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新生 我要讓更多人知道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62歲,得法前我是一身病:頭暈、頸椎疼、胃炎、心臟病、腎結石,特別是小腹部位疼的連路都走不了,半小時一次小便,長期睡不著覺。六年來,病痛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整天以淚洗面。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遇見了法輪功學員,她給我講了大法真相,我退出了少先隊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念了三天我就能睡覺了,病也好了,人也精神了,真神奇啊!

我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要謝謝她,她說:「不要謝我,要謝,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吧!」又問我:「你願意學法輪功嗎?」我說:「這功法太好了我要學!」於是她送我一本《轉法輪》,又教會我五套功法。從此我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我深深知道我的命是師父給的,學法、煉功從不懈怠。我要按照師父要求去做,修好自己、救度眾生,以報答師父救度之恩。

講真相救人

大法給了我新生,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更多的世人。所以,我走到哪真相就講到哪,我每天堅持出去講真相救人。在沒有極特殊情況下,風雨無阻,半天在家學法,半天出去講真相,一天到晚我都樂呵呵的,有時和其他兩位同修到遠處去發資料,大部份都是我自己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最多一天講退了二十多人,最少一天講退了倆人。我深知師父就在我身邊,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

心裏裝著救人的一念,師父就給我安排有緣人。有一天我來到原來住的地方,聽見後面傳來跑步聲,原來是王姐特意跑到我面前,一看真是我,驚訝的說:「你怎麼變化這麼大?哪像以前的你?那時你一點精神都沒有,說話沒勁,走路也沒勁,現在走路帶風,精神十足,又白又胖像年輕了二十歲。快說說是怎麼好的?」我說:「我才煉了一個月零三天法輪功就有這麼大變化了。」「啊?你是煉法輪功的?你說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江澤民為了栽贓陷害法輪功,而導演的,整個過程都是假的,王進東衣服都燒著了,頭髮還好好的。兩腿間放的雪碧瓶還完好無損。警察用了二十多個滅火器不到兩分鐘就撲滅了火,哪有警察帶著滅火器巡邏的呢?」

我接著說:「王姐,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心性又能改變人的本體。法輪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為衡量標準,現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民眾都在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神奇的功效,你看看現在的我不就說明一切了嗎?我以前的身體咋樣,你是知道的,我為甚麼搬家?不就是因為身體不好,樓高上不了嗎?」

她說:「這個我知道,看你身體這個樣,我相信這個功一定是好的。」接著我又給她講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王姐高興的退了團隊。

在路上遇見兩個男青年在路邊等車,我上前和他們搭話,我問他們是幹啥活的?他們說現在啥活也難幹,錢難掙,一天到晚拼命的幹還掙不到多少錢。他們說著就罵起來了,說共產黨太壞了,算是腐敗透了,從上到下無官不貪,真是無惡不作,它可把咱老百姓害苦了,我要有槍就把共產黨給斃了。

我說,共產黨不得民心,失去民心,這已經是事實了。共產黨幹壞事自然有老天找它算賬。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有塊巨石,石頭斷面上有六個天然形成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老天判中共死刑了。在天滅中共之前,得留下一方好人。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現在海內外有近三億民眾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我說你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都入過,我說你從心裏說退,從退這一刻起,老天就保護你了,大難來時與你無關。他說我都退了。接著我給他們法輪功真相,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騙局,因為法輪功太正了,所以江澤民才感到非常的害怕。目前香港、台灣、澳門及全世界都在信仰法輪功。他們聽明白真相,拿著真相資料高興的走了,他們一再說謝謝。

在講真相救人過程中經常遇到世人說,如果我要有槍就把共產黨給斃了。可見共產黨是真的不得民心,當中國民眾都能夠明白真相,徹底認清這個附在中華民族、毀滅人類道德的邪靈附體時,離解體它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放下利益之心

在我得法不久,就有利益上對我的考驗。一天小妹來電話說:「不好了,朋友借的錢不想還了,借錢的人跑了!」我一聽,一下子就蒙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把老房子賣了,買了一套新房子給兒子住,剩餘的錢我想再買一套房子自己住。這時妹妹打來電話說:「二姐,你房子如果沒買,把錢借我用一年,等我生意做好了,我再多給你點錢,你再買大一點的房子。」老伴一聽也同意了,我就把三十五萬元錢都給了她。結果妹妹的生意做得不好,她覺得淨還我本錢沒面子,就借給朋友放高利貸,讓我再借給她五萬,湊夠四十萬,到時付三分利息。女兒說她公公有錢,她公公一聽也同意了。小妹的朋友又轉交給另一個放高利貸者,現在那人跑了,朋友也不想還了,所以妹妹心急火燎的來電話,叫我去她朋友家要錢。

我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說:「師父,我是大法弟子,得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去做,我不會給師父丟臉,不會給大法抹黑的,我不跟他爭鬥,我用善心感化他,請師父放心。」我來到她朋友家,人家很客氣的說:「二姐,你在我家住幾天,我給你湊點錢你再走。」我說:「那就謝謝你們了。」過了七、八天,他借來十萬元,說:「住了這麼多天,不好意思,我不光借你的,也少別人的,那家也等著用錢,孩子等著到國外上學。」我說:「孩子上學要緊,你把錢先還他吧。」他激動的說:「二姐,你人太好了!」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師父教我們要做個好人,時時處處都得為別人著想,用善心對待身邊的人。」

接著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他的妻子原來腰椎痛,明白真相後很快就好了,再三說謝謝我。夜裏上廁所時,手一推門,門就呲呲的冒著電火花,我嚇得沒敢上廁所,以為門跑電了。回來睡覺,手一摸被,就有電打手,可把我嚇壞了,到處都是電,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到早上起來摸哪兒哪兒就有電,我心想是不是師父看我做對了,心性提高了,給我長功了?

他家裏的家務活都落在我的身上。我下午到市場買菜,還得講真相救人,晚上學法早上煉功,他有幾次開玩笑的說:「二姐在家我放心,權當雇個保姆,還不用開工資。」女兒三天兩頭打電話來說:「公公、丈夫一齊抱怨我,你不把錢要來,我不能活了。」妹妹打來電話說:「二姐,今天夜裏十二點,你出去躲躲,我帶上炸藥把他們都炸死。」我說:「妹妹你別衝動,把人家炸死了,你也活不成了。」她說:「我一無所有,活著有甚麼意思!」我說:「我不走了,你連我一起炸死吧。」她氣得暴跳如雷的說:「以後再也不理你這個無用的姐姐了。如果你不借錢給我能發生這些事嗎?」一直到現在,幾年過去了,也沒理我。她借的錢我不要了,全家人沒有一個人安慰我的!

後來,朋友找到我說:「我家情況你也看到了,我一定想辦法。」過了幾天,給了我十萬元。過完新年,兒媳又叫我去要錢,我說:「明天就走,要不來錢我不回來了。我在那裏租個房子,做點生意,還能做三件事。」第二天抱輪時,一個聲音打到我的腦子裏:「你走,離開了人群,你怎麼修煉?」我對兒媳說:「我不走了,以前身體不好連孩子都不能帶,甚麼活也幹不了,修煉大法身體好了,我們也應該按照大法要求去做吧。」兒媳不再催我要錢了。

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修煉人的路走正了,師父會安排最好的。現在我放下心來做好三件事,整天樂呵呵的。兒子工作有了轉機,工資高了,兒媳也有一份滿意的工作,又買了三套樓房,老伴也修煉大法,接孩子做飯,三十多年的高血壓也好了。

我們全家人都敬師敬法,無論大人小孩只要買好吃的都給師父敬上,我們一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的慈悲中。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修煉人無論遇到甚麼事都不算個事,它啥也不是。只有大法在我心裏是最珍貴的。

回顧這八年來的修煉路程,我的每一步成長,心性的提高過程,無不伴隨著師父的巨大付出。我心裏一直想喊:我有這世界上最最偉大的師父,最偉大的法,在造就最了不起的大法的弟子。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紮紮實實的修好我自己多救人,以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