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你是在學法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很久就想寫這篇文章,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動筆,也許是機緣不成熟吧。現在大陸環境表面看迫害還在持續,同修被病業假相迫害和出現邪悟的也有漸長的趨勢。面對這些問題,很多同修都在明慧網上交流了自己的認識。在這裏,我想從另一個角度談一下自己的認識,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圓容。

毫無疑問造成各種各樣迫害的原因都是舊勢力強加所為的,舊勢力為甚麼強加得了呢?我認為有兩個最基本的原因,一個是我們修煉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另一個是我們法理不清,無形中默認舊勢力的東西造成的。如果我們學法得法,學法入心,人心就會越來越少,法理就會越來越清晰,正念就會越來越強,那時你就會從舊勢力設的迷陣中走出來,因為你看到了真相。剩下的就是堅定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了。這一點,我自己的修煉中深有體會,這裏不再舉例子了,我這裏只想跟同修交流一個問題──為甚麼學法不得法?

一、對大法與學法的認識與心態是很關鍵的問題

對大法的認識程度決定你學法時心態純淨的程度。如何認識這部大法,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可能有些同修會說:修煉這麼長時間了,誰還不知道這個問題!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有些同修在如何對待《轉法輪》時的表現說明你並沒有從心裏認識到這部法,只是觀念的認識。這就造成這樣的同修在學法時都是帶著這種觀念在看書,得不到法。

在這段時間,我系統的學了師父的各地講法,特別是迫害之前的各地講法。我發現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講了修煉人如何對待這部法的問題。在如何對待《轉法輪》時師父講:「也就是說,在人這個空間中看他是一本書,可是在另外的空間裏看就不是這樣了,他是一部天法。」[1]這對我的震撼非常大,原來我一直抱著人的觀念在認識這部宇宙大法。我一直用人的字、紙、書的觀念在認識這部宇宙大法。師父講:「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2]我一直在這種幻象中認識這部神聖的宇宙大法,怎麼能發自內心敬重這部法呢?這是犯罪呀!怎麼能得法呢?

當我明白這一點時,我學法的心態在改變。一天我雙腿端正的盤坐,捧起《轉法輪》,我跟師父說:謝謝師父把這部宇宙大法傳給弟子!謝謝師父為了弟子承受的一切!謝謝師父把這部大法傳給大法弟子!謝謝師父為拯救眾生付出的一切!這時,我的眼淚「嘩」的流下來。那一刻我感受到大法與師父的洪大慈悲。我在學法時,我感覺不是自己在看書,是在聽師父慈悲的為弟子講法,每句話都是師父在講,我在謙卑的聽。所展現的都是法的背後的內涵!而且感覺不到周圍的一切,身體似乎都感覺不到了,就剩下自己的思維與師父講法。

從這次經歷中,我深刻的認識到對大法的認識決定學法時的心態,而學法時心態的純正程度決定法給你展現的程度。

二、抱著人的觀念學法

最近,我還發現自己與有的同修一直在抱著人的觀念在學法。這體現在很多方面。舉一個例子,我在學《轉法輪》時,對不同的章節心態是不同的,比如,學到「提高心性」[2]、「誰煉功誰得功」[2]我就願意學,而對「祝由科」等我就一帶而過。再比如:我比較願意學各地講法,認為講的高。不願意學《轉法輪》。因為學《轉法輪》看不到法的內涵。這不是用人心對待法嗎!

還有的學法組,學法前大家扯一些常人的事,學法時為了湊時間,每天規定念幾講,一看時間要到了,還沒念完就加快速度,等等一系列不正的心態與狀態。這種用人心對待大法與學法的神聖怎麼還能算在學法呢!

我前一段時間因為學法看不到法理,就很著急。當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交流背法與抄法能看到法理。我就想我也背法,可是背了一段時間,狀態並沒有改變。我今天才明白,我這是向外去求了。學法不得法是自己修煉的原因造成的,我沒有找自己的問題,想通過背法與抄法或每天加大學法力度來改變自己學法不得法的狀態,這不是用常人想法來解決自己學法的問題嗎?

三、學法與修煉脫節

有的同修學法後,一撂下書就混同於常人了。有的同修會說這樣的同修學法與修煉相脫節。要我看不是這麼回事,是這樣的同修在學法中根本就沒有得法,只是流於形式的學法了。如果我們能把法學到心裏,裝到心裏,當我們遇到問題時,法就會點醒你,如果你能認識到,法自會歸正圓容一切不正與不足,遇到問題法自會展現法力。

可有的同修為甚麼遇到問題時想不起來法呢?其實是他的大腦中根本就沒有法,平時的所謂學法都是人心與觀念在看書,得到的都是人這一層的書中的話,時間不長就散掉了。

學法為甚麼沒有新的認識與新的領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段時間你沒有修自己,境界沒有提高。

從師父講法中我們可能都明白,我們學法看到法理並不是我們看到的,是法背後的佛道神點給我們的。但是你必須達到那個境界他才讓你知道那個境界的法理。我修煉中對此深有體會。我每去掉一個執著心,法就會給我展現一層新的法理。這層法理就會指導我認識到自己更深層次的執著與不足,當我在新的法理中歸正這些不足後,又有更新的法理展現出來。就是這樣不斷修自己,不斷在法中昇華。

四、學法與證實法救度眾生脫節

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煉不是單純的個人修煉,是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的正法修煉,有著助師正法與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正因為如此,法中就有指導我們如何助師與救度眾生的不同層次的法理內涵。那些學法與救度眾生相脫節的同修是無法在法中提高的。

為甚麼有的同修學了法卻不去證實法與救度眾生呢?我認為這樣的同修是沒有得法或者對法的認識還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沒有跟上正法進程。

一段時間,我學完一遍師父的各地講法後,從心裏升起強烈的願望要講真相救度世人。那時我發自內心認識到迷中的世人生命的來源的可貴,同時感到他們真的很苦。那時講真相真是慈悲心,幾句話就可以叫有緣人明白很多真相,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得救。那時學法的狀態也很好。

五、對學法中的干擾與迫害認識不清

最近幾天,我學法時有時會出現一些雜念,排不掉,壓不住。我開始以為是自己的思想業與人心的反應,就儘量排斥它。可是效果並不是很明顯。一天我突然認識到這些雜念是舊勢力的干擾,用這種形式干擾我學法,實質上這是舊勢力的一種迫害形式。不讓大法弟子得法不就等於要毀掉大法弟子嗎?這不是迫害是甚麼,不但是迫害,而且是最邪惡的迫害。當我認識這點時,我站在否定舊勢力迫害的基點上清除這些雜念,很快這些雜念就消失了。

六、變異思維與黨文化的思維干擾著學法

我們大陸同修被黨文化浸泡這麼多年,我們的思想中都或多或少存在著黨文化的毒素。而這種黨文化又是舊勢力專門針對破壞師父給我們鋪墊的理解法的中華傳統文化造出來的。帶著這種黨文化的思維無法理解大法的高深內涵。舉個例子:一天我學法學到師父講:「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2]這時我發現我是帶著高傲、目空一切與蔑視生命的黨文化的思維在讀這段法。這本身就是對法、對師父不敬,怎麼會得到法呢?

類似這種黨文化的思維時常在潛移默化中摻在我的學法中來,我還一直認識不到。再比如,我是學理科的,在常人中有一定的文化,形成一定的常人的理性思維方式。可是不注意,這種常人的思維方式也會被不知不覺中用來所謂的理解法的內涵。比如:我知道在個人修煉階段法的內涵是指導個人如何提高的,正法修煉階段法的內涵就是指導如何助師與救度眾生的,不知不覺中我就用這個推理的思維方式在學法與所謂的理解法的內涵。一段時間,我發現了問題,我感到我學法時,總有一個並行的思維在與我一起學法。我意識到那不是我,是對我學法的干擾。那種狀態下根本看不到法的內涵。

我悟到,學法時不動任何念,就保持「靜靜的看」的狀態,只要明白表面意思就行了,不用刻意去想看到甚麼,該你知道時,法就會點給你。

以前我對學法不得法的認識還比較膚淺。昨天我學了師父的講法,當學到師父講:「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3]

我突然認識到,大法弟子學法不得法是因為舊勢力安排許多阻擋我們學法與得法的因素造成的,這是一種最根本、最實質的迫害。舊勢力安排的一切都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而最根本,最實質,也是最邪惡的迫害就是阻擋大法弟子學法得法與向內找。這是我以前沒有認識到的,長期學法不得法的同修應該警醒了,不能這樣默認舊勢力的迫害。

以上所談只是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說的並不是很全面深入,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學法是我們最最根本的,如果學法出現問題就會引發很多修煉問題,所以我認為學法才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才是大法弟子的根本。

師父講:「當然,這一切只有大法與大法弟子才能做到。那麼為了能做的更好,只有學好法才能做的更好,完成這歷史使命。」[4]

如何才能學好法呢?對大法的根本認識是很關鍵,只有對大法能在法上有了正確的認識,才能學好法,只有學好法,才能不斷提升自己對大法的認識,這是相輔相成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在兌現使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