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走在神的大道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

苦難中不明活著為啥

我今年六十七歲,生在農村。在我幾歲的時候,父親得了重病,失去了勞動能力,母親身體也不好,全家搬到了哥哥剛上班的城鎮。不幸的是在我十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了。父親生前非常愛我們,我當時就想:父親怎麼會死呢?我將來也會死嗎?那人活著幹啥?多可怕呀。

家裏還有兩個妹妹,那時正趕上挨餓年頭,吃不飽飯,母親經常帶我們去父親的墳地裏哭,說:這可怎麼活呀?那時我也跟著哭,覺得人活著沒啥意思,還得死。

由於生活困難,我十六歲就上班了,由於年齡小,上班幹活累,臉色很不好看,鄰居都以為我生病了,日復一日的上班、幹活,我覺得人生太沒意思,問母親,人活著就為了這些嗎?母親說:人人都是這樣過的嘛。

二十七歲那年我結婚了,後來生了兒子。丈夫脾氣不好,平時也不知道關心我,經常和我幹仗,一次把我胳膊打骨折了,我想自己的命怎麼這麼不好,我性格內向,不愛說話,就生悶氣,吃不下飯,各種病都上來了,貧血、頭疼、頭暈、胃疼、心臟也不好,肺部也出了毛病,氣管更不好,整日咳嗽的不停,身體每況愈下,孩子都抱不動,都以為我快不行了,中西醫,吃偏方,找人算卦等等都求到了,身體也不見好轉,感覺身心疲憊到極點,班也上不了了。最終丈夫還是和我離婚了。

第一次感受到無病的幸福

一九九三年,朋友告訴我法輪功創始人來到我們當地傳法、傳功,聽說這個功法不同於一般其它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朋友給我買了一張師父報告會的門票。

我抱著祛病的目地去聽了報告會,聽課中被師尊講的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了,心情激動的不能用語言來描述,我知道這就是我生命中要找的。我從小就想知道天上的事,師父給我們講了宇宙,我一下子就開竅了,心裏開了一扇大門,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我能學到宇宙大法太幸運了。

每天聆聽師尊的講法,身心都在發生著巨大的改變,每天聽完課身體都被能量包圍著,身體有病難受的狀態都沒有了,我第一次感受到無病一身輕,上樓兩個台階往上上,真是太高興了,太幸福了。

這麼好的功法,我一定要告訴我的親人。我的倆個妹妹、我兒子、姪女、姪兒、侄媳都學大法了。每天學法、煉功、洪法、按師父講的法理真、善、忍的最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有益於社會的人,直至更好的人。

按照師父說的做

離婚後,我帶著孩子搬到單位的單身宿舍住,一個屋裏四個母親帶四個孩子,各人和孩子擠在一張單人床上。住了幾年,孩子也長大了,不方便,正好單位一棟單身樓要改成家屬住房,解決無房職工住房。很多人都申請了,我也向本單位申請了,單位領導根據我的實際情況同意給我一個單間。可等分房名單下來時卻沒有我的名字,我心裏很難受。

同事說我太老實了,讓我去找領導問問:為甚麼我的條件夠了不給房子、別人不夠條件的卻分到了房子?我想自己是修煉人,不能和常人一樣去爭。我又想到我能幸運的學了這麼一部偉大的宇宙大法,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就按師父的要求把心放下。

第二年,師尊去哈爾濱傳法,我買了火車票準備去哈爾濱聽師尊講法。正趕上又分房子了,和我好的同事不讓我走,說分房子這麼重要你不能離開。我想甚麼事也沒有比聽師父講法重要,一切交給師父,把心放下。

等我聽完師父九天傳法班回家,同事急忙告訴我,房子分給我了。師父講:「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從心裏感謝師父。

堅定信仰不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單位、街道、分社、派出所領導經常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說我沒幹壞事,不能寫。後來區長也到我家,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功一身病都好了,沒有師父我活不到今天,我感激都感激不過來,怎麼能說假話背叛師父呢?堅決不能寫。

我決定去北京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坐火車剛到北京郊區就被郊區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當地看守所。看守所獄警強制「轉化」大法弟子,不「轉化」就進行體罰、酷刑,逼我們每天盤腿坐軍姿,一動不讓動,一動就用竹條子抽,拿小白龍抽。因我不「轉化」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不「轉化」無限期關押,一次我煉功,被獄警連踢帶打關進小號迫害,這次有十五位大法弟子被關押小號,在小號獄警不讓睡覺,棉衣服全給扒掉,罰我們站了三天三夜,當時正是東北最冷的時候,小號沒暖氣,我的腿腫的很粗,長了許多膿胞,出膿出血,我被關小號兩個多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七個月。

信師信法走出魔難

我回家後,得知兒子被綁架,關押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長時間上大掛,被迫害的雙眼都爛出洞了,胸積水,高燒近四十度。看守所也不通知家裏,他父親四處托人打聽消息,才知道兒子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找到看守所要求到外面看病。

第二天我在醫院看到兒子,我都認不出來了,他瘦的皮包骨頭,雙眼血紅,因為情況危急,找了專家醫生給診斷,當時兒子坐都坐不住,呼吸困難,醫生說:怎麼這麼重才來?我告訴醫生孩子因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綁架酷刑折磨造成的。醫生說:不就煉個法輪功嗎?別難過阿姨。醫生告訴馬上住院,結果到了晩上,兒子呼吸困難,所以馬上又轉到大醫院進行搶救。當時看到兒子氣都上不來了,我心裏非常難受,但是我想我是修煉人,一定把心放平穩。我對兒子說:不要怕,有師在,我們一起發正念吧,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兒子漸漸的好了起來。但沒等完全好,就又被警察抓走了,非法判了四年刑。

兒子遭非法判刑後,我也經常遭警察上門騷擾,只好被迫離開家,來到另一座城市,在資料點做著救度眾生的事情。

後來資料點被邪惡抄了,我也被綁架。當天,為了逼我說出姓名、說出同修,警察輪班對我酷刑逼供,用電棍電了我一夜,他們碾捏我的肩胛骨、肋骨,用硬棍放我手指中間使勁碾。他們看我不說,半夜來了兩個年齡大的警察,用很粗的銅絲綁在我的兩個大腳趾上,然後拿著大電棍電我,他們又把我綁在鐵椅子上,再把鐵椅子倒控過來電我,將我電的奄奄一息後就灌涼水,然後繼續電,我被電的呼吸困難,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接著他們把我拉到看守所關押,看守所獄醫走形式檢查外傷,不管我的死活,硬是把我送入監號。一女獄醫還告訴當班獄警,說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當時監號裏的人看到我手腳腫的嚇人,都害怕,說煉法輪功的怎麼被用這麼大的刑。

一年後,我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到省女子監獄集訓隊。剛到集訓隊,獄警就逼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寫保證,不寫就送小號關押,我不寫保證,倆獄警就不停的罵,其中一獄警拿一卷像雜誌的東西抽我臉,我就背師父的經文《正念制止行惡》,我不停的背,後來她不打了。不幾天她就遭報應了。從那以後她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了。犯人都說她變了,另一個罵我的獄警後來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問我有甚麼困難一定跟她說,她能幫助我解決。我知道這是大法威力、大法威嚴的展現。

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第二年,才得知兒子已被迫害致死一年多了。我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心如刀割。一個按真、善、忍做的好孩子就這麼被中共迫害死了。兒子的死對我來說是個巨大的關難。幸好我是個修煉人,心中有師父,有大法,負有大法弟子的責任,最後我從這個魔難中走了過來。

助師正法救眾生

七年後我回到了家,由於長期關押迫害,回家時已滿頭白髮,牙齒沒剩幾顆,走路都吃力。因工資被停發,我出去打工,在一個燒烤店幹活,每天很晚下班。我想我應該把工資要回來,不能承認邪惡對我經濟的迫害。我多次找到有關部門人員說明情況,並向他們講大法真相以及我的遭遇,我因為信仰,做好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還被停發工資。一年後我把工資找了回來。

二零一一年,我開始用電話講真相,剛開始同修教我發短信、彩信、打真相電話,不管天氣多麼不好、下多大雨、冬天下多大雪,我都出去做真相。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一個同修用電話直接對講,她用慈悲的語言和眾生講真相,很多人都願意聽,效果非常好。我決定也要用電話對講救度眾生。因為我是個內向性格的人,平時很少說話,電話對講對我來說確實很難,但我也要突破,面臨人類大淘汰,不能看著眾生都毀了。開始被我勸退的人很少,還有罵人的,要錢的,有要報警的,我也不灰心,我知道自己慈悲心不夠,我堅持打下去,後來說不好聽話的少了,三退的也多了,我更有信心了。

有一次我給一個人打電話,他喘著粗氣,我以為他年齡大,問他怎麼喘粗氣,他說:正跑步呢,沒關係你說吧。我告訴他為甚麼要三退,因為中共篡政以來幹盡壞事,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天要滅中共,是它組織的一份子要給它當陪葬,所以要退出來。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師父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們才告訴你這個真實信息。他一直在聽,最後同意三退,並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都是高素質的人。我告訴他和他的家人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有福報,將來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很高興的說:知道了,謝謝。

在講真相中,我把世人都當作親人,有人聽我講完後說:真謝謝你們,太謝謝你們了。我告訴他們應感謝我們師父,是師父讓我們告訴你們這個信息。有的人讓我代向師父問好,還有人說很愛聽你說話,以後經常打電話……講真相中我能感到眾生得救後的喜悅。

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雖然風風雨雨、磕磕絆絆、魔難重重,在師父的看護下都走過來了。在正法的最後路上,我要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

再一次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