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網上大陸法會徵稿的一點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師父告誡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在最近給自己和同修整理法會稿件的過程中,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下面把我的一點體會和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我所接觸的同修中,今年都是第一次給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投稿。開始很多人都覺得修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後來我和同修A與大家交流,把明慧的法會通知的內容對大家講了一下,不管修的好與不好,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下,能沒有要寫的嗎?最後大家在師父的加持下都決定寫。

這裏面其中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我們這些同修中,會打字的人很少,她們不願給我帶來麻煩,不願給我增加負擔。我對她們表示,沒問題,我會盡力的。我當時沒想那麼多,等這件事情做完了,我才明白這次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一次提高的機會,在這個過程中,使我的許多執著暴露出來,並修掉它們。

一、修去怨恨心、記恨心、黨文化

我先說說我寫自己的交流稿的體會。在寫我的稿件時,當寫到我和同修B過心性關的情節時,我以為我和同修B之間的隔閡已經化解了,我的心已經放下了,但寫著寫著我的記恨心、怨恨心冒出來了,當時心裏很不平靜,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覺,我想不能再寫了。靜下心來,我想,怎麼會這樣呢?向內找吧,這一找真把我嚇一跳。我總覺得我還是比較能包容同修的,可是今天的事情一出來,我真得好好挖挖自己了。

以前我和別的同修有過不去的時候,很快都能過去,因為我沒有為她們付出太多,這次和同修B過關,是我認為在她過關的時候,我為她做了很多,她不但不感謝我,還說了我很多不足,讓我生出了怨恨心,我覺得這個心性關是我在修煉中過的比較大的一個關,挺觸及我的。後來我通過多學法,向內找,經過了一段時間,自己感覺心裏放下了,和同修B的相處也恢復到以前。今天的事足以證明我的怨恨心還有,而且還暴露出我的記恨心。這件事都過去幾個月了,自己還這麼耿耿於懷,這是多麼大的記恨心呀,不行,我得修去這個心,我可不要它。

通過這次寫稿件,還給我一個想不通的問題找到了答案,並找出了很嚴重的黨文化。事情是這樣的:

在與同修B過關的接觸中,同修在過關中找到了自身存在的黨文化,並清理出家中的邪黨書籍和物品,因她行動不方便,前後兩次讓我幫她拿走清理,我有些不解,怎麼兩次都讓我遇到呢?莫非我有黨文化?當時也就沒往深處想,清理那些東西也很費力,所以後來我才對同修B給我指出不足時,就想,為你付出那麼多,不但不謝謝我,還那樣說我,因此生出了怨恨心。

這次寫稿期間,我正好聽了明慧廣播中的黨文化特刊,同修的交流讓我聯想到自己還真有很嚴重的黨文化,例如:強烈的自我,在和同修的交流中,總拿自己的觀點強加於別人,認為就我悟的好,造成同修的對我不理解、不認同,還有做事粗心、馬虎、不認真,說話聲音大,不拘小節等等也是明顯的黨文化的表現,找出了這麼多黨文化的表現,我恍然大悟,噢,原來師父利用我給同修B清理邪黨書籍之事,提醒我要清理自身的黨文化。真感謝師父利用這次寫稿件的機會,讓我暴露出來。

我因為和同修接觸的多,可能為大家做的事情多一點,聽到的讚揚也多,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隨之就強了起來,所以當我聽到別人說我不足時,心裏就不是那麼順暢,其實我太應該感謝同修B了。

就在今天寫這個體會前,我突然悟到,我有很強的貪天之功的心,我平時做的一些事,那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做的,我能做的了甚麼呢?我只是動動口、跑跑腿,還老想讓同修感謝我,真是慚愧,在此,請師父原諒弟子。

二、修去證實自我的心、急躁心

同修C的稿件是最先給我的,她寫的很多,我當時想,得趕緊給她整理、打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我住的地方不寬敞,沒有合適放電腦的地兒,那時我的腿正出現不正確狀態,我就坐在墊子上,把電腦放在板凳上,我為了讓腿舒服點,就雙盤或單盤坐在地上。

剛一給她打稿,我的埋怨心就出來了,認為她寫的太囉嗦,一點事寫那麼多,我這個人是個急性子,恨不得一下就打完。正在這時,同修A找我有事,我就對她說了我的想法,同修A說;看看,你的急躁心又出來了,同修有自己表達想法的方式,她可能想表述的清楚一些,有她的用意,你不能按照你的思維做事。我猛然一驚,對呀,這不是師父在借同修的話在點化我呢。我得放下自我,轉變觀念。

心性一到位,我再打同修那篇文章,覺得文章寫的真好,尤其在打完後,覺得文章寫的太好了,不但內容好,還有一定的寫作水平,有些詞用的恰到好處,真是讓我對同修刮目相看,看來是我太自我了。

而且在給她打稿時,我的心也不那麼急了,但是速度還不慢,真是感到了師父的加持。

在給同修C打稿時,還出現了一件神奇的事,我拿到稿後,同修C說她的文章中引用師父的一段法,沒有註明是哪篇講法裏的,她大概記得是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講的,讓我幫她查查,我說行。

在稿打到了三分之一時,我想我不能忽視了學法,先學法吧,同修說是師父二零一九年的講法,我的正好把這篇給別的同修了,當時我剛好是按順序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就想,先學《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吧,當我學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段話,哎,這不是同修C在文章裏引用師父的那段講法嗎?我當時就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我覺得太神奇了。

三、同修幫我提高心性

有一個學法小組的倆同修,我因為近期接觸不到,就讓別的同修捎去話,讓她們寫好了轉給捎話的同修。後來,捎話的同修說同修D本來想寫,但怕給我添麻煩,就不寫了。我聽後馬上就找自己,是不是上次她寫了一篇稿,我覺得她的稿件字太小,又是用鉛筆寫的,讓她回去從新抄一下,而且還指出她的文章有寫的不妥的地方。我想可能有這個原因,就想還是我去一趟吧。

等我見到同修D時,我說我來取稿來了,她說我暴露一下我的想法吧:我本來不想寫,因為上次的事,當時就想,我以後不讓你打稿了,我寫了兩篇稿,自己給師父讀了以後,就燒了;當然我這些想法是不對的,你也挺不容易的。

當時我聽完她這一番話,心裏的滋味就別提了,真是又內疚又自責又驚訝,急忙說真對不起,沒想到給你帶來這麼大的傷害,而且對你的影響這麼大,我真是犯罪呀!嘴裏還一個勁的說:真沒想到,真沒想到。後來同修D把稿件給了我,我一看依然是那麼小的字,還是鉛筆寫的(其實同修是很認真寫的,字跡很工整),這時我已經沒有一點埋怨字小、鉛筆寫的心。回來後,我想自己太執著自我了,不站在對方角度去想問題。不注意同修的感受,仔細想想,同修D在單位是在廠辦公室的,是單位的筆桿子,而且同修D法理清晰,悟性好,寫的交流文章在明慧網上還發表過,平時對自己要求嚴。我這樣做,給同修帶來多大的負面影響呀,我就是一味的以自己的思維處理問題,認為自己打字不容易,你們要給我提供方便,還總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修改同修的文章,總之,就是太自我、太自私了。

想想我做這點事算甚麼,聽聽交流文章裏同修們的修為,想想明慧網同修們默默無聞的為我們的辛苦付出,自己真是修的太差了。同修D這次真是幫我提高了心性。

在給同修D打稿時,也出現了一個神奇的事,我剛把同修D的稿件打完後,就把底稿給處理了,(這是我的一個習慣,出於安全,手頭不留東西,這裏也有怕的因素)後來在校稿時,發現有一句師父的講法不知是出自哪篇講法,這才想起稿件最後註明瞭,我當時沒看,就把底稿給處理了,當時非常著急,心想:我真是太粗心了,這是師父的法呀,這粗心的毛病真耽誤事啊。

以前同修常給我提出我太粗心了,我當面接受,但心裏沒太重視,沒想到因為粗心影響了今天這麼嚴肅的事,我要是這樣把稿件給明慧網發過去,得給人家添多大的麻煩呀,我以後可真得重視起來了,做事要細心、穩重,要嚴肅的對待修煉中的每一件事。

當我找到這些執著後,心裏不再那麼不安了。在晚上,我在打另一篇稿件時,突然腦子裏出現一句話「第七講殺生問題」,我馬上翻開《轉法輪》,翻到第七講殺生問題,一眼就找到了同修D文章裏引用師父的那句講法,再一看這句法平時記得挺熟的,怎麼就想不起來呢?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看我通過這件事,找出我的不足,認識到了問題的嚴肅性,神奇般的告訴了我,我當時又是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這下我的心可踏實了。

結語

在這裏我還想說說同修A,這次從開始和大家交流到完稿,同修A對我和大家的幫助都很大,同修A平時不用電腦,她能打字,但總也沒打已經很生疏了,這次她為了減輕我的壓力,就主動把自己的稿件打出來了,而且還讓我不要著急,有她給我接著呢,而且在心性方面也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在此我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這次我們這裏一共有十一個人投稿,有兩位剛剛參加學法小組的同修也寫了。同時通過這次投稿大家找出了修煉中的不足,也激勵了大家修煉精進的決心。想起來,我在這次參加法會投稿過程中收穫最大,同時我也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切身的體會,師父說:「也就是說你們所做的一切,包括一小點事,都是給自己做,沒有一件是給大法做的,也沒有一件是給我這個師父做的。」[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