名片。接著我就給他們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告訴他我們是講「真、善、忍」的好人,是被冤枉的。整個過程都被他們錄了音,最後他們把記錄拿來讓我簽字,我不簽:「如果我今天簽字了,那麼就把你們害了,日後這就是你迫害我的證據。我連江澤民都告了,我還怕誰呢?」他見我態度堅決也就作罷了。隨後他問我說:「我沒迫害你吧?你可別把我的名字發到明慧網上去呀。」一連說了幾次,可見他們有多怕明慧網,多怕被曝光。

有一位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一天能退一百多個,近的地方很多人都退過了,她現在需要到遠處講。我就把電動車換上能跑一百多里地的大電池,帶上這位同修到遠一點兒的地方講真相。我們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一週出去六天。多時一天能講退近兩百人,最少也能講五、六十人。由於我年齡大一些,加上那位同修顯年輕,看上去我們年齡懸殊很大,因此還鬧了不少笑話。有一次在十字路口等紅燈,交警指著她說:「你下來,讓你媽坐後面,你帶你媽!」對於這些我從不在乎,只要同修需要,只要講真相需要,我都盡力、無條件配合,無怨無悔。

雖然在修煉中我還有很多不足,但今生能在大法中修煉,能跟多位同修默契配合,我倍感自豪!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加持,弟子一定加倍努力,走好以後的修煉路,多救人,兌現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