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堅定的、從根本上否定

對否定舊勢力迫害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師父傳給我們的是宇宙大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偉大的法,而我們是法粒子,誰有資格來迫害大法弟子呢?反過來說,大法弟子如果沒有人心觀念,腦子裏裝的都是法,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又有誰能迫害的了呢?當我明白了這個道理時,我要用正念對待我所遇到的一切,正念否定迫害。

一、全盤否定舊勢力利用常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打壓開始的那幾年,我不明白甚麼是舊勢力,只知道邪黨太壞,也恨那些參與迫害我們的人,完全把這場迫害看成是人對人的迫害。後來通過大量學法,反覆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我漸漸的明白了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

二零零五年以前,我曾被綁架了兩次。在被迫害前,我被舊勢力強加的那些負面思維充斥著頭腦,也不知道否定舊勢力,完全是自己招來了被抄家、綁架、關押的迫害。當時覺得自己沒有怕心,就不怕坐牢,是大義凜然,還覺得自己做的好、走的正。後來才認識到這是邪黨文化中的個人英雄主義,完全都是在用人心證實著自己。由於執著自我,人心多,執著放不下,修的很苦很累,其實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後來我認識到我們的修煉與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我不承認舊勢力,也不承認這場迫害,應該全盤否定。對於那些參與迫害的人,以前我在心裏認為他們都是助紂為虐的惡人,見到他們我就反感,心裏不平衡,用鬥的心態來對待他們。看到師父的講法:「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1]。我改變了觀念,重視向內修自己,多發正念清除邪惡,善待所有和我接觸的人。

二零一零年,我已經退休,單位老年幹部處的新任處長請我吃飯,他想用人情和軟辦法來限制我。他跟我講:「老大姐,我這個處長不是正式的,是代理的,希望你能支持我的工作。」意思是他想平平穩穩的升任處長,讓我不要給他找麻煩。我心想,我是大法修煉者,是帶有救人使命的,我要讓別人看到修大法的美好,感受到正的能量。於是我對他說:「我修的是佛法,是在做好人,我只能給你帶來福份,絕不會給你添麻煩。」我給他講了真相,他聽明白了。後來每當有610、國安人員來找他、要他安排監控我時,這個處長就幫我說話,說我是好人。所以不久他得了福報,被正式提拔為處長了。有一次老年幹部處搞活動,我問他:「怎麼樣?」他笑著對我豎起大拇指。

後來,我能平靜祥和的、越來越坦然的面對那些上門的警察、610等人員;不管是誰,我都是笑瞇瞇的給他們講真相。我講邪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然後我就勸他們三退保平安。他們也都得救了。他們身後的邪惡解體了,邪惡越來越少,這場迫害還能維持下去嗎!

二、解體舊勢力利用親情對我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舊勢力利用病業假相迫害我父親。他也是同修。醫院診斷他為肺癌晚期。當時我們都不知道否定迫害,承認了假相,父親被迫害致死。之後,有一天半夜我做了一個噩夢,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父親死了,你家裏還要死一個(意指我母親)。我一下子驚醒了,馬上坐起來發正念:「我不承認舊勢力,舊勢力不配安排,解體對我母親同修的迫害!」我把做夢的事情告訴了母親,母親也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由於我倆正念都很足,迫害被解體了。

可是過了十年後,我和母親發正念都鬆懈了。由於舊勢力在我與她之間製造間隔,我倆互相怨恨,她說她活的太苦不想活了,我也想我不管她了。等我到外地去沒幾天,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母親也被迫害離世了。

舊勢力也對我女兒(同修)進行迫害。由於她多年來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我們都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女兒結婚時找小門小道算命,測期婚嫁,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利用婚姻不幸對她迫害,使她消沉不振,脫離了修煉。而我也一直放不下對她的情,一想到女婿的表現就對他心懷怨憤。我感到自己修的很苦,雖然天天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執著,可效果不佳,甚至連學法時都在反覆糾結這個問題,思想中根本靜不下來。

有一天我打開電腦,看見顯示屏上出現幾個字:「否定舊勢力」。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一下明白了是舊勢力利用婚姻在迫害女兒,而我的那些執著是舊勢力給放大了、加強了。我想起師父說過強加的迫害是不承認的,我趕緊發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強加給我的利用兒女情對我的迫害,利用強加給我的人心、執著和現代觀念對我的迫害,瞬間就感覺到很輕鬆了,能量也很大,那些人心、執著好像很快就被清除了。我不再因為女兒的婚姻問題而憂心,也不再對女婿指責怨憤,學法看書也能靜下心來了。在我的正念帶動下,女兒也逐漸走回了修煉。

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真是無孔不入。記得有一次,腦子裏出現一念:你經常給你女兒發正念是親情是兒女情。我想那我得放下這個情!我有兩天沒給她發正念。沒過幾天她讓我去她那兒。我去了之後才知道她出了車禍,是師父保護了她,她才安然無恙。她是剛走回來修煉的大法弟子,還不太穩定,邪惡就是不想讓她走回來,我們幫同修發正念是起作用的,也是應該的。修煉真是嚴肅啊,真的是不能掉以輕心。

師父說:「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2]所以我要用法來衡量我所遇到的一切,多學法,在法上悟,就可以解體這些干擾與迫害。甚麼夢,甚麼思想念頭,甚麼人說的甚麼東西,都不能相信,都不能動了我的心,只能遵照大法去做。

有一次我回老家過年。除夕夜,幾個弟弟喝酒到很晚,突然他們吵了起來。三弟又哭又鬧,要從樓上往下跳。大家都驚慌失措,我一點也不動心,我在一邊暗暗發正念,心想:舊勢力你真壞,想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想讓常人看笑話,破壞大法聲譽,門都沒有,我解體你這邪惡!等我發完正念,他們都安靜了。

舊勢力一招失靈又來一招,我剛回房間休息,三弟又哭著要回外地的家,連他一向很乖的五歲的孫子也哭鬧著要回家,家人怎麼勸也不行。我想這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認。我在心裏請師父幫我:「師父啊,他喝得醉醺醺的怎麼能開車呢?幾百里路啊,老老小小的,不能走。」我對著他祖孫倆發正念,解體背後操控他們的爛鬼邪靈,解體舊勢力,他們馬上就不哭不鬧了。隨後他們都安靜的去睡了。

三、清除舊勢力色魔爛鬼的干擾

舊勢力會給大法弟子強加色關。那幾年我一直都在過色關,我認為自己一向很正派,沒有色心,人與人之間的色慾考驗都沒有問題,可就是在夢中的色關很難過。我天天發正念清除之後,有一段時間好了,可有一天在夢裏我被齷齪骯髒的夢給驚醒了,我馬上坐起來求著師父,請師父為弟子做主,這不是我,這是舊勢力利用色魔爛鬼在迫害我,我不要。並持續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及色魔爛鬼。從此後干擾就清除了,再也沒有那些夢魘干擾了。

四、解體舊勢力對我的經濟迫害

打壓初始,我還沒有識破邪惡的經濟迫害。我認為自己是修煉人,應該放下名利之心,放下得失,所以對於評先評優,我都不去爭。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他們取消了我的學術帶頭人資格,每年要少一萬多元錢的收入。我心裏很坦然。他們又取消了我的文明獎,我默認了,有兩年沒有拿到文明獎。但迫害在步步升級,後來邪惡又利用文明獎來迫害我和我的同事。

我所在的單位屬於省級文明單位,大家都知道我煉法輪功。610和精神文明辦下發通知,凡是有職工煉法輪功的單位,都取消文明單位稱號、取消文明獎。在這個只認錢不認人的社會裏,邪黨利用這個株連政策來挑起群眾對大法弟子的仇恨,達到毀滅眾生的目地。我認識到邪惡的伎倆後,我就去給相關人員講真相,同時也加大力度發正念,很快就解體了邪惡的迫害。不但單位的文明獎沒有取消,我的文明獎也給恢復了。

有一年,國安人員去一個老年同修家抄家。那個老同修後來對我說,你要小心一些,他們說在我們這地方,只有兩個人最有錢,一個是做生意的某某,一個是你,要重點監控,好撈點錢。我對她說:「你不用擔心,我不承認他們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我的錢是大法的資源,他們一分錢都不敢要我的,也不敢來!」從此後他們也真的沒有來干擾過我。我也特別注意在用錢、在利益上的修為,不斷歸正自己。所以就排除了這些干擾和迫害。

五、否定病業假相

有一次我胃痛、肚子疼,我沒把它當回事,也沒及時發正念清除。後來再發正念效果也不好,向內找也沒能清除這些病業假相。持續了大半年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疼時整個腹部發冷發硬,而且經常是很長時間也不排大便,嚴重的干擾了我做三件事。後來我意識到是自己在第一時間內沒有否定舊勢力,認為是在消業,沒有及時清除迫害,等於是自己承認了這個迫害。我就加大密度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這些假相才被清除了。

從那以後每當我身體上出現比較不好的狀態,我馬上就予以否定,不承認假相干擾,這個假相就很快消失了。而對於一般的不適狀態,我會說這都是好事,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或者是我在長功呢,是身體修煉出的術類的好東西在動呢。我想我的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每個細胞都是功,甚麼不好的東西也上不到我身體上來。這樣就能很坦然的對待身體上出現的一切變化。同時我也及時的向內找,歸正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但有時因為找不到自己的執著,使修煉狀態非常不好,我就請師父點化我,每次都是慈悲的師父幫助了我,我才順利的走過來了。

大法弟子經過這二十年的反迫害,在腥風血雨的巨大魔難之下一路走來,走到今天,我們靠的是信師、信法,靠的是對法的正信、正悟。修煉的過程也是一邊學法向內找,一邊否定舊勢力,在摔摔打打中前行的過程。我想,這個人世間的一切其實都是對我們不起任何作用了,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相,而舊勢力不也是在利用著這些東西迷惑我們嗎?「看破不是迷」[3]。有師在,有法在,按照大法來修自己,就沒有甚麼能阻擋我們的回天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看破不是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