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環境中找出自己不易察覺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每個人由於生活條件、眼界、教育等多種原因的限制,都會在自己習慣的環境中形成很狹隘的認識、觀念,而且在同一個環境或條件下的人們,彼此之間是發現不了這樣的問題的,也就是形成了許多不易察覺的執著。但是如果換到一個差別大的、對比性強的環境,許多執著就暴露出來了。

以下是我經歷的三個例子。

一、得法前,我就愛看哲學、心理學、歷史等方面的書,得法初期那些年,我每次談修煉體會時,話都特別多。我發現和我類似的知識份子學員也很多,每到國際法會時,經常聊到夜裏兩、三點,還意猶未盡。另一個情況是:有的國家的碩士博士學員很多,他們交流時通常都是邏輯論證非常嚴謹,好像非得從科學的思維中能夠證明大法是對的才能信才能修似的。

經過許多年修煉,無數次去掉各種執著,我逐漸認識到連人的思維方式都是錯的。師父只是為了我們能夠理解法,才結合科學和人體科學來講,而人的一切,包括認識問題的思維方式,尤其是科學造就出來的各種邏輯和思維,對修煉都是阻礙,阻礙我認識更高層次的宇宙真理。

之後我努力排斥這一切,就是信師信法。一下子我的思維就變得非常簡單、光明,修煉也變的非常簡單,就是信,然後放下執著。現在,我僅僅是寫下以前的表現,都覺的極其囉嗦、低能和可笑了。

二、由於熟悉西方主流社會,我經常幫新出來的大陸學員翻譯。他們中大多對修煉非常堅定,經歷了許多迫害,也很能吃苦,盤腿時間普遍很長,談起法理來很熟悉。

不過我發現:他們很少有人真正努力去掌握外語,年輕的、受過高等教育的也不用心學,來海外十多年的還是無法進入主流社會。最嚴重的是,有些人不注意擴大自己的眼界和心胸,使三件事、證實法、配合等都受到影響。一方面,從善意理解他們的角度看,我也是從大陸那個集權體制中出來的,知道那個社會的所有信息都是被扭曲和過濾的。而且在這麼多年殘酷的迫害中,學員的思想肯定是專注在三件事上。但是另一方面,現在我們已經生活在正常的人類社會形式中了,為了展現大法弟子的美好,為了真正能夠救人,我們就必須敞開心胸,主動學習:無論是一技之長,還是文明的談吐舉止,或者是西方的歷史以及古典藝術,等等,都要有意識的擴大眼界、心胸和格局。

這方面更突出的是,極個別學員雖然已經在西方生活十多年了,還意識不到自己的語言暴力和家庭教養方面的嚴重不足。有時表現在對中國人講真相上,有時表現在同修內部。良好的家庭教養表現在言談舉止上,是成為好人的先決條件。由於西方社會和周圍的同修(包括溶入主流社會的中國學員)絕對不可能接受這些不文明的言行,所以這些中國學員等於是封閉了自己、排斥了周圍人。每次想到這一點,我都感到很痛心:為他們的修煉提高、講真相以及整體配合感到惋惜。

當然也有勇敢面對不足,通過真修改變了的。比如有一位大陸出來的同修,很有聲音的天賦。初來海外時,他的播音簡直就像念大批判稿!多年後,再聽其播音,金石之聲的美好仍在,而語調中已經是平和、寬厚,能讓聽眾感受到他內心的善與正。

三、近幾年師尊在講法中多次提到大陸出來的學員的不足,在大組交流中,我看到一些西人學員也越來越多的指出中國學員的不足。有些說的是對的,很準確。但是也有西方學員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暴露出不易察覺的一些問題。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極端的理解法,二是不了解中共統治下的社會,三是利用法來掩蓋自己的執著心,對講真相的配合造成干擾。

極端的理解法表現為:只要是中國學員,就認為他們黨文化很重,就認為他們言行舉止都會很粗俗,雖然大多數西人學員並沒表現在言行上,但是在他們心照不宣的眼神中、在他們語言的弦外之音中,或者在他們的譏笑中,都有表現。這樣的想法藏在內心,到配合時就出問題。

我舉一個例子:一次神韻賣票的準備會上,由於來的學員比較多,先到的中國學員主動都坐到辦公室的地板上,把有限的椅子都留給西人學員坐。會上大家對一件事有不同意見,主持的西人學員就說,中國學員不同意是因為你們有黨文化,你看你們都坐在地上不坐椅子,這就是黨文化的表現。一位中國學員解釋說,這是為了西人學員著想,中國學員才選擇了條件不好的地方來坐。聽到此話,當場不止一位西方學員捂著嘴笑。其實,這些西方學員當時可能忘記了:在矛盾中能否用善意去傾聽和理解別人,正是對自己心性的考驗啊。

我認識的中國學員中,也是林林總總。這樣的中國人非常排斥邪黨的那一套。在現實中我發現有兩類中國人迷得深一點:一類是從這個體制中獲得巨大利益的大小官員;另一類是想方設法要鑽到這個體制中獲得保護和利益的老百姓。這些複雜的情況,別說西方學員了,就是中國人自己,可能也不很了解。

無論甚麼文化背景,作為修煉人,每天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和我們自身修煉有關。師父教我們養成向內修的習慣。無論東西方學員,如果我們遇到事情馬上想:為甚麼讓自己遇到這件事?這件事中讓自己修甚麼?自己如何才能切實起到正面作用?人家的好處在哪裏?那配合就不難了。

師父講的法不只是給中國學員修煉的,也是給西人學員的考驗和修煉的機會。其實中國雖然被邪黨用黨文化迫害了幾十年,但是中國還有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呢。另外,無論中國人還是西方人,都曾經是分社會階層、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和做人教養的,有傳統的,也有很現代的,都受社會的影響,也都有生生世世的烙印。所以人不能簡單的用「西方人」(「老外」)或者「中國人」(「老中」)就能劃分甚至下定義。「傲慢」與「偏見」都不是我們修煉人所要的。

我很感恩師父讓我在不同的環境中修煉,使我能從多個角度同時看一個問題,讓我能理解差別很大的人們,擴大自己心胸,從中認識到自己不易察覺的執著和別人的執著給我的警示。弟子唯有精進多救人以報師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