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眾生是我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我今年八十一歲了,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生能成為大法弟子我非常榮幸,師尊賜我天膽,從來不知道害怕。大法給我無盡的快樂,即使偶爾消業,我也總是樂呵呵的。

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大法是在醫院,那時我因心臟病住院。有一天,我們病房來了一位探望病人的女士,她問我得了甚麼病,我說:「心臟病,醫生說只要我的心臟少跳兩次就得死。」她說:「你信佛嗎?」我說:「信,我家還供著觀音菩薩呢」。她說:「沒用了,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得了你。」

出院後,我就想去找法輪大法,沒想到我隔壁鄰居就是大法弟子,她把我帶到同修家聽師父講法時。我聽著聽著,覺得師父的聲音,好親切、好慈悲,我身體感覺越來越舒服、美妙,肚子裏好像有東西在轉動,我好激動,這法太好了,我就跟定大法師父了。聽完後,我跟同修說:「師父給我下法輪了。」同修不相信,我們聽了這麼多節課都沒有感覺到法輪轉,你才來就感覺到了,看來你跟師父緣份不淺呢。

一、師父為我換心臟、淨化身體

修煉大法後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正在睡覺,朦朧中看見已故的老頭子又回來了。因夫妻感情好,他死後對我打擊很大,天天念著他,天天晚上看到他回來,那段時間簡直不想活,想追他而去了。可那晚看到他不能進來(因家裏有師父法像)就往外走,我就使勁追他,後面有一個洪亮的聲音喊:「別追了,你的心臟掉了。」我回頭一看,我的心臟真的掉在地上了,我趕忙跑回來捧起還在一跳一跳的心臟,心想:「這可怎麼辦呢?心臟都掉出來怎麼活呀?」就見喊我的那人手一揮心臟就進去了。我趕忙謝謝他就醒來了。「哎呀,這是師父幫我換了心臟了。」我高興極了,從那以後我不但心臟好了,以前得過的很多病,如高血壓、癔病(東北叫豬頭瘋),肩周炎、一身疼痛等等都不翼而飛了,身體發熱,一身輕,像年輕人一樣。

二、師父為我開天目

以前我天目只看到低層的東西。有一年武漢為慶祝師尊生日搞了一次非常隆重的慶祝活動。當輔導員組織我們看錄像帶時,師尊為我開了天目,我真真切切的看到師尊從遙遠的輝煌的宇宙中來,就像以後我們看神韻節目中,宇宙像一個洞一樣,一層層的在轉呀轉,師尊非常高大,頂天立地,看不到腳,師尊身後有重重疊疊無數的法身,師尊來到我們這裏,摸著所有大法弟子的頭,那種親切,那種慈悲、關心,我無法形容,就知道注目。整個場都布滿了師尊的五顏六色的能量,非常漂亮、壯觀,這種能量一直維持到我們看完兩個小時的錄像。我覺得我們大法弟子是這宇宙中最幸福、最幸運的人。

三、珍貴的資料保住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中共,開足馬力栽贓、陷害、造謠、污衊法輪功,使民眾害怕和仇視大法和大法師父。我很著急,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辦,我不斷的背著師尊的短經文《見真性》、《心自明》等,我堅信師堅信法。雖不能集體煉功了,但學法小組始終堅持著,能和明慧網保持聯繫。為了清除世人的誤解,破除共產邪靈的謊言,我們開始發資料,一大包一小包的資料背回來,同修也在我這拿資料,有師尊保護從沒出現危險。

有一次大資料點的同修,一下給我送來十幾箱真相資料,當時沒有地方放。我想到附近有一同修家有個雜屋,和同修商量好,把資料運過去了。沒想到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舉報了,一下五、六個警察衝進了同修家,要我們交出資料。我們不承認,警察就開始到處搜,當搜到雜物間時,我們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腳都發軟,心裏不斷求師父保護。因雜物間很多東西蓋在資料上,警察用木棍捅了一陣,沒找到,就威脅我們,不把資料交出來就跟我們沒完,等會還要來查找。

警察走後,我們非常焦急,資料肯定不能放在這兒了,但又不能往外運,外面肯定有人把守,只好求師尊點化,師尊給我打出一念:放在樓上。同修樓上住著一位老太太,跟同修關係比較好。我和同修跟她商量,給她點錢,放在她那裏,只存放兩天就搬走,沒想到老太太同意了,我們趕緊把資料搬到樓上,用東西蓋好。晚上警察真的又來了,這回把同修的雜物間翻了個底朝天才罷休。

這十幾箱珍貴的資料在師尊的加持下終於保住了,幾天後,我們把這些資料發遍了這裏的大街小巷,震撼了邪惡。

四、面對迫害堅信法

二零零二年,我和同修A做了很多橫幅,內容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每天晚上我們一邊背師尊的法,一邊掛橫幅,在師尊保護下有驚無險。有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不知是誰送一包橫幅和一把傘放在我門口,不一會,我和A同修坐在一條大船上,師尊也站在船頭,風浪很大,不遠處有一個大漩渦,師尊將船對著漩渦衝去,一下就把我沖到岸上去了,但A同修和師尊都不見了,我一驚就醒來了。

我悟到可能要出大事了,第二天同修就告訴我,A同修被綁架了,要我出去躲一下。我想到夢中一包橫幅旁有把傘,可能是師父點化我不能走,要保護和我一起掛橫幅的同修。我沒走,我背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就在這天下午,警察就闖進了我家,一頓抄家後,把我帶到了派出所。櫃子裏還有兩個橫幅沒抄到。

審我時,問:「外面這麼多橫幅都是你們幹的,你快點說,還有哪些人跟你們一起掛的,對你有好處,不然的話都算在你頭上,會要判你很多年。」我開始不承認,因為沒在我家搜到橫幅。他們又問:「人家都把你說出來了,你不承認,你以為我們就判不了你呀,我們是為你好,你講出越多,你的責任就越少。」我想反正我被抓來了,為了不連累別的同修,我就一個人把責任全承擔下來了。不管他們怎麼拷問,我就是不說,就是我一個人幹的,我就被送到了第三看守所。

這次我被判了四年,在女子監獄。這四年中,我堅信師尊、堅信法,無論怎麼迫害,我都不轉化,在師尊慈悲保護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

五、過生死關

在監獄不轉化一般是不能到期正常出來的,可我卻堂堂正正出來了,這一下在同修中傳開了,不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了,同修們都很佩服我。同修們就把我請到很多學法小組去交流,這裏交流,那裏交流,我各種人心都出來了,顯示心、歡喜心等等都出來了。師尊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

突然有一天肚子痛得直打滾,幾分鐘一次小便,飯也不能吃,只能喝水。我求師父也不行,同修幫我發正念也不行。我也不知道哪裏錯了,不會向內找,還認為是師尊幫我消業。我還跟師尊說:「師尊呀,弟子不怕死,生死由師尊決定。」我幾個兒子要把我送醫院,我堅決不去。同修也跟我兒子們說:「你們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有師父管著呢。」同修剛說完,我就暈過去了,同修趕緊給我發正念。一個八十歲的老同修,看到我的元神出來了,她趕緊跟我元神溝通:「你還不能走,你的使命還沒完成呢。」就看見我的元神又回到我身體裏了。慢慢的我又醒過來了,雖然好了點兒,但還是不停的痛,人瘦的皮包骨,別人都認不出我了。

一年一度的五﹒一三來了,我們十幾個同修每年都到一位同修家去慶祝師尊生日。同修們看到我瘦得脫了像都驚呆了。她們扶著我一起給師尊跪拜,又扶著我坐下,讓我交流。我說:「我都這樣了,連氣都接不上還怎麼交流,你們交流吧。」同修鼓勵我還是要讓我講,我就說:「從監獄出來後,法也沒學好,功也沒煉好,正念也不強,顯示心、歡喜心,各種人心都上來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越說聲音越大,越說越精神。這時我又覺得要上廁所了,剛一蹲下,「叭」一響,隨著小便掉下來一塊像煮熟的雞蛋黃一樣大的東西,肚子立刻輕鬆了,不痛了。我把它拿出來用錘子都錘不破,這個折磨我十幾天的差點要了我命的結石,在我向內找的過程中師尊幫我拿下來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