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家婆學法的92個日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六十幾歲的家婆因身體不好,從外縣老家來到我家長住。以前她在當地醫院被診斷出患了肺心病。她除了有長期的咳嗽咳痰以外,還經常出現心跳加快,每分鐘120次左右,呼吸不暢,頭暈,全身無力,吃不下飯。她來到我家後,這種情況也經常發生。我家婆的這種病,在現代的醫學上也不能根治,每次發作都是用抗生素、鎮靜、平喘、化痰、抗心律失常、輸氧等方式治療,久而久之,這些藥就逐漸的不起作用了,中藥、偏方等也不見效。

家婆的病發作越來越頻繁。看到她那麼痛苦,心裏真不是滋味。我就勸她跟我學大法。可她卻說:「我只是讀了二年級,現在都已經忘光了。」我又跟她說:那你可以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啊!可她又說:「我聽不懂普通話。」當時我心想該怎麼辦呢?後來我又跟她說:「那我在前面讀,你在後面跟著讀,行嗎?」她才勉強答應了。

我們就從師父的《論語》開始學起,我先讀第一句,她也開始跟著讀,可是沒想到的是,她只是讀了兩個字後,就一陣的劇烈咳嗽,她就急忙的站起來直往衛生間衝,我就聽見她咳痰、吐痰、擤鼻涕、洗手。她出來後一邊抹眼淚,一邊拿起水杯喝水。我等她坐下來後,又開始重複讀了第一句話,她也開始重複跟著讀,可是她也是只讀了兩個字後又一陣劇烈的咳嗽,她又急忙的站起來向衛生間衝去。我就跟著進去一看,只見她咳出很多很多的黃色的濃痰。然後她又擤鼻涕、又洗手,出來後她又喝水。

我等她坐下來後說:「媽,您別著急,慢慢來,這一下我們不讀一句了,我們就兩個字兩個字的讀,假如這句話最後有三個字,那就讀三個字,行嗎?」她同意了。我又開始讀第一句的下兩個字了,她讀後又急忙的站起來了,又重複著上面的動作,我等她坐下來後,又再讀下兩個字,她讀後又要急忙的站起來了。不斷的重複著,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打哈欠連連,又睏又累,我一看都快一個鐘頭了,也沒讀得幾行,我的心開始煩躁、著急起來了,心想:這樣的速度,讀到猴年馬月才讀完啊?假如我自己讀至少也得半講了,多耗費我的時間啊!

當我站起來將要離開座位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那我為我的家婆著想了嗎?我的善又在哪裏呢?她這麼難受了,我還這麼著急?總想快點讀完,自己就可以做自己的事了,我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回想自己也是學了大法後,才從無盡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的,我不禁生出憐憫之心,我再一看她邊從衛生間出來,邊抹著眼淚,我自己也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愧疚的淚水。我就在心裏暗下決心:無論用多長的時間,我也要帶她讀完《轉法輪》這本寶書。

我們第一天從《論語》開始學起,每兩個字、兩個字的學。如果這句話是單數的,就有一次是三個字的學,我記得絕大部份句子都是雙數的。儘管在以後的學法當中,她每天還是那樣只讀了兩個字後,就急忙的站了起來直衝衛生間,我還聽到了她咳痰、吐痰、擤鼻涕、洗手,還是看到她抹眼淚、最後喝水,然後才坐下來跟我學法,但我的心已經慢慢平靜下來了,也不那麼著急了。

我在每一次等待她的過程當中,我就自己學一、兩段的法,等她回來了再接著繼續讀下兩個字。就這樣每天下班後,做完家務活和吃飯後,就利用空閒時間,兩個字兩個字的學或三個字的學,逐句逐句的學,逐段逐段的學,一個小節一個小節的學,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的心越來越平靜了,再也沒有甚麼煩躁、著急的心出來了。

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竟然能把整本《轉法輪》三百三十二頁讀完了,我本以為我在幫著我家婆讀法,後來我才突然發現,是她幫我去掉了著急的心。

更可喜的是,她咳出的痰由原來的黃色濃痰現在已經變成了白色透明的稀痰了,而且比原來咳出容易多了。我們當時真是太高興了,我當時就鼓勵她說:「媽,您真是太堅強了,在這漫長的九十二天裏,您終於走過來了,我打心底裏為您高興啊!下次我們一起加油吧!」

時間快過去十年了,但是這種事在我的心中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深刻。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