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對婆婆的怨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從小生活在山裏,家離學校有十三里路,只讀了三年書。十五、六歲時,我總是在想人為甚麼活著,活著多沒意思啊?就想出家。可是不知廟在哪裏,上哪去找廟。後來聽說進廟得有文憑,沒有文憑,廟裏不收。心裏好苦啊!

二十三歲那年,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是煤礦下井合同工,在家排行老二。認識一年多,我們就訂了婚。訂婚時,婆婆說的挺好,按我們當地的習俗,是婆婆家做被褥,還得給女方彩禮。因他沒父親了,我不但沒要甚麼彩禮,連被褥都是我自己買的,請婆婆幫著做,可婆婆說甚麼也不給做,還說了些不好聽的話,說兒子養到十八歲,就甚麼也不管了。我當時很生氣,就說:「不管那就黃了吧!」我就回了自己的家,他也跟我回到了娘家。在家人的一再勸說下,我還是同意了這門婚事,被褥都是我媽媽給做的。

兩個月後,婆婆給老三的媳婦娶到了家,一切都是婆婆一手操辦的,真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各方面我不比老三媳婦差,婆婆對我這樣,把我氣的不行。我就問婆婆:「用我們養老不?」婆婆說:「我有兄弟姊妹養老,不用你。」

到分地的時候,婆婆說:「你們不在家,地我們種吧,我供你們吃大米行不?」我說:「行!」可是當我們搬回去的時候,三口人才給我們一袋大米,就甚麼也不給了。要錢沒有、要吃的不給,還說:「不花錢的媳婦不當回事。」我就更生氣了,心想:「等你老的時候非得和你算這筆賬不可!」

二零零七年,我搬到了縣城,十幾年的苦日子連氣帶累的,使我得了一身病,咽喉炎、乳腺增生、風濕病、腎病、婦科病、胃炎等,醫院、診所我是常客。一天,我去診所打針,大夫的妻子也在,她對大夫說:「你說她煉你們法輪功行不?你看她多可憐呢?」我當時身體一振,當時就說這個功我煉定了!我讓大夫教我煉功,大夫說:「你得先看書。」

因為我太想學了,師父就把一個同修安排來了,我在家門口就遇到了一個多年不見的同修,她把我領到一同修家,學了五套功法,又送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這個高興啊。回到家就急著看。雖然字認識的不多,可我就是愛看。從此,修煉法輪功了。

二零一零年的冬天,丈夫說婆婆住院了,每家得拿三百元錢。我一聽就火了,說:「她不是不用我們管嗎?現在來找我了,當初她怎麼對我的。」丈夫說:「你說了算。」冷靜下來後,我想:我是煉功人,得按大法要求自己,不能和她一樣。不管怎麼說她也是我的婆婆,我得尊重她。於是,我坦然的拿出三百元錢,帶上餃子,我們一家三口去看婆婆。婆婆不但不領情,還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這回我一點也沒生氣,還是照樣去看她,還告訴婆婆: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很快康復的。

二零一一年,我搬回了老家,正趕上婆婆過生日。我買上雞蛋,告訴婆婆來我們家吃飯,婆婆說:「我家不是沒有錢,上你家過甚麼生日,你們哥兒好幾個,就你給我過生日,顯你家有錢啊!」我沒說啥,回家跟丈夫說了此事,丈夫說:「那你還給她過嗎?」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你明天去縣裏買點菜,我們包餃子,給她老人家過生日,把家裏人也都請來。」丈夫高興的說:「老婆呀,真是太謝謝你了,真沒想到你對我媽這麼好!」

二零一七年八月下午四點多鐘,我去菜園子拔草,被毒蛇把手咬傷了,當時我用嘴一吸傷口,蛇毒把我的頭都毒黑了!丈夫眼淚都嚇出來了,說:「趕快上醫院!」大哥趕快給我找來了草藥,我說:「不用!我有師父和大法保護,不會有事的。」甚麼活也沒有耽誤幹。第二天,大哥過來,看我一點事兒也沒有,就驚奇的說:「這也太神奇啦!去年,我被蛇咬傷,去醫院,花了一萬三千元錢,才治好的。」

家人們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眾生喜歡法輪功真相台曆

二零一八年台曆來了,我拿了兩包出去發,我面帶微笑的說:「您好,給你一個法輪功真相的台曆,可好看啦!誰看誰有福,」大多數人都要。我拿著台曆走到一男士身邊說:「送您一本台曆,是一八年的!」他問:「甚麼台曆?」我說:「是法輪功真相的。裏邊的故事可好了,都是真人真事。」他說:「好!」接過台曆說:「真好看!」

有的人知道是法輪功真相的台曆,給一本不夠,還得給親人帶。由於人們都喜歡要,兩包台曆很快就發完了。

我又看見一位老年同修用小車拖了一大包台曆,我又要了一些,邊走邊發,當走到一個十字路口時,遇見一位老先生,就給了他一本。忽然聽到有人說:「我可找到你了!快給我兩本,這台曆太好了,真實純正。中國要完了,以後這個國家就得靠你們法輪功來救了,誰也救不了。」我真心的為明白真相的眾生而高興,同時也為不明真相的人而遺憾。

正月初九,我拿了一包《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出去發,走到一位男士面前說:「您好,給您一本書看,是新出版的。」他說:「法輪功的,我會看的。」還有人說:「我就要法輪功的,法輪功不騙人!」有兩個老人邊走邊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