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珍惜這稍縱即逝的時間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前些天一個下午,我出去講真相順路上同修A家去送經文。我進屋裏一看驚呆了,當時我的心裏非常難受,也不是滋味:我看到同修A領著一個老頭和倆老太太正在打麻將,那三個人能有七、八十歲了。

今年夏天,我也碰到同修A在她家樓後面和他們打麻將。我和A交流過:你真有閒心?你給他們救了嗎?A有點自豪,還有點興奮的說:我都把他們救了,一點也沒有負罪感。我說:師父為了我們延長來的時間不是給你用來打麻將的。我看那三個常人在沒有再說甚麼就往出走,走到門口我說:師父為你在流眼淚哪,那哪是眼淚呀?那是血淚。我重複兩三遍,同修就是笑。

當時,我的心情就像五味瓶似的堵在我心裏,我不知怎麼下的樓,心裏這個難受,當時我想到的是,師父為我們辛辛苦苦的延長著時間,不是一揮手就延下來的,而是頂著舊勢力的壓力,大法弟子的業力和眾生的業力才延長的時間就這樣的浪費掉了。心情這個不好啊,眼淚流了出來。

走在路上我的頭腦裏一直反映剛才那一幕,心裏這個難受啊!……同修你怎麼好意思打那個麻將呢?現在的時間太寶貴了,每一分每一秒都關係眾多生命的存亡,師父給延續的時間是救人的。想著想著忽然想到,大法弟子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修的。同修是自己的一面鏡子,師父說:「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1]這時我身體一震,一下子反映過來了,遇到甚麼事情不能向外找,都得找自己。

我找到自己有一顆埋藏很深的妒嫉心,妒嫉她有這麼多的時間白白的浪費掉了,而我卻不能出去參加集體學法,因為我有一個母親今年已經九十一歲了,需要我照顧。每天下午我出去講真相時,母親看見我穿衣服都得說:你又要出去呀?你別出去了在家陪我吧?有時還哭了。天天都說:你早點回來!她的耳朵還背,跟她解釋還聽不見。出去多說能有兩個小時就得回來。

我還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心,凌晨發正念有時還起不來。還找到了很多的執著心,埋怨心、不修口、爭鬥心、不能忍耐心。今後一定把這些個不好的心全都修下去,珍惜這不會再有的萬古機緣,珍惜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寶貴時間。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