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梅中的一朵梅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六年夏天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因為身體不好,得了月子病,渾身骨頭關節沒有不痛的,西醫、中醫的看,就是不見效,很痛苦。那年我才二十六歲,怎麼辦呢?那就練氣功吧!

一九九四年正是氣功熱,那就練吧,時間也沒少用,功夫也沒少下,也不管用。到了一九九六年幸得大法,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書,當時本地學法人少,沒有環境,還不太會修。到了一九九七年本地區學法的人多了,有了煉功點,也知道精進了,很快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多年的月子病徹底的好了。當時我那個快樂呀,心想自己太幸運了。

在工作中證實法

我當時的工作是乳品廠的收奶員,當時我們乳品廠是一個能日處理幾十噸鮮奶的乳品加工企業,而收奶是整個生產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鮮奶的質量和奶粉的質量緊密相關,我是班長,每天面對鮮奶的質量認定,牢記自己是修煉人,在工作中兢兢業業,早來晚走,對所有的養牛戶一視同仁。工作中送奶員經常給我們收奶員送東西,夏天拿很多的魚給我們,大家都要,我不要,別人說:「你怎麼不拿,一人一份。」我說:「我是修煉人,我師父讓我們在哪裏都得做個好人,我得按我師父的要求做。」

我們收奶班在工廠的所有工種中工資是最低的,大家說你是班長,你去找領導給咱們漲工資。我去找,領導說按工作強度分配工資高低,不能漲。結果一發工資,一看沒有漲,第二天早上一上班,進屋一看,滿屋子都是送奶的人,沒人工作啦,一看幾個收奶員都在窗戶簷下坐著呢,其中一個看我進來了,就衝著我罵開了:「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等等,甚麼難聽就說甚麼,我解釋也不聽。我馬上向內找自己,我是煉功人,這是幫我提高心性呢,去我那顆心呢?愛面子的心,真是不觸及心靈不算數,剜心透骨的。隔壁車間的一位大姐同事一看大家欺負我,過後對我說:「要是我早就跟她們幹起來了,我才不能受這氣呢。」我說:我是修煉人修的就是「真、善、忍」,我們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她問我煉的是甚麼功,我說是法輪功,她說哪天你把你學的書給我也看看,我說好。

還有一次身體出現消業,全身浮腫,臉都腫變形了,眼睛腫成一條縫,怎麼辦?還去上班嗎?我想我是煉功人,是師父幫我消業呢。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決不請病假,正念一出,馬上就變,腫的很粗的腿也可以打彎了,下樓騎上自行車上班去了,這一星期正好輪到我到最遠的地方去收奶,來回幾十里,運奶車用的大奶桶收奶,回來還得往大槽子裏倒,一大堆奶桶還得刷乾淨,可是上班的時候腫的那樣一點也不難受,甚麼都能幹,但一下班回家上樓都費勁,扶著樓梯,每上一階樓梯心、肝、肺都痛,用手壓著,背著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家住四樓,是個學法點,那個時候我們晚上集體學法,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概四、五天,後開始大量上廁所排尿,一個星期後一切恢復正常,身邊的同修和同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還有一件事就是單位到年底,讓每個班組評選先進工作者,領導說:「這個班的先進就是你的,不用評了。」我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們師父讓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做好是應該的,這個先進還是給別人吧,我不要。」領導說:「不行,給別人大家會有意見,給你大家誰也沒有意見。」

講真相、救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了,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地公安、街道辦對煉功人不斷的騷擾,電視上的造謠、誹謗宣傳。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壓力很大,我地610的頭子逼著我單位領導讓我說保證不上北京上訪。我說:我上北京與不上北京跟你們沒有關係,不能給你們保證甚麼。領導說:你就說不上北京應付一下就完事了。我說:不行,我是修煉人,修的就是「真、善、忍」。結果我地610頭子逼著我單位領導讓我下崗,單位領導說:我知道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像你這樣素質的人我再也找不到了,我也沒有辦法。這樣,我在二零零零年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我們一行五位同修來到了北京,並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橫幅,轟動了我們地區。當地監視我們的610人員就發現我們不在家,就直接坐飛機先於我們到了北京,並打算直接在北京火車站把我們攔截回去。但是我們都在北京的前一站下了車,然後打車直接去了天安門廣場,並打出了橫幅。當地610和公安人員看著我們被北京公安拽上了車,拉到前門派出所,他們找到我們後,劫持回當地,在公安局把我們吊了一宿,第二天就給送到了外地看守所關押。他們氣急敗壞,被子都不讓我們帶。在這個看守所裏還關押了一個外地上訪的女同修,已經關了幾個月了,身上長滿了疥瘡,一天一個警察開門進來說:你們隔壁關了一個和你們一樣的人,她生活不能自理了,誰能去照顧她?我說:我去。我進去一看,同修躺在水泥鋪板上,頭髮蓬亂,渾身長滿疥瘡,又是膿,又是血,屋裏又臭、又腥、氣味難聞,我一下眼淚就掉下來了,我說:我給你洗澡,換衣服。她說:你別動我,傳染。我說:不會的,這不是病,是邪惡迫害。於是我要來熱水,給她洗頭、洗澡、換衣服,一起學法。

二零零一年快過年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和同修一起被用大客車送往萬家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被迫坐小凳,聽播放污衊大法的錄音。我們不聽,閉著眼睛背法,想起哪段或哪一句法就反覆的背,有機會就給警察講真相。那個黑窩很邪惡,不光是肉體折磨,還弄一幫猶大搞轉化,用各種殘忍下流的手段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當時我的怕心很重,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雖然害怕,但是我決不能背叛師父、背叛大法。我被調到一個全是各個地區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那裏,大家互相鼓勵,在師父慈悲保護下走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那個黑窩。

二零零六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我和老同修去離家四十多里路的村莊去發《九評》,騎著自行車一人馱一大袋子《九評》,東北的冬天天氣很冷,路很滑,往村莊的路有下坡很陡,一不小心連人帶車摔出去好幾米遠。當時我一念,我有師父保護沒有事,起來,撲了撲身上的雪,同修幫我把車子扶起來,一看車把扭到後邊去了,幫我把車把扶正。我們兩個繼續往前騎,很快到了村裏。老同修說:這裏的眾生啊,我師父讓我來給你們送《九評》,救你們來了。村裏很多人家都養的狗,一個狗叫,全村的狗都叫,我心裏說:師父啊,加持弟子,鏟除另外空間干擾我們發《九評》救眾生的黑手爛鬼,嘴裏說:狗啊,大法弟子來救眾生,不許叫、都閉上嘴。一會功夫,村裏漸漸安靜下來,我和同修很快發完,順利回家。

闖過身體魔難

二零一零年七月的一個晚上,躺在床上,無意中一摸小腹部發現有雞蛋那麼大的硬塊,當時一下冒出一個念頭,這不是好東西。雖然以後就不管它了,該幹啥幹啥,三件事都做。

到了二零一五年肚子越來越大,下身不斷流血,一流就是半個月,有時是一個月,血量還大,臉色發黃,走路氣短,走幾步就累,肚子裏像帶個重東西,非常不舒服。這時思想壓力也大,怕給大法抹黑,腦子裏不斷的冒出讓上醫院的念頭,此念一出我就排斥它,向內找。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兌現誓約的,可是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厲害的病業假相?是甚麼叫邪惡鑽空子呢?我找到了是色慾。我跪在師父法像前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知道自己在色慾這方面修的不好,做的不好,色慾心不去抱著不放,造成這種狀態,但是弟子絕不走人的方式,絕不給大法抹黑,一切交給師父。

二零一七年過年期間,突然出現發燒、嘔吐,肚子疼,將近一週時間整宿不能睡,疼痛難忍。但是我有一念,師父把在另外空間的那個靈體給拿掉了,雖然表面難受,但沒事。就在這個時候,有兩個外地同修到我家來,一看這種情況(我瘦的都脫相了),同修大姐把我接到她家,她們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救人,下午和晚上都學法。記得有一天非常冷,同修大姐問我出去講真相救人吧,我說去,她怕我冷就把她最厚的一件棉衣找出來給我穿上,出去講真相救人,同修們一邊講真相一邊發資料,我就跟著發正念。同修鼓勵我,照顧我,每天跟著同修做著三件事。因為一個機緣又到了另一個地區同修那裏,跟著同修一起做著三件事,那個同修大姐也是鼓勵我,照顧我,跟我在法上交流提高。很快一個多月的時間一切恢復正常。我又回到本地區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弟子巨大承受,平衡這一切,我才能走過那一難!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以上個人修煉體會,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