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家長開放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跟隨媽媽走入大法修煉的。在大法的修煉中,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自己得到的太多,千言萬語都不能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就以自己在二零一八年,承擔家長開放課任務的一段經歷,與大家分享在大法修煉中的幸福與美好。

一、法理入心,轉變觀念

我是一名小學教師,工作十三年了。作為一名教師,不僅要完成日常的備課、講課、幫學生批改作業的任務,還要承擔一些作研究課的任務,如:市、區教研課、接待課、家長開放課等。

隨著從教時間的推移,我對於領導安排的作課任務有一些抵觸情緒,內心不想承擔這樣的任務。我知道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努力向內找,發現我有一顆為私為我的心:工作已經十幾年了,對課的教案很熟悉,講課想照搬教案就行了,做研究課需要創新,我不想創新,我有一顆懶惰的心。

作研究課需要一遍一遍的試講,我們叫作「磨課」 。「磨課」過程中,對每位老師來說都很煎熬。對學生進行一次一次的課前調研、數據分析、教案一遍一遍的修改、試講。有時精心準備的教學設計在「磨課」過程中,學生不接受,課堂效果不理想,就要推翻教案從新設計。作一節研究課要佔用很多時間和精力,體力和腦力消耗很大,我認為太累了,我發現自己有怕吃苦的心。

我所在的學校社會關注度高,領導期待高,家長期待高,教學要求嚴格。作研究課「磨課」過程中,不管自己付出多少,課堂教學效果不理想,領導不滿意就會被批評,而且當著很多同事的面,不留情面。因為自己有過這樣的經歷,「當眾出醜」的滋味太不好受了。我有怕被領導批評的心,還有怕被同事嘲笑的心,而且對領導還有怨恨心。這種負面情緒干擾我很長時間,工作時內心不踏實,怕見到領導,怕領導給我安排任務。

我加強學法,學法時努力做到字字入心,在法理中提升修煉狀態。師父的法點醒了我、激勵著我。針對作研究課,我也進行了反思:領導讓我作課,就是信任我,這不正是魔煉意志、提高心性、展現大法弟子風貌的好時機嗎。我應該用善心對待每一個人,我怎麼能對領導有怨恨情緒呢?

心裏裝著師父的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努力抓住「為私」的觀念,轉變觀念,遇事學會先替他人著想,自己的心態在發生變化,自己的課堂在發生改變。二零一八年,領導安排我在五月中旬的「家長開放日」活動中,承擔「家長開放課」任務,這一次我欣然接受,心裏沒有任何抵觸情緒,認真備課。

離「家長開放日」還有一週的時間,我的眼睛突然開始紅,先是左眼,後是右眼,眼睛裏有灼燒的感覺,不時還有黃色的液體從眼內流出來。開始,我心裏有些不穩:還有一週就要上家長開放課了,我眼睛這樣怎麼上課呢?但我馬上想到:我是修煉人,師父已經把我的身體清理乾淨了,怎麼會有病呢?這一定是舊勢力製造的假相,干擾我。向內找,反思這週媽媽給我提出修煉上的問題時,我心裏不接受,生氣了,我沒有做到忍,更沒做到善,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跟媽媽說了我的情況,媽媽鼓勵我不承認舊勢力安排,好好學法、好好工作。我加強發正念清除干擾因素。上班了,我的眼睛還是紅,但也有所好轉。我心裏雖然不承認這是病,但學生如果看到我眼睛是紅的,也會告訴家長,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就找到校醫,看看這種情況怎麼處理?校醫建議我到醫院開具不傳染的證明。領導安排同事先幫我代課,讓我去醫院檢查。醫院八點上班,我八點半還有課,我就趕緊趕到醫院,心裏求師父加持,讓我能正常上課,不給同事添麻煩。我順利的掛了眼科的號,沒有等,醫生就幫我會診。醫生用儀器照了我的眼睛,檢查後,說是慢性炎症,不傳染,幫我開了不傳染的證明。這樣,八點半前我順利的趕到學校,沒有耽誤上課,同事們也為我鬆了口氣。

週三早上,我想:下午沒課,到圖書館看看書,順道歇歇眼睛。我這一念還是承認「病」的存在,還隱藏著一顆求安逸的私心。結果,早上,我剛到教室,準備上課,同事就跟我說:她這兩天準備「家長開放日」,很晚才睡,身體有些低燒,今天早上流鼻血了。她想下午到醫院看看病,請我給她代班。我心裏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身體沒問題,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同事的請求。這一次,念正了,第二天眼睛一點事都沒有了,我心裏特別感謝師父幫我排除「病業」干擾。

二、純淨內心,傳遞善良

「家長開放日」的早上,我準備好教具,心裏默默的過教案。上課前,內心還是有些緊張,甚至有一些怕,因為每節課家長都要給上課的老師打分,我怕家長給我打不好的分數。我認識到這是名利心,我純淨自己的內心:我要對學生真誠的微笑,真誠的表現,不為名、不為利,就是要把大法弟子的善傳遞給我的學生、我的學生的家長、我的同事。

走進教室,我彷彿感覺到師父在教室裏下了一個大法輪,大法輪在教室裏轉,我的心一下就踏實了。

開始上課了,課堂引入環節的問題比較簡單,我看到小劉忐忑的舉起了小手,小劉的父母很忙,他從小由爺爺、奶奶帶大,父母與他交流少,對小劉的教育通常就是打罵。今天小劉的媽媽來了,我看到小劉特別想向媽媽展示自己努力的一面,我微笑的叫起了小劉,他回答了問題,不大自信,我說:「你回答的特別棒!以前的知識都記的,在家裏媽媽一定特別關心你的學習。」小劉點點頭,微笑的坐下了,小腰板也挺直了。

接下來的問題開始有梯度,小吳的思維比較發散,回答問題超出了我的預設,我肯定他:「謝謝你的答案,你又幫老師和同學們打開這個問題的另一扇窗。」小吳自信滿滿的坐下了。

小唐是一個注意力比較分散的孩子,聽課過程中,往往別人都答了這個問題,他還要重複一遍。這次上課,我準備環節小結時,問問孩子們還有沒有其它方法,小唐又高高的舉起了小手,我請他補充。他堅持要到講台上向大家說出他的想法,我請學生耐心的聽他說完,結果他還是把以前學生回答的答案重複了一遍,我摸摸他的頭說:「你一定覺的這個方法很重要,想帶著大家再熟悉一遍。」他驕傲的點點頭,在場的家長看到孩子天真無邪的樣子,也都笑了。

小雯爸爸一直在國外工作,課上的一個環節,我用小雯爸爸從國外帶來的教具,進行教學,孩子們感覺很新奇,小雯也很自豪,家長們也鼓掌表示感謝……就這樣,一節家長開放課在讚美聲、鼓勵聲、笑聲、掌聲中結束了。

在評課環節,小程的爸爸先站起來,他感動的說:我家的小程內向,這次開家長會前我也很緊張,但我看到孩子主動參與了課堂發言,我很感動,感謝老師的鼓勵!其他家長也紛紛表示:老師有耐心,能尊重孩子不同的意見;教學功底紮實,課堂關注面廣,每一位學生都有展示自己的機會;家長們也學到輔導孩子的不少方法……

會後,參與聽課的教學主任也發來了表揚短信:為我努力認真、對待孩子誠懇的態度點讚,還推薦其他老師學習我的家長會發言稿,我也把自己家長會的所有材料毫無保留的分享給同事。最後,在家長匿名的調查表中,這次「家長開放課」的好評率是百分之百。

在大法的修煉中,我才懂得甚麼是真正的善,深深體會到善心的力量。感謝師父的加持,幫助弟子圓滿完成這次教學任務。在近二十一年的修煉路上,師父一直看護著我、鼓勵著我,我只是想說:師父最偉大!師父真好!作為修煉人,我離師父要求的「無私我無」的標準差的很遠,我會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做師父合格的弟子!

個人修煉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