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昔日做家務犯難 今朝掃除工具成法器》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刊登一篇題為《昔日做家務犯難 今朝掃除工具成法器》,開始,並沒有引起自己的注意,因為這個題目很特別,掃除工具怎麼會成為法器呢?

出於好奇就點開了這篇文章,看到最後有一段描述;「當我們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時,真的就像拂去物體表面的灰塵一樣,很多邪惡的因素也確實躲藏在灰塵裏。」當時自己真如醍醐灌頂,這麼多年自己的心結一下子就解開了,而且,自己能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是師父讓我看到的。

修煉二十年來,一直有個心結解不開,就是如何擺正家務與修煉的關係,修煉前,自己是單位的業務骨幹,一心撲在業務上,無暇顧及家務,幹家務都是蜻蜓點水、一帶而過,那時並沒有覺的有甚麼不妥,而且還被誇獎有事業心。

修煉以後,就一心撲在修煉上,幹家務糊弄糊弄就完事兒,然後用剩下的時間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可師父並沒有讓我們這樣走極端,所以,自己就在幹家務是否耽誤了正法修煉、如何擺正家務與修煉之間的關係中糾結了整整二十年。

其中,有一件事一直令自己很奇怪,就是,自己在成家育女三十幾年間,共搬了三次家,可每次搬家時的隔壁鄰居都是個撿垃圾的。

第一次搬家的隔壁鄰居是個老太太,每天把撿來的垃圾都堆在走廊裏,終於有一天引起了火災,大火把整個走廊都燒紅了,所幸沒有人員傷亡,那時女兒才六歲,被嚇到了。

第二次搬家的隔壁鄰居也是個撿垃圾的,而且是老頭、老太太一起撿,把個走廊堆的走路都困難,這時不修煉的女兒怕再引起火災,背著我就向社區彙報了這件事,社區把這些垃圾都運走的同時,也討好隔壁鄰居說他們也沒辦法,是我女兒舉報了,由於這個,鄰居仇視大法,又做警察的臥底,就把我構陷了,說小區的大法標語是我貼的,就這樣,我被綁架了,非法關押十五天(自家親戚在派出所有熟人,後來告訴我的)。

第三次搬家搬到一個高檔小區,令我哭笑不得的是,鄰居居然還是個撿垃圾的,不過是在一樓居住,沒在我的隔壁,把個一樓走廊弄的骯髒不堪,夏天的大綠豆蠅滿走廊飛。

常言道:不掃居室,何以掃天下。今天,看到同修的文章,我明白了,是自己的空間場出了問題、是自己的家中出了問題,是空間場堆滿了垃圾、家中洒滿了灰塵,才會與撿垃圾之人共舞。

師父曾講過;「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的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1]

寫到這,讓我想起了自己身邊被舊勢力拖走肉身的兩位同修,其中A同修,從沒看到他們家有鐵見光、木見紋、窗明几淨的時候。A同修本人也不修邊幅,由於病業在身,每天學完法就往床上一偎,床上、床下、陽台、廚房到處堆滿了雜物,有些雜物經年不用,也不清理,一進屋就有一種霉味,可到他家學法的同修沒有一位對此提出建議的,都是學法結束走人,同修對骯髒都習以為常,直到同修被拖走了肉身,也沒人對此環境提出異議。

B同修是我地區有名的協調人,每天到他家取真相資料、學法、切磋的同修絡繹不絕,這種情況持續了很多年。B同修更是不修邊幅,由於去的人多,大法事也多,每天家裏都是地連炕、炕連地的凌亂不堪。有一次,B同修說:這麼多樓道,那些民工偏偏到我家樓道大、小便,滿樓道一股騷味兒。可是直到B同修被舊勢力拖走肉身,也是沒有同修對此環境提出異議,也許對骯髒也習以為常了。

儘管,同修被拖走肉身的原因很多,可是環境骯髒這麼一個明顯的原因不能被忽略。

怪不得,邪黨要中國人都滾一身泥巴,磨一手老繭、長一身革命蟲,要讓中華兒女,炎黃子孫都生活在邪惡的、齷齪的骯髒之中,方便邪惡躲藏在此,方便它們掌控。看來居室骯髒不可小覷,這也是中共為甚麼篡政之後,傾舉國之力破壞傳統文化。如果人對人有禮、人對物珍惜,對神明有敬意,那就沒人會聽中共的謊言、被中共控制了。

如果一邊幹家務一邊發正念清理邪惡,那麼也不會糾結幹家務是否佔用了做三件事的時間了。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