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正基點 走正大法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這裏寫出修煉記憶深刻的幾個小故事。

一、配合整體 心想事成

一次偶然的機會,聽同修講,在農村有些老年人想看真相光盤,但無條件,自己不會使用機子播放,如果看真相小冊子或《九評》書效果會更好。可做《九評》的同修不多,缺口很大。

聽了同修的話,我想,在單位,我用過電腦、打印機,我就跟同修商量,要不我來試試做《九評》。同修很高興,說她可以找人來幫我。

幾天後,技術同修幫我買回了機器和耗材,並認真教我技術:從設置到打印,給硒鼓加粉,怎樣維護機器。同修教的仔細,我也學的認真,每一步我都做了詳細記錄,感覺差不多了,我就搬著機器回家了。

回家後,丈夫幫忙安裝好了機器,我按同修教的:先數好了八十張紙放於紙盒,再照著筆記設置打印程序,一步一步操作,第一本《九評》打印出來了。我很高興,比我想像中要簡單的多,整個過程很順利。

在做《九評》的過程中,處處都能顯示出神跡來,如:打印用的機器、硒鼓、鼓芯都能超常發揮。我用的硒鼓都是技術同修從網上買的二手鼓,買回後,再進行改裝,改裝後的硒鼓換芯後成本價三十至五十元一個。如果同樣的產品買一個新鼓需三百至五百元。我用的改裝硒鼓,加粉次數最多的一個到現在已經加了四十一次粉了;用的最多一個HP2055型號的鼓芯打印了二十三次鼓粉,才替換下來。

因為這些機器和配件都是為大法而來的,它們也是有靈性的。我們善待它們,它們就會顯示出它們的神跡來。

二、去怕心

有一天,下午下班後回家,母親告訴我:前幾天,張姨去理髮,給理髮師講真相時,理髮師說:她姐姐學大法,自己在一九九九年前也看過大法書,後來由於沒時間,就沒堅持下來,有時幹活累了,也煉煉功,並且還告訴張姨,前幾天,有一位大哥告訴她:自己在幾號樓幾單元的幾樓甚麼時間集體學法,如果有時間,她也可以去學。理髮師說的學法地點正好是我家。聽到這裏,我人心就上來了,心裏就開始抱怨這位大哥,學法點怎麼好隨便到處說呢!學法點又不是你一個人,怎麼就不為別人考慮。不好的念頭往腦子裏擠,壓都壓不住。

做晚飯時,腦子閃出一念: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看護,該來就來吧。是啊!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有師父安排!交給師父吧!想到此:心也放下了。

事雖過去了,可我的人心沒去乾淨,就在幾天後的一個中午,正好我在家封《九評》書皮時,一位老年同修來找我母親學法。聽到門鈴聲,再看看還沒收拾起來的書,也沒敢開門。從窗戶上,看到她離開後,心裏又覺得很對不住她。

看著做好的書,我就覺得害怕,就感覺心裏慌慌的,就是怕,就想把書趕快拿走。正巧有一位同修來,我說,我怎麼看著這些書就害怕。同修笑著說:「這是師父送給眾生的禮物,誰看誰得救,誰看誰有福,那個怕的能是你嗎?」是啊!我怎麼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怎麼忘了我有師父了?這一關過的又不利索。

過後才明白,助師正法是我的責任和榮耀,是宇宙中最神聖的事!那個怕不是我,那是共產邪靈在被清除,是它們在害怕。發正念清除這些邪靈,就這樣,我的怕心又去掉了很多!

這件事過去大概一個月左右。一天晚上,有兩個同修來了,一個我認識,另一個S同修我不認識,這兩位還是為理髮師來的。理髮師告訴S同修說:「幾號樓幾單元的幾樓有個學法點,本來也想去學法,可就是沒時間。」因理髮師和今晚來的兩人是一個村的,S知道她只是九九年前看過大法書,就對她說:「沒時間,那是師父不叫你去的。」她說:「反正我忙的也沒時間,等有時間再考慮吧。」

S同修考慮到學法點的安全,今天和她一起來的同修從外地回家,得知她認識我,兩人就從百里之外趕過來,提醒我們注意安全。感謝同修為整體考慮。我當時覺得S說的話有點不妥,隨即重複了一句:「是師父不叫她來的嗎?」心想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看護,如果是師父安排理髮師來的呢?

這回點醒了我,前幾天,告訴理髮師可以來學法的同修,不也是為了找回與大法有緣的人嗎?大法弟子是整體,同修們用不同的方式配合,都在為整體考慮,都站在為他的基點上。又一想:自己做事是否還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遇事總用人心想問題呢?這是師父派同修過來幫我改變觀念提高的。

我認識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這些接二連三的事其實都是衝著這個私心來的。人心正了,頓時感覺怕的物質消失了,這時我真的感到:我的怕心沒了!謝謝慈悲的師父!謝謝同修們!

三、轉變觀念 走正修煉路

一天,同修送過來十幾篇老年同修寫的(二零一八年明慧網)大陸法會交流稿件。為了節省時間,要我丈夫幫忙打印成電子稿後,再發給負責整理的同修。由於當時丈夫不在家,我就把稿件收下了。等丈夫回來後轉告他:同修托他幫忙打印稿件。可他表示最近幾天抽不出時間來。

怎麼辦?還有十幾天的時間,就到截稿日期。這下我犯愁了,自己打印速度又太慢,白天還要上班,並且自己也想參加法會寫交流稿,再找別人也不太現實,因在我們周圍能打印的幾個同修都在幫著老年同修整理稿件。轉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無條件配合整體是我的責任,不能用打字慢來掩蓋這顆為私為我的人心,再慢我也要配合好整體,沒有偶然的事,一個修煉人所遇到的事都是師父安排的,都有我要修的。

想到這,我就命令自己先看看稿件。十幾篇稿件,都是七、八十歲的老年同修寫的,有的用拼音代寫的;有用別字代替的。再看內容,每篇稿件也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兩件生活中的小事,並且事情的經過往往都是一筆帶過,有的都看不明白事情經過。這該怎麼辦?要不再找同修捎回去補充一下,可又一想,這樣也不行,送稿的同修每個週六、週日才回來一趟,並且也無聯繫方式,不能再等了,還是先打印出來吧,其它的等同修回來再說。

我開始打字,慢慢的心靜下來了,這一下我明白了,為甚麼讓我來打印?每篇稿件都是同修在日常點點滴滴的生活瑣事中怎樣修自己,並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就是在這些平平常常的小事中,他們都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事情雖小,但同修時時處處都能體現出真誠、善良、寬容、平和;都能按大法師父教的去做。同修對師父的堅信,對大法的堅信深深的感動著我;同時也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師父教我們要「懷大志而拘小節」[1]。修煉路上真的沒有小事啊!

我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一顆自以為是的心,遇事用人心去想辦法,按自己的觀念去考慮問題;還有一顆急躁心,在做真相資料時,感覺是為證實大法、為救度眾生在做事,很神聖,可我卻把幫同修打印稿件、在家裏做飯、拖地、洗碗、收拾房間、參加同學聚會、結婚宴席等等事情,都感覺是在浪費時間,太可惜了,過程中在心裏抱怨他們耽誤我做正事。這一挖,才明白,是師父看到我有放下自我圓容整體的願望,就派同修來叫醒我,不能再把做事當成修煉了。

在以前聽過同修交流過這方面的內容,那時也沒往深想,更沒意識到自己有問題,回過頭來想一下:本想週六、週日休息日可以自己支配,可這兩天不是忙這事就是忙那事,心裏抱怨他們干擾我做資料,就沒想一下每一件事都有我要修的,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都是這顆自以為是的私心招來的麻煩,現在把它挖出來曝光它,解體它,不能叫它再害人害己了。

想到此,我就能安下心來,做我該做的事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