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修自己、找差距、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

下決心背法,克服畏難情緒

以前背過幾次法,背得很艱難,一遍就背了很長時間,當時也沒覺的有甚麼收穫,硬背了幾遍,有點為了完成任務的感覺,就不背了,改為通讀,這一放下,就過去了十幾年。

看到網上有不少同修寫文章提到背法的,我都是不看,覺的背法對我來說行不通,有點畏難心理,怕背不下來。其實就是被後天的觀念障礙住了,師父在講法中提到背法,講到大家背法的好處,師父建議背,就是能背下來。師父說的就是法,我悟性差,所以,後期一直沒背法。

直到今年春天,我從外地回來,看到大家都在背法,覺的自己落下了。同修說,通讀這麼多年了,印象已經很深了,和以前背時不一樣了,聽了同修的話,我覺的有道理,想試一試。

這一背還真是覺的和以前大不同了,背起來不像以前那麼吃力了,於是有了信心,聽說同修都已經背到三、四講了,於是自己開始背法了。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開始背法,這一路下來,確實有收穫。

在背法中修去色慾之心

在得法前,色慾心就比較重,聽了師父講法之後,明白了,這也是舊勢力很早就特意給安排的,喜歡看小說,武俠的,言情的,看了很多,修煉後,這個心也沒有修的那麼淨,自己沒有把握好,又開始看上小說了。

修煉前是書本借來讀,修煉後看的是手機小說。因為手機來的方便,自己知道不應當看,可是就是有個東西勾著你,叫你放不下,特別喜歡武俠小說,尤其是看言情的,有時對於色的描寫,覺的不該看,可是卻看了,搞得身體很不舒服,過後又後悔。下決心不看,過一段時間,這個看小說的心又出來了,好像情不自禁。

上班時課餘時間看,在家時有時看到半夜,出門坐車時時間很長,也看小說,把看小說當成主業了,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救人時間、修煉時間。因為這個東西沒有修去,空間場裏有這個物質,所以一直這個色慾之心放的不好。

期間也看過很多師父的講法,但是修的不紮實,所以這個心一直沒有放下。其實在學校教學時,學生家長的舉報,表面看起來是不理性,沒有注意安全問題,其實質是色慾心沒去乾淨引起的。所以才會出現路過車站時,有人問我住不住店,有小姐陪;出現下車找車時,有人把自己領到黑店,要交50元洗澡後,才能離開。多虧關鍵時喊師父,求師父,有師父幫助才脫離險境。教訓也是深刻的。

作為一個修煉人,色慾之心是一定要去掉的,師父說:「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裏趕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麼看?你們知道他們留下的預言中怎麼說的嗎?他們預言:最後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這方面保住了純潔的。就說他們把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誰要在這方面犯了戒,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你知道它們就是這樣幹的。有些邪悟的,你們以為他真心的走向邪惡的嗎?那都是有原因的。」[2]

師父這是重錘在敲呀,看過師父的講法,覺的是不應當看小說了,可這個心還是沒有去的徹底。這次經過這七、八個月的背法,這個色慾心終於修下去了很多,是慈悲的師父幫我去掉了這個自己認為很頑固的東西。現在一出現這個不好的念頭,不好的東西,我馬上就能抓住它,我就背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3]。就把這個不好的色慾心滅掉了。

前一段時間一出現色慾的念頭,我主要背「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4]反覆的就背這兩句法。前幾天,同修問我,背法有甚麼體會,我覺的體會是很深的,收穫也是巨大的。這就是我背法後才能做到的,是背法前想做而做不到的。

在家庭矛盾中放下自我 修去妒嫉心 修出善心

我父母都在時,他們住在我三弟家,房子、土地也自然都歸我三弟家,沒有甚麼矛盾,後來父親去世後,我三弟又得了腦出血,雖然命保住了,但是不能幹活了,家庭格局出現了變化。後來大家商量後,母親歸到我二弟家,房子歸我三弟家,土地就自然歸到了我二弟家,老人也要吃飯。

我二弟家也不富裕,後來我二弟車賣了,活也不多了,也不能外出,還有母親沒人照顧,我弟媳又外出照顧孫女。其他人也幫的不多,我們倆口子又在外地,當時我們說,只要你找到活,就去幹,我就回來照顧老人。我弟弟倆口子以為我們只是說個客套話,這樣,他倆就對我們不滿意了,又到我二妹妹家去說我們的壞話,這心裏一直就有隔閡,也就是有矛盾了。說實話,我二弟家在照顧母親上已經做得很好了。

今年年後,我二弟找到活了,我也從外地回來了。中午,我二弟不回來,在外邊吃飯,我就中午過去給老人做飯,中間有一些提高心性的修心過程。

我經常中午去老人那裏做飯,都要買點菜過去,有時二弟不買菜,反而老人買菜,我心裏也不平,覺的是誰在照顧誰呀?其實都在一起生活了,誰花錢買菜,還有甚麼區別嗎?是自己的妒嫉心所致,覺的自己花錢了,是自己有妒嫉心要去。

有時聽老人說一些話,說自己老了,這不行,那不行,聽了心裏也不舒服,有一種瞧不起人的心,覺的自己高高在上,自己怎麼行,沒有善心。

有時看到弟弟幹活的髒衣服放在那裏,雖然我給洗了,由於心裏想的是我給他洗了,他能看到我是對他好,到逐漸修自己為他人著想,看到他很累,我沒事,幫幫他是應當的。由做菜少,夠我和母親吃的,到多做些,留給晚上弟弟回來吃,他一天幹活很累不容易。這確實是修心提高的好機會。

師父說:「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4]

由生氣到謝謝這個過程可不是說一說就能達到的,矛盾來了這確實是提高的好機會。

在背法中修心 過心性關

去年六月份的一天,突然感到有點氣短,到後來,有時胸部偶爾疼一下,按常人的感覺好像裏邊長東西了,有時發癢,有時亂聯繫,就是往壞處聯繫,有時也與「死」聯繫,但每次又都否定了,學師父的法,也經常聽明慧網有關病業假相的錄音,看有關的文章。看同修怎麼悟的,看哪個悟的能符合自己 ,有一種向外求的意思。

通過背法,用法來對照自己,堅定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在管,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不斷的背,加強學法,明白了師父講的一切壞事、好事都是好事的法理,魔難是好事,身體不舒服是好事,一切都是好事。

有一次,我悟對了,師父給我展示,身心確實有一種愉悅的感覺,當時覺的,身體不舒服應當多些,這真是好事呀。可是過後,身體不舒服時,又忘記了當時的悟道了,還是認為常人的身體舒服感覺好。

我在做夢時,經常夢到打呀殺呀,有時別人把我殺了,用刀呀,槍呀的。我猜想,我的前世可能是一名戰場上的軍人,肯定殺生造了很多業。有幸今生學了大法,師父給我去掉了大部份業債,使我今天才能安全的修煉,我應當感謝師父才對,師父講:「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6]

我現在每天以一個樂呵呵的心態出現,學法,背法,修心,多救人,提高自己。

在背法中看淡打乒乓球的心

自從二零一五年到球館學了打乒乓球後,打球的心一直沒有完全放下,特別是到了外地之後,社區裏有打球的,每天都要去打一陣子,累得汗流浹背,總覺的放不下,上網買了球板、膠皮、乒乓網等,常常樂在其中。有時要到網上看一些比賽的視頻,打球的教學視頻和文字講解等。

通過背法放淡了很多,有時覺的小說等東西不看了,看看打球的沒啥,放鬆一下,給自己找個理由,找個台階下,也有的時候身體感覺不舒服,就以在實際中不能承認它(舊勢力)為由這一點上,又去打球了,自己去的時候,也覺的這個理由不是很對,有點自欺欺人的想法,總之就是還是沒有完全放下。

以前是每天都要出去打球,通過背法後,變成一個月打一次球,近一段時間,又變成一週打一次,雖然減少了次數,但還是沒有完全放下。通過背法我明白,我要最終把它完全放下。

師父說:「世間上的任何一顆心、任何一個牽掛的因素,都是一把鎖住人離不開的鎖。所以在證實大法中,大家在救度眾生的同時也都是在修煉自己。這一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也就是說,我們根本就不求常人的那些東西。」[7]看了師父的話,我還有甚麼不該放的呢?我決心徹底放下。

背法的好處太多了,我現在才算正式背了一遍,我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學法、背法,實修自己,能夠在大法中功成圓滿,隨師父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

有悟的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