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嫂子之間的恩怨化解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大法使我從一個體弱多病、多愁善感的人,變成了一個身體健康、心胸豁達的快樂人。

不知為甚麼,修煉前我和我的三嫂倆人只要在一起,就覺的彆彆扭扭,面和心不和,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

特別是在我父親過世前的兩、三年,父親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我經常從外地回家看望父親,我的三嫂子住的離父親家不遠,幾乎從不來看我父親。父親有四個兒媳婦。以前在四個兒媳中他對我三嫂最好,甚至比對自己的幾個兒子都好。三嫂缺錢了就跟父親要,父親自己省吃儉用,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對她那是真好。

我父親過去一直愛吃我三嫂子做的飯。過世前幾年,在我三嫂子家住過一段時間,可是人老了,就髒一些,我三嫂子就在我三哥和我弟媳跟前說嫌棄我父親的話。

後來父親就一直住在我弟弟家。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希望能去我三哥家吃我三嫂做的飯。可我三嫂不想要我父親的話,我三哥是不敢把父親接來他家住的,怕我三嫂鬧。

其它方面我對三嫂倒沒有太多的看法,可是,對三嫂子連看都不來看望我父親,我心裏就有氣,覺的她心怎麼這麼硬,怎麼這麼沒良心。

我父親過世兩年後過大年期間,我回了趟娘家。在我返回自己家的路上,因為一些事情,我三嫂在電話裏罵我,口氣很大,很硬,對人沒有絲毫的尊重,當時我很氣,也還了嘴,我丈夫急忙把電話掛了。我在電話中告訴我三哥,我再也不會去他家了。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這樣罵過我。從表面上看,所有的家人都會覺的我三嫂有些無理取鬧,欺人太甚,太霸道,覺的我並沒有做錯甚麼,是無辜的被她欺負。

在回家這一路上,我一陣一陣的淌眼淚,心裏又委屈又氣,我父親對她的好,她對我父親的不好,對我沒有絲毫尊重的那些罵人的話,不斷的在心裏翻騰。回到家好幾天了心裏還是過不去,時不時還會想起那些事,還很生氣。

但是我畢竟已經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多年了,師父教導我們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要與人為善」[2],「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錯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說聲對不起。」[3]我想那我和三嫂之間鬧矛盾,一定是我有問題了,只是自己悟性低,沒有正念,沒做好。

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我試著按照師父說的向內找自己,到底自己甚麼地方有問題,才出現的這個矛盾。慢慢的我看到了自己長期以來存在的問題。

多年來,我從心裏不喜歡我的三嫂,覺的她人霸道,愛佔便宜,從心裏看不上她,但又惹不起她,又覺的畢竟是自己的嫂子,回娘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必須面對她,何況我還得經常回家看望我的父親。於是就想儘量躲著她,不招惹她,大家相安無事,這樣就能保證我回娘家看我父親時沒有麻煩。

我這才發現,對我的三嫂我從來沒有過真心,比如,我每次回娘家都會帶很多禮品。儘管每次禮品都沒有少給她,可對她的好只是表面應付,心裏可從來沒有裝下過她。

我是修煉真、善、忍的,這樣對待別人,是不真,不真自然就不善,對別人沒有善心,別人罵我,我還嘴,更沒有做到忍,這才發現自己完全背離了大法,沒有聽師父的話,真、善、忍哪方面都沒有做到,自己是怎麼修的啊,實在是太差勁了!

另外,從大法法理上看,父親對我三嫂子無條件的好,和三嫂子對父親的不好,那可能是他們過去生生世世的因緣所致,我三嫂子過去世大概對我父親有恩,或者我父親過去世欠過我三嫂子甚麼,在這一生中他們要了結他們的恩怨,有恩報恩,有怨還怨。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卻用常人的認識去衡量這些事情,陷在氣恨中不能自拔。

在這件事上我也看到了自己強烈的妒嫉心,妒嫉父親對三嫂的好,覺的嫂子怎麼說也是外人,父親對自己的兒子都沒有那麼好,對自己的姑娘也沒有那麼好,自己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咋就那麼願意給一個外人,我的這些想法不還是在用常人心在衡量嗎?

而對於修煉人來說,妒嫉心是很惡的心,是必須要修去的,妒嫉心不去,是生不出善心來的。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4]

我從大法法理中真正明白了這些道理之後,也就把這些事情看淡了,慢慢的心也就放下了,不再怨恨我的三嫂,甚至覺的過去我沒有真心對她,真有些對不住她,人家看不上我、罵我,那是因為我不好,現在看來我還應該從心裏好好謝謝她的,沒有她這一罵,我還看不到自己這些問題呢,修煉人講提高心性,那我的心性還提高不上來呢。

大約過了半年,我又回了一趟娘家,見面互相沒有說話,大概是因為我的面子放不下的緣故,還是沒有主動和三嫂說話。

又過了兩年,我丈夫說要去我娘家看看。我自己也知道是到了我該化解和三嫂之間的恩怨的時候了,我打算這次回娘家一定去和她和好,給她認個錯,並要去她家轉轉。

我一輩子還沒有給人認過錯,丈夫經常說我是「常有理」,對了錯了都不認錯。要開口認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真難為情啊!

法理上我明白要放下這個面子心,不就是個面子嗎?面子是啥好東西啊。三哥、三嫂早些年已經都做了「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組織),特別三嫂對大法的態度還很正面,沒有因為和我的矛盾而對大法生出不好的想法,這一點很珍貴。師父在普度眾生,我作為大法弟子和常人鬧了矛盾,認個錯卻怕丟自己的面子?無論如何這個面子我得放下。

在回娘家的路上,我鼓足勇氣給我三嫂子發了短信,說過去都是我的錯,讓她心裏不痛快,是我沒有做好,請她原諒我。這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給人認錯。過了一會,她回信了,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沒有事了。我又問她明天我要去他們家,家裏有沒有人,她說家裏有人。

第二天上午,我告訴丈夫我已經給我三哥、三嫂說好了,中午去她家吃飯,我丈夫卻說他不去,我問為甚麼不去,他說我三嫂會把人攆出來的,人都有面子的,讓人家攆出來怎麼辦?我再三勸說,說我已經和她說好了,不會被攆出來的,這樣丈夫才答應和我一起去三嫂家。

進了家門,沒有想到的是,我三嫂子一條腿一瘸一瘸的,頭髮剃掉了,很短,頭上兩條長縫針印。見到我,鼻子一酸,坐在椅子上抹起了眼淚,過了一會才好起來。

吃過飯,我三哥去上班了,我倆就到臥室去說話。我們談了很久。她大腦中長瘤子,十年來做了兩次頭顱手術,這個我是知道的。她說,這一兩年又犯病了。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腦瘤又長出來了,還有好多萌芽狀態的,不能再做手術了,若再做手術,弄不好人可能會癱瘓,醫生建議保守治療,吃中藥。可這種中藥很貴。現在她的一條腿經常會突然抽搐,來回摔跟頭,腿軟的不能走,要等好一陣子才能緩過勁來。因為我倆的關係,她犯病這事我一點都不知道。

三嫂家的牆上掛著一副前中共黨魁的詩詞,是我的三嫂子用十字繡的方法繡的。以前我到她家去過多次,從修煉的角度知道共產邪黨的書畫等物品這些東西是害人的,從那些字裏邊散發著黑乎乎的東西,對人身體、方方面面都很不好。過去本想勸她把那個字畫燒掉,可是因為我和嫂子之間面和心不和,我對人家不真誠,怕勸不動,所以一直沒有提這事。這次我又給她講了許多大法真相,她聽的很認真。她告訴我前兩天她又看了一遍我以前送給她的神韻晚會的光碟,覺的很好看,我告訴她儘快把那個字畫燒掉,並真心真意的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她身體、方方面面都會有很大的幫助。我給她留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還留下了《我們告訴未來》等視頻,和一些真相電子書,讓她好好看,她都很痛快的答應了。

後來我們一起高高興興的到我二哥家去吃飯,一家人很融洽,很祥和。

我回自己家不長時間,托人帶給我三嫂一個MP3,並送去了大法所有的電子書和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

從那以後大約過了三個月,從我娘家傳來消息說,我三嫂子最近又到醫院檢查了,結果是大腦中的瘤子已經消下去了三分之一,說大夫拿著那個檢查結果看來看去,覺的很不可思議。

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救我三嫂。

是法輪大法的法理和師父的慈悲解開了我多年的心結,化解了我和三嫂子之間多年的恩怨,使我一家人都從法輪大法中受益。

感謝法輪大法!感謝師父的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