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 小整體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平衡好家庭非常重要,怎樣能做好這件事情,每個人的認識都不一樣。師尊說:「家裏人,你能夠叫他修煉那最好,他不能修煉你也得讓他做一個有救的生命,最起碼做一個好人,他才能夠得福報。」[1]對照師尊的教導,講幾件事例與同修切磋。

老伴於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得法,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開始修煉大法的。二零零零年三月,我與老伴從外地把剛剛一歲多的外孫抱回我家,因為女兒女婿在外地打工、又倒班,孩子沒人看,外孫的爺爺奶奶生活困難,又是常人。剛走入大法修煉的女兒決定把孩子交給我們夫妻給照看。孩子瘦小經常生病,很拖累人,說心裏話我們很不情願看管,可是沒辦法,咱是修煉人,先想別人吧!也可能這孩子與我們有這份緣,所以就給看了。

外孫四歲那年,我們開始教他學法,主要背師父的《洪吟》,五歲時開始真正的走入修煉,與我們一起學法煉功。

外孫上小學一年級時過了一次較大的病業關。三、四天高燒不退,整日昏睡,身體燒的燙人,而且女婿未修煉大法,是常人,僅有兩天探親假要到我家看孩子。我與老伴和另一位同修圍著孩子學法,發正念、找執著,整整一夜,過程中我與老伴找出許多人心,情重,怕孩子的爸爸知道我們教外孫煉功不理解,又怕看到孩子過病業關,把孩子往醫院送怕錯失這次修煉過關去病業的機會,但又怕孩子出現危險等等,怕這、怕那,怕心一大堆。師尊說:「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2]執著找到了,心性到位了,從法中也認識到孩子的表現是幫我們大人提高,孩子的病業關闖過去了,當外孫的爸爸到家時,孩子跟平時一樣精神十足,我們真是從心底感謝師尊的良苦用心,使我和老伴又一次衝出情網,去掉了怕心。

外孫上小學二年級時學校通知,所有學生在「六一」前都得入隊,戴紅領巾。我和老伴與同修切磋,同修認為:咱先入了,走個形式,然後再聲明退出,如果就咱一個人不入隊,對孩子也是壓力。但我和老伴決定親自問外孫,聽聽他是甚麼意見。外孫很乾脆,我就是不入隊,我甚麼也不怕,我是大法小弟子。第二天中午,我老伴親自到學校找到外孫的班主任,說明外孫不入隊的理由,並給老師講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全班就外孫一個人不是少先隊員,在小學畢業前的一次家長會上,班主任老師表揚了外孫,說:他雖然不是少先隊員但品學兼優,還被評為「三好學生」。外孫從初中、高中、大學全班就他不是團員,平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在外孫上小學三年級時,老伴講真相時被迫害,我領著外孫去派出所要人,警察對著我大聲吼道:「這麼小的孩子你們就教他煉(法輪功),我真服了你們了!」我說:「我們是他的親姥姥、姥爺,不好的事能叫孫子強幹嗎?這功法有百利而無一害。」警察聽後張著嘴半天也沒說出話來。外孫的姥姥被勞教期間,我與外孫兩次到勞教所看望,外孫很堅強,從不落淚,臨走時還向姥姥揮揮小拳頭。在我老伴被迫害期間女婿很不理解,逼著我女兒放棄修煉,先是給我女兒下跪,又哭又鬧,然後拿刀又要殺我女兒,又要自殺,離婚,還要從我這接走外孫,在電話裏跟我大吵大鬧,罵罵咧咧。我告訴女兒別動心,別動氣,向內找,發正念,不怨不恨。女婿平息了許多。我按著師尊的要求做,珍惜我與外孫的這份因緣,堅信師父堅修大法,我一個人撐起這個家,與外孫一起學法,煉功,憑著一顆堅定修煉的願望,頂住了邪惡的各種干擾走了過來了。女婿的態度也轉變了,他親自去了一次勞教所,探望了我的老伴,因從我們身上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見證了修大法人的胸懷與善良,他也認同大法,做了「三退」,出門乘車、坐船,飛機,錢夾裏總不忘帶著大法真相護身符。

我兒子是一九九九年上大學寒假回家期間,看到我們老倆口煉功而開始修煉大法的。參加工作與我兒媳婦認識時,兒子的岳父受邪黨的造假宣傳不太認同大法,兒媳婦也不太明真相。兒子的岳母身體多病,在家裏供了一個觀音像,常年燒香也不見身體好轉。

聽到親家的這些情況,我們老倆口悟到這門親家是師父給安排的,讓咱們成為一個修煉的小整體,兒子先與他的岳母講大法真相,幫著他岳母送走了觀音像,請來了《轉法輪》並開始教她煉功,兩個月時間修煉,親家母滿面紅光,百病皆無,接著兒子又說服自己的媳婦和岳父,兒媳一家都先後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轉年兒媳婦生了一個女兒,我們的孫女在一歲時突然有一天像常人得了肺炎一樣,大口喘氣,身體發燙,咳嗽嘔吐,半夜的時候還說胡話,很是嚇人。親家母打電話讓我們趕快過去,說她心裏沒底,我們五個大法弟子一致認為:把心放下,放到底,信師信法,咱有師父,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孫女的姥爺不忍心看孩子難受的狀態,在樓下踱步。我與老伴、親家母、兒子、兒媳婦學半小時法,發半個小時正念,再學半小時法,再發半小時正念,晚上我回家照看外孫,老伴繼續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天快亮了,孫女出了一身冷汗,不喘了,退燒了,喝了些水,一切正常。孫女笑了,全家人都笑了,經歷了一場去人心,去執著的生死考驗,我們更加體悟到了師尊的佛恩浩蕩。

一晃兒孫女上小學了,兒子和兒媳婦工作很忙,他們一家三口中午到我家吃飯,兒子的工作單位和孫女的學校離我家很近,忙時我們也幫著接送孩子。對這些事,有的同修提出了看法,說我們情太重,一天做三件事這麼忙,還要給兒女做飯,不符合法。也有的同修說:「修煉中情斷還斷不開呢,你們還往裏鑽。」

師尊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3]對照師尊的講法,我們悟到我們這個家庭不是常人的普通家庭,是大法弟子組合的小整體,來到人世間不是為了當人而來,是助師正法的,在家庭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承擔著歷史的責任,是無私無我的,平衡家庭也是修煉的一部份。從孫女上小學一年級到現在已六個年頭了,我們一家五口人一直在一起吃飯,給兒子家節省了許多買菜、做飯的時間,兒媳婦也常常往家買吃的,到年底還給我們伙食費,我們不要,兒媳婦說:「不是交伙食費,是贊助費,感恩贊助。」常人家婆媳的關係都不好相處,有的甚至很僵,我們家正好相反,兒媳婦經常與同事,學生家長或娘家親屬背後誇獎婆婆善良實在,幹啥都利索,說:公公炒菜好吃。孫女也自豪的說我最愛吃爺爺做的「四個拿手菜」和奶奶做的手擀麵條。每逢年節,特別是父親節、母親節,兒媳婦都給我們老倆口買鮮花或禮物,家庭氣氛其樂融融。

在孫女上小學一年級時,兒媳婦親自到學校找孩子的班主任,闡明自己的孩子不入少先隊。去年九月開學,孫女已上小學六年級了,有關「少先大隊」的活動,老師都主動不讓她參與,孫女也沒有任何壓力,樂觀向上,我們共同開闢了一個非常和諧的家庭修煉環境,我們全家人都是師尊的大法弟子。

同修到我們家、兒子家、親家母家學法、煉功和做真相資料及做有關大法的事宜,在任何時間都安全,暢通。我們的親屬朋友,基本都聽明白了大法真相,都做了「三退」。

我們每天上午集體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沒有特殊情況家裏親屬一般都不會在全球發正念時間和上午給我們打電話,或辦事,親屬朋友都理解和支持我們修煉法輪大法

二十年的風風雨雨中,我們在法中歸正自己的言行,用大法的智慧開創了和睦的家庭,心中有法,腳下有路,處處考慮別人,甚麼也沒有耽誤,讓家裏人得大法,讓眾生都能明白真相,是我們的責任。正像師尊所講:「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4]平衡好家庭我們心充滿幸福感,是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給了我們智慧,我們深深感到了在整體提高中慈悲的偉大力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