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 實修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我在廢舊站工作。有一天,我感到很鬧心,於是拿了個紙殼子,就想離開工作現場,休息一下。我囑咐和我一起工作的大姐不要把我的情況告訴老闆,以免自己被開除。

那位大姐聽後,詢問我怎麼了?為甚麼不治病?我說自己沒錢治,就這麼將就著吧!大姐又問我知不知道氣功,我回答不知道,於是她花了一下午的時間,給我介紹法輪功,最後還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書。大姐說:「你要有緣你就看下去,你要沒緣也別強求。」

我念書不多,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我媽家供的東西我都不信,更不相信在這個世上有鬼神的存在。我的姥爺是個風水先生,通過他,我知道做人要講良心。看《轉法輪》後,我從心裏感覺這法真好,書裏讓人做好人。當時我回到家,幹了一天活,然後又看書,直到夜間十二點,卻一點也不累,越看越覺的書裏講的好,越看越精神,甚至留下了激動的眼淚。

第二天上班後,我跟大姐說:「這本書我能看進去。我今天之所以活的這麼苦,終於知道是哪做錯了。比如我和老伴拉貨,多裝了別人的東西,當時我的腿就走不了了,兩隻手都耷拉著抬不起來,這是不是報應啊?!」大姐說:「那當然是啦。」

從那時起,我就按書裏講的要求自己,還跟我丈夫說:「我們以前做錯了,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再坑人耍秤桿子了。」

在大姐家學第一套功法中「金猴分身」[1]的動作時,我看到師父是一個大佛,當時激動的就想哭,為了不在別人家哭出聲,我強忍著眼淚看完了師父的教功錄像。出了大姐家的樓房,我實在忍不住了,蹲在大道邊的樹坑裏,一邊哭著一邊在心裏反覆的念叨:「我有師父了,我師父是個大佛!」

從那以後,我經常到學法小組學法、煉功,遇事注意修心性。我無比慶幸自己能夠得法,感到吃了很久的苦,才能遇到這麼好的事。以前自己生不如死的時候,我曾經站在婆家的院子裏,望著滿天繁星,問老天爺:「人為甚麼活著?!」現在我修煉了,身心健康,一身的病全都好了,我終於明白了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以苦為樂。

一次打坐中,我感到身子往起飄,全身發熱,有一股熱流從頭頂往下灌,通透全身。天目中,我看到一位穿著藍色的古裝衣服、盤著高高的髮髻的菩薩坐在蓮花上,她的髮髻上紮著光芒耀眼的白紗,整個形像特別的漂亮,後來她從我的眼眉上邊飛走了。我當時不敢睜眼,也沒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更增加了我的煉功信心,在之後的修煉中,我時刻注意修心性、向內找自己的不足。

在夢中,師父還時常點化我、鼓勵我不斷精進實修。我在煉靜功時,甚至能感受到十個手指尖有法輪在旋轉,頭頂上也有三個法輪在旋轉。

在修煉不長時間的一次靜功打坐中,我聽見腦子裏喀喀直響,抱輪時偶爾也響。做夢時,頭疼的不行,我就喊:師父救救我!這時就看見一根針那麼長、兩頭沒尖兒的棍進入到我的頭裏,並在裏面攪動,在夢中,我吐出了一堆白沫……夢醒以後,從十二歲起就睏擾著我的頭疼病徹底好了。

與同修配合中提高、救人

從組建資料點到向家庭資料點的過渡階段,我有時會感到力不從心,因為學法煉功沒跟上,有種總是在做事的感覺,同修之間的矛盾也突出到了難以配合的地步。我哭過、消沉過,求過師父問自己該怎麼辦,甚至有一段時間我甚麼都不想做了,同修來家找我我也不願意動彈,就想靜靜的學法調整自己。

一次同修間因為人心鬧矛盾,我的承受力到了極限,回家就開哭,丈夫問我說:「咋的啦?」我說:「沒啥,不怨別人怨自己。」他聽後說:「明天誰來往外攆誰,誰都別來。」發完牢騷後他就睡覺了,我捧過《轉法輪》一翻,就看到了「提高心性」[2]。看著看著,我想起了師尊在濟南講法中講的大蘋果、小蘋果的故事,我的心一下子豁然開朗,感覺亮堂多了。這時丈夫睡醒後說:「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很多很多的花,真好看,全是天上的花,人間沒有。」我心想:噢,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再向內找自己,就發現了遇事不用法衡量,全是人維護著人、情維護著情的問題。明白法理後,我在心裏默默的誠心感謝同修。謝謝師父點化。

後來,在和外地同修交流後,一些學法小組成立了,同修們通過在一起學法、交流、找差距,心性普遍提高,很多同修主動參與協調,資料點也遍地開花。

還有一次,我和一個小同修做資料,小同修將光盤封面打寬了,她問我行不行?我說不行。小同修聽後大發雷霆,把桌子一拍用手指著我吼道:「別人這樣都能用,到你這就不行!」然後氣呼呼的轉身進了另一個房間,旁邊的同修對我說:「某某(指我),你不參與也行。」我見小同修這陣勢後從心裏產生了怕,我邊往家走邊在心裏掂量著:我以後還能去她那裏嗎?

回到家學法時,剛剛發生的一幕還在腦海中翻騰著。師父說:「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把書放下給小同修加正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一遍一遍的念叨後,我突然明白發脾氣的不是小同修,而是她身後那個不正的東西。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怕的物質也隨之解體。

不一會兒,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裏面傳來小同修的聲音:「姨,我錯了。」我說:「嗯,我明白了。」她又說:「你下午來嗎?」我說:「我去。」放下電話後,我雙手合十感謝師父,師父您又幫了我又幫了小同修啊!

修煉是嚴肅的,應該顧大局而拘小節。我意識到自己在和本地同修的配合中,經常會不分地點、場合地指出同修的不足,也就是修口不到位,不經意間就傷害了同修。同修在默默的承受因我不善於修口而造成的心理傷害,而我卻不自知,現在意識到了感覺後悔莫及。

回顧以往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真是酸、甜、苦、辣、痛,同修間的心性摩擦、資料點被破壞、同修流離失所、被綁架、被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隨著師尊一篇一篇經文的發表和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和同修們也逐漸成熟了。從感性到理性,從不會修到會修,漸漸走向成熟。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