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一定要學到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名新得法的弟子。師尊說:「那麼為了能做的更好,只有學好法才能做的更好,完成這歷史使命。」[1]「希望大家多學法,多講真相,走好每個人的修煉之路。」[2]師尊在經文中也曾多次提到要學好法,當我看到這兩段經文的時候,「學好法」,「多學法」這幾個字突然間變得特別大,我知道這是在提醒我,在此我想和大家交流我的一些感悟。

第一、我之前認識的學好法,就是多讀《轉法輪》還有新經文等,包括抄法、背法,讀大法書籍是我們每位同修每天必做的功課,可是怎麼才能算「讀」呢?師尊在法中講:「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裏甚麼都不想,把大腦其它部份都念木了,甚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這不是功夫嗎?一上來就能達到這一點嗎?達不到,達不到就肯定不能入靜,不信就試一試。嘴裏在那裏一遍接一遍的念,心裏甚麼都想:我們單位領導怎麼這麼看不上我,這月獎金給我這麼少。越想越氣,氣的夠嗆,嘴還在念佛號呢,你說能煉功嗎?這不是個功夫問題嗎?這不是你自己心不淨的問題嗎?」[3] 那麼我們修煉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能達到一心不亂嗎?能達到每個字都顯現在眼前嗎?如果不能,那就不能說是在學好法、學到法了。

之前,我自己在家讀法,速度中等,只是覺得我今天學了幾講了,完成任務了,當然也會悟到一些法理,但是學的過程中會走神兒,往往讀了一頁,光是嘴在動,讀的是甚麼都不知道,其中大半頁都在走神兒的狀態,腦子裏想著我這個今天還沒做完,工資還沒到賬,今天跟幾個人講了真相,讓這個人退怎麼就是不退呢?這個同修的說法我不認同、怎麼這麼對我,等等這些事情。有時候會想到這些都是思想業力,要排斥掉,但是排斥完了,已經讀完了好幾頁了,不一會又冒出來了,那我們讀過的那幾頁,走神兒的那幾頁,能算是我們在學嗎?能起到指導我們修煉的作用嗎?我們不能一味的追求我今天煉完了五套功法,讀完了一講,也做了不少救人的事情,我們就滿足了。我發現很多同修也是這樣,讀《轉法輪》讀得比較快,草草了事,我今天讀完一講了,我這週讀完一本了,我這個月讀完三本了,只追求數量和速度,很快的讀草率的讀,甚至有的時候讀的甚麼都不知道。

明慧網交流文章中有同修寫過:當我們抱著虔誠、謙卑、崇敬的心去面對師父和大法的時候,法才會給我們展現。那麼我們讀法的時候就像讀報紙、讀新聞、讀常人書那樣快,那麼有多少字、多少句是隨著慣性讀下去的,每句話都入心了嗎?

師尊講過:「還要告訴大家,我把佛法中的威力,把我自己諸多的能力,都容到那本書裏面去了,容到這個法裏去了。無論是錄像帶、錄音帶和這本書,你只要看,你就會發生變化;你只要看,你就會去病;你只要去修,你身體就會發生本質的變化;你只要堅持修下去,你就會有能力,你就會看到,你就會聽到,你就會感受到大法的洪恩。」[4]

對於能指導我們修煉、指導我們圓滿的大法,難道我們不應該認真去讀嗎?不應該一心不亂的去看、去讀嗎?

我最近經過一位同修的提醒,因此我現在改變了學習方式,讀《轉法輪》都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讀,讀出聲音來,讓自己清楚的知道每個字都讀的是甚麼,收穫很大,也不容易走神兒了。並且我現在讀的是豎版的《轉法輪》,因為橫版的書,由於眼睛習慣性的左右擺動,會很快的看過去,尤其我們很多同修都是讀了十幾年的《轉法輪》,眼睛在非常熟悉的情況下會下意識的慣性的看過去,但是豎版的《轉法輪》,眼睛會不適應上下移動,所以會看的仔細。上一次這樣讀的時候,我看見每個字後面都是無數的佛,層層層層的佛。因為我的天目是開著的,每次心裏很靜的時候,心能定下來的時候,天目就會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看得非常清楚。我也冒昧的建議我們學法小組在集體學法的時候速度要慢下來,因為能不能做到字字入心,能不能做到不走神兒,每個人心裏都很清楚,大家不妨試一試,也許兩個小時集體學法不能學完一講,但都是穩穩當當的、一步一個腳印踏實的在學。大家都知道抓緊時間學習,兩個小時對每個人來說都很寶貴,集體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不能稀裏糊塗的讀了兩個小時,還覺得完成任務了。

第二,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身上沒有錢,就在一個親戚家住下了。由於人生地不熟,親戚一開始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比如買車、開銀行賬戶、租房子住等等,後來我找到了一份收入還可以又不是很累的工作,但是親戚家開的店需要人手,我就辭去了這份工作去幫她,需要起早貪黑的在廚房工作、比如洗油爐、刷鍋、切肉等等、都是六、七個小時站著的工作,腰疼得受不了,晚上到家都已經十二點鐘了,而且還是隨叫隨到,一有事立刻就要到店裏,和上一份工作相比又累又賺的少。我當時心裏就有點不平衡了,抱怨別人怎麼對我這樣。我之前在中國國內是在事業單位坐辦公室的,到了美國卻成了苦力。還抱怨親戚用我用的太狠,吝嗇,她不捨得使喚她的女兒,重活累活都由我來做。同時工作伙伴、陌生人也會時不時的給自己委屈受,身體上心理上都感覺承受不住了。和家裏人打電話,這時我父親說:你就得吃常人吃不了的苦,你就是在中國國內給共產黨幹慣了,甚麼事情都應付,不能吃苦。我突然覺得這是師尊在藉著我父親的嘴說我呢,確實是我自己的問題。

那天我一打開書,就讀到第三講中的這一段:「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在公園裏練也好,在家裏練也好,有幾個人這樣想的?有的人也不知道他練的甚麼功,一邊練著,悠盪著,嘴裏還講:啊!我那個兒媳婦就是對我沒孝心;我那個老婆婆,她怎麼那麼壞!有的人還從單位叨到國家大事,沒有他叨不到的,不符合他個人觀念的還氣的不行。你說這是煉功嗎?」[3]

我意識到這不就是在說我嗎?我們是法煉人的功法,二十四個小時都有機制在煉著我們,我們沒煉動作的時候,功也在煉著我們,其實就是時時刻刻在煉功,但是我有這個不善念頭的時候,心性低的時候,把自己按著常人看待。然後我又繼續學法、對照著大法規範自己,知道這是在消業,別人在給我德,別的功法都是要多少世償還多少條命才能修呢,我這一世都要償還完,這點苦還受不了嗎?要時時刻刻要求自己的心性,要為善。我有這種不善念頭能煉出功來嗎?這樣一想,我這一關過去了,任勞任怨的繼續給親戚打工,腰也不疼了,親戚也對我好了,那天晚上我的天目又被打開了一些,身體上不好的東西又去掉了一塊,同時發正念的時候功能在增強,確實看到了那些骷髏、惡鬼看見修煉人撒腿就跑,我就拿著瓶子把它們裝起來化成水。

還有一次,我攢了好幾天錢,花了二十美元買了身睡衣,但是穿了一晚上發現褲子破了一個洞,心想肯定是買來的時候就這樣了,就想去退掉,但是轉念又一想自己都穿了一晚上了再去退,不是佔了便宜了嗎?這點小洞縫一縫也能穿啊,吃點虧又怎麼了。類似這樣的事情發生很多,我的體悟就是當你碰到麻煩事的時候,心裏不穩、總在惦記著某人某事的時候,一定要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去讀《轉法輪》,不要追求速度,也不要追求讀了多少頁了,要真的學進去了,一定不能帶著雜念去讀,讀到某一段的時候,可以想想這一段是不是在說我呢,說我遇到的這個麻煩事呢,要過心性關呢,可以靜下心來想一想,悟一悟,法是要求我們怎麼做的,再接著往下讀,這樣去學,法一定是在不同層次中都起著指導作用的。

師尊講:「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3]

怎麼理解在大法中修煉?我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在宇宙中產生的,我們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都是來提高我們的心性,都是好事,那麼碰到問題去大法中找一定能解決,與其有時間跟同修訴苦、跟家人訴苦、自己生悶氣,不如老老實實踏踏實實的去慢慢讀法,悟到自己的不對,再接著讀下一段,又能悟到哪些不足,向內找,按照法去做,才算是在大法中修煉,我認為這就是實修,只有大法有這樣的威力。

碰到過關的時候,一定要學法,按照法去做,這一關肯定能過去,所以說我們都是在大法中修。但是如何去學法就是很關鍵的。字字入心並不難,肯花時間肯付出並不難。

我個人體會是真的學進去了《轉法輪》,才算是修煉人在做救人的事情,否則就是常人在做救人的事情,只能是積累些福報。那樣時間都浪費了,師尊看著我們也是著急,只有實修、提高自己層次才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

個人的一點粗淺認識,如有不當,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在兌現使命》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南美洲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