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堅持為偏遠山區同修送經文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二零零一年的春天,和我熟悉的一位同修找到我,跟我說有一位同修住在偏遠的山區,看不到經文和資料,家裏孩子又小,脫不開身,來不了,想讓你把經文和資料給她送去,但是住的挺遠,坐火車需要六、七個小時,路費也不少,看你能不能去?

當時我想這事沒有偶然的,也可能是師父安排的,雖然路途遠一些,車費也多,但是為了讓同修能及時看到經文和資料,修煉中不至於被落下,當時我就答應了,我說:「行。」同修說,明天我把經文資料都準備好,你過來拿走,我說可以。從那時開始,送經文、資料、週刊,一送就是八年。每年都送五次到六次,無論是颳風、下雨、暴曬等天氣,從未耽誤過。

1、第一次送經文資料

第二天,我去了她家,取回了經文、資料,晚上我去買了火車票,天一亮,起早坐火車就走了。七個小時的火車旅途,到了地方,天快黑了,打了一輛出租車到了街裏,找不著同修家住在哪裏,心裏有些著急,問了好幾個人也沒問到。

這時我也感覺很餓、很累。當時,我又送經文,又送資料,我是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一定能找到。我又轉了幾道街,問過幾個人,還是沒打聽到。我還是找啊找啊,大約找了兩個多小時,終於在一家牌匾上和我手裏拿的地址對上號了,終於找到了。

開門見到了同修,心裏非常高興。這個同修看到我來了,非常驚訝,說:「你咋來了呢?」我說:「其他同修都有事,來不了,我就來了。」她拿到了經文和資料,高興萬分。

偏遠山區的同修很長時間了看不到資料,她那個興奮的心情使我也振奮,我在那住了兩天,共同交流,我倆都有提高。

2、第二次送經文資料

頭一年都是我自己花的路費,第二年這個同修給我二百元錢做路費,當時同修生活條件不好,我沒拿這份錢,兩年之後,她給我路費,我才拿著,拿回來之後,都交給當地資料點了。當時我條件也不好,還沒開退休金,生活全靠女兒幫助,生活的非常簡樸。

這八年間,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寒冷的天氣,只要來了新經文,我就抓緊給她送去。想到同修看不到新經文和資料心裏多著急,耽誤同修的正法修煉提高和救度眾生。

這些年送新經文和週刊資料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有考驗和干擾。夜間做夢考驗,夢中我帶著資料通過檢票口的通道,看到一條黑狗,還有一個人也是穿著黑衣服,態度很蠻橫的問我:「你上哪去?」我說:「上前邊那站。」我就邊說邊走。醒來後,感覺很害怕,心裏想夢到狗,那就是指警察的意思,那還是去還是不去呢?還是過幾天再去?心裏在猶豫,我就開始發正念,發完正念,悟到,想起自己是修煉人,應該去,如果不去呢,是不是被這個夢給嚇住了,那不是常人嗎?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我用法來衡量我是做最正的事,這個考驗擋不住我。最後,我還是決定去,心穩定下來了。

還有一次,我要去買車票,我聽說有大客車了,比火車要快好幾個小時,但是,汽車要比火車票要多花二十多元錢,為了節省時間,我還是選擇了坐汽車。於是,我就買了長途汽車票。第二天我去了汽車站,到了檢票口怎麼也找不到票了,明明是把票放到包裏了,為甚麼就是找不到,因為找不到票,當時站內就把這份票的座位給賣出去了,眼看著車開了。

這時我心裏就不穩了,忙活了一上午,又白搭了五十元錢,還沒去上,心裏挺不好受的。心裏想這是一種損失,也是一種干擾。想到這,我又翻了翻包,一翻包,一眼看見票這不在這嗎?車開了,票也找到了,怎麼這麼氣人?!真夠懊喪的。在那氣惱了一會,但又一想也不能因為正法的路上有干擾就不往前走了。想到這,我又翻了翻包,看錢還夠不夠,這時看錢還夠買車票的,然後,我就接著買了明天的票,還得去。在正法這條路上,排除各種干擾,還得繼續往前走。這點困難擋不住我。

3、最後一次送資料

記得最後一次送資料,背著一大兜經文和資料,坐大客車四個小時到了同修所在地。沒有想到這個同修搬家了,電話也聯繫不上了,在街上找了四個小時,也沒找到。

冬天的夜晚很冷,又累又冷,又是晚上十點多鐘了。這時心裏有些著急和焦躁,心想實在找不到,就找個旅店住下。心裏又想沒有偶然的事,讓我遇到了,就是有我要修的。於是,就又去原來她家住的地方打聽鄰居,問了好幾個人,費了幾經周折,好不容易才打聽到,到了同修家,已經是十點多了。

一進門,同修聽說我費了這麼大勁才找到,反而哈哈大笑,對我說:「考驗的怎麼樣啊?還來不來了?」說完了,又哈哈笑。我說:「以後找不著就不來了。」

同修留我住了兩天,和我交流她在修煉中還存在的問題。我就把我在修煉中的體會和她交流出來。後來,她買了電腦,自己能上網,就不用我去了。

回顧這八年遠途送經文、週刊資料的過程中,雖然吃了很多苦,但是修去了很多心,這個年輕同修能及時看到經文、週刊資料,在法中能提高上來,能做好三件事,我也沒有白付出。也是很欣慰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