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路上的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俗話說「忍字頭上一把刀」。在修煉中,「忍」對我來說是最難的,常常「忍」得難受,「忍」得委屈,「忍」得心裏不平衡。但在師父的慈悲點悟下,我終於能忍了,並體會到了能「忍」一身輕的感受。

一、我修「忍」的經歷

我以前遇事不能忍。有一次,丈夫叫我幫他去銀行取一萬元錢,我排了兩個小時的隊都沒能取到錢。本來輪到我取錢的時候,櫃員讓我去另一個窗口辦理。而當我到另一窗口排著隊好不容易又該我取錢時,窗口的人又說我該到我剛排隊的窗口取錢。我心裏很不舒服,說:「排我前面的二十幾個人和我後面的十幾個人都辦理了,為啥不給我辦?我存錢的時候你們就馬上幫我辦好,這次為甚麼這樣?」工作人員馬上對大堂經理說,「你來幫這位大姐辦一個偽號」,我一聽說辦一個「偽號」,火氣一下就上來了:我不取錢了,你們太過份了!然後,氣沖沖的離開了銀行。

回到家,我跟丈夫說:「錢沒取到,你自己去取」。丈夫說:「我現在需要用錢」。我火氣更大了:「你讓我幫你取錢,耽誤了我兩個小時的學法時間,我要少學一講多法了。」惹得丈夫說了我幾句也不理我了。這時我才想到,我沒有用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心裏真後悔,真對不起師父。

師父說:「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1]在矛盾中,我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這個關就沒能過得去。

其實,在取錢之前,師父就已點化過我了,自己還不悟。早上,我發完六點正念後,躺下準備再睡一會兒,當時我意識很清醒,還沒有睡著,就看見一個很大的蓮花在上面,我就往蓮花上爬,然後坐在蓮花盤上面,覺的很舒服,心裏美滋滋的。突然,蓮花不停的旋轉起來,轉得很快,我兩隻手把蓮花盤抓得很緊,生怕轉下來。過了一分鐘,還是把我轉下來了。要在蓮花上坐穩,就要把自己修好,提高上來。

在銀行,我沒有做到「忍」,回家還對丈夫發脾氣,說的話根本就不是修煉人應該說的,我後悔極了。我提醒自己時時要用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告誡自己「我能行,我能忍」。我開始學著要「忍」了。

後來,我再遇到難忍之事時,我就用善來對待一切。當丈夫出口罵我時,我做到了高高興興、樂呵呵的「忍」了。在我真正做到能忍的時候,我感到一身輕,整個身體輕飄飄的往上沖,肚子上、背上、手上、頭上、腿上都是法輪在轉,還看到《轉法輪》裏的字金光閃閃,字變成了師父,心中的那種美和舒服的感受不能用語言來表達。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和加持我。

二、講真相救人

因公公婆婆爸爸媽媽怕心重,不准我到外面講大法真相,我就跟他們講大法真相,但他們不信也不聽,並說些不好的話。不管他們說甚麼我都不動心,在家我就用師父的法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兒媳、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在外面做一個更好的修煉人,讓他們和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最終得救。

爸爸是個老黨員,很不認同「三退」,我花了三年的時間,終於把他和全家人勸退了,家人還聯名起訴了江澤民。現在送爸爸真相資料,他自己都要連續看四、五遍。我為他們的得救感到高興。我曾在親人兩次住院期間用大法弟子的言行向婆婆和兩家人證實大法好,並讓他們明白了真相得救。

1、婆婆念「法輪大法好」,半個月出院

二零零八年,婆婆得了腦梗塞、糖尿病,從此,每年都要去大醫院住院幾次。二零一五年,婆婆又住院了。醫生說,婆婆有可能癱瘓。婆婆腰痛,痛得不能起來,不停的呻吟,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吃飯都讓我餵。我就跟她講大法的美好,講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況。前幾年我送了真相護身符給她,她戴在脖子上,後來外人跟她說了些大法不好的話,她就害怕得不得了,把護身符扔了。在醫院,我鼓勵她,不要怕,誰也動不了你,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有好處。在師父的加持下,發正念解體了她背後的怕心,她馬上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到了第三天,她就能下地自己上廁所了。

醫生說,婆婆最快要一個月才能出院,但婆婆十四天就出院了,從出院到現在,她再也沒有去過醫院了。公公和婆婆都知道是念大法好得了福報。後來,公公給婆婆準備了200顆花生,叫她每天每拿一個花生就念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完就休息。婆婆現在每天早中晚一共要念600遍呢!

2、種桔子老人說:法輪功「真神!」

與婆婆同住一個病房的有一對七十多歲的老年夫妻,因一個老人爬到樹上摘桔子摔傷了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住進了醫院,由老伴護理。我在醫院裏跟婆婆講大法真相的時候,他們也聽到了。他們也跟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跟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他們高興的接過護身符。老人還說要讓家裏的人都來念「法輪大法好」,老人還謝謝師父,說法輪功真好。護理的老人對老伴說,家裏還有一萬斤果子沒有套袋,樹上還有一萬多斤沒有摘,心裏很著急。他們的孩子都在很遠的地方打工,不想告訴他們,以免孩子們擔心。我便對老人說,「你放心回家找人摘果子吧,我來幫你照顧你老伴。」

老人高興的回家了。第二天,老人的腰不痛了,他跟老伴打電話說,用了藥都痛,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腰就不痛了,真神!第四天早上,老人就辦手續出院了。

3、阿姨的丈夫說:「法輪功真好!」

二零一六年,媽媽的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住進了醫院。第二天,媽媽同病房來了一位跟媽媽年紀一樣大的阿姨,是上電梯時把腰摔成了粉碎性骨折的。阿姨說腰簡直要痛死。阿姨的女兒是護士,女婿是主持人,兒子是軍官。他們全家湊在一起商量誰來照顧阿姨。只聽阿姨的丈夫說,他不能全天都在醫院裏,他說他受不了,他只能在下午一點到四點半的時間來照顧。他的孩子們也為難,因為他們都要上班。我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師父讓我們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人,慈悲的師父把他們安排到我身邊來,是好事,是讓我來救他們的。我便對他們說,「你們放心回家上班吧,我來幫你們照顧這位阿姨,就像照顧我媽媽一樣,我是修煉人,我是修真、善、忍的。」他們都高興的回去了。

我跟阿姨倒水的時候,她拉著我的手說:「謝謝你!」我就跟她講真相,勸她做了「三退」,送了她真相護身符。下午阿姨的丈夫來了,我又跟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給他講貴州平塘「藏字石」的故事,以及揭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惡,告訴他「三退」保平安的事。但他就是不退。

第二天,阿姨能下地了,說腰不那麼痛了。晚上她兒子來了,她告訴她兒子我對她照顧得非常好。我當時想救她兒子,就對他兒子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他兒子背後不好的因素,然後跟他講真相,當時,他只聽了幾句就假裝出去打電話,不進來。連續四個晚上都是如此。我不斷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清理我自身的怕心、急躁心,告訴自己救人要有恆心和慈悲心。在師父的加持下,第五天晚上,阿姨的兒子和孫子一起來了,他兒子終於靜下來認真聽我講真相了。我說:「你是軍官,如果你遇到法輪功學員,要善待他們,保護他們。」他點頭說「好」,也同意退出邪黨組織了,還要了真相護身符和真相資料。阿姨的孫子也退出了少先隊。後來阿姨的女兒也同意了「三退」。

第七天,媽媽告訴主治醫生,這三天腰不痛了,要出院。主治醫生說:「你們兩位老人在這個醫院是恢復得最快的。像你們一樣的病人起碼半個月到三個月才能出院。」我對主治醫生說:「我是修佛的,我師父講過佛光普照,所以他們受益了,他們就好得快。」醫生說有這個可能。

阿姨的丈夫見我們要出院了,非常感謝我六天以來對阿姨的照顧,他說:「我看到了你是一個孝順的好女兒,是一個最好的修煉人,法輪功真好!」他終於退出了黨團隊,要了真相護身符,還送了我幾斤蘋果。

遺憾的是,因為醫院醫生護士太多,我沒有跟他們講真相,錯過了最好的救他們的機會。

在此,謝謝慈悲的師父為弟子的精心安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