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怨 才能修出善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三歲,是個上班族。我是家裏的獨女,從小爸媽對我非常疼愛,從來捨不得動我一根手指頭,慢慢就養成了驕橫、以自我為中心的性格,如果有事沒順著我的心意,那我就會發脾氣。

二十三歲那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剛剛幾個月後,「七﹒二零」就來了,中共開始打壓大法,由於當時不會修、學法少,之後很長時間,都是糊裏糊塗的過日子,但心中知道大法好,沒有放棄過大法。

二零零零年,我結婚了,婚後丈夫對我也是謙讓有加,更滋養了我的壞脾氣。婆婆是女強人,退休前,在單位裏是有名的「名嘴」,而且十分要強,是幹甚麼都得比別人強才行。我在娘家是爸媽寵、在自己的小家是丈夫慣,可在與婆婆的生活接觸中,就會發生很多不快,引發一串串的矛盾,那些年過得很苦很累。現在知道了,那是師父給我安排的,為的是提高我的心性,但當時我沒有悟到,浪費了許多修煉機緣。下面就說說我和婆婆之間的故事:

剛結婚的第一年平安無事。第二年我生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當時婆家也沒說甚麼,照顧月子、對待女兒也都挺好,隨著孩子慢慢長大,我發現婆婆教育孩子非常不妥,就是時時教孩子罵人(她怕孩子吃虧),我怎麼糾正她,她都不聽,我們之間雖然沒有言語上的衝突,但誰心裏都有個疙瘩,都認為對方做的不對。

矛盾終於爆發了:在孩子三、四歲時,我們一家去公園玩,回家的路上買了一支棉花糖,女兒喜歡的不得了。我告訴她:「你讓媽媽咬一口哦。」說完,就咬了一口棉花糖,結果女兒就不開心。我的本意是讓她知道有好的東西要與別人分享,不能養成吃獨食的毛病。

回到家一進門,看著婆婆,她就大哭起來,婆婆趕緊問是甚麼原因,知道是我咬了女兒的棉花糖後,就惡狠狠的手指著我說:「告訴你!以後孩子吃剩下的東西你才能吃!」當時我丈夫和公公都在一旁,誰也沒說話。我的眼淚就在眼裏打圈圈,卻沒說話。我當時雖然修煉得不精進,但知道不能和別人爭吵,知道更不能與婆婆吵,否則事情就無法收拾。於是就在心裏強忍著,那個委屈、怨恨的感覺直到多年後我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我們是白天上班,下班到婆婆家吃飯,晚上再回自己家,上班時,就讓婆婆照看孩子,我知道婆婆其實很喜歡男孩,孩子長到四、五歲時,就想讓我們再生一個。當時我們的經濟情況不是很好,工作緊張,掙錢不多,考慮再生一個孩子家庭負擔太大,想過兩年再看看。

而接下來,更讓我始料不及的是,婆婆在我面前指著丈夫說:「你們連個男孩都生不出來,就是『絕戶頭』!」接下來說的甚麼我已經聽不見了,腦中一片空白。「絕戶頭」是北方農村罵人的話,是非常難聽、詛咒人的,她怎麼能這樣說我和丈夫呢,我都懵了。我呆呆坐著一言不發,當然不是我的心性很高,相反我已經恨透了婆婆。

在那些年中,婆婆看我不和她吵,認為我好欺負,就越發的不知收斂,經常指桑罵槐,或是借事發作,但我始終守住一念:就是不與婆婆爭辯爭吵,還有一絲大法的法理支撐著我。但那只是強忍,很多時候是回到自己家中,就和丈夫大吵一架,我那時的脾氣壞到了極限。將近十年中,這樣的大事小事數不清。

記得師父講法時說過:「我們只是說你的悟性不夠,這一關沒有過好。」[1]在那些年中,我就是這樣一個狀態吧。

後來換了一份工作,那時的工作清閒,我有時就在上班時看書學法,雖然學法,但沒有參加學法小組,個人理解的慢,有時也能想想在婆婆家發生的事,但還是不能原諒她。時間飛快轉眼過去十幾年,我父親單位有了買房的機會,我們一家搬離了舊房,新房離婆婆家很遠,我再也不用去婆婆家吃飯了,有種解脫的感覺。

同年我開始背《洪吟》,也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努力學法後,我知道我耽誤了很多寶貴的時間,也知道向內找了。我看到丈夫工作很忙,婆婆年歲也越來越大,我們又離她很遠,幾乎一星期也去不了一次,我的丈夫也是獨子,公公和婆婆就顯得很孤獨,以前驕橫跋扈的婆婆現也老態龍鍾,由於她平時口無遮攔愛罵人,身體狀況也不好,我就覺的她很可憐。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在單位裏,在其它工作環境中也是一樣,搞個體也是一樣,也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可能不和社會接觸,至少還有鄰里之間的關係。」[2]

我懂了,婆婆是為了讓我提高上來的,而我卻一直怨恨她,所以我的魔難就一直過不去。雖然法理明白了,到了現實生活中,我也知道她很可憐,但從行動中,我還是不太願意去看望她。我就向內找,我要突破這個狀況。我認識到我有很強的怨恨心,我問自己為甚麼修不出善呢?我就大量學法,我也看明慧網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當時有一篇也是修善的文章,文章中同修的大善大忍震撼了我。哦!我知道怎麼修了,知道甚麼是實修,我決心好好修煉,從現在開始把自己當成一個新學員,腳踏實地的實修自己。

師父在精進要旨《淺說善》中講:「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3]我就一直念一直讀,我要去掉怨恨心,我要修善,我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師父看我有了正念,幫我去掉了一些不好的物質,我也不那麼怨恨婆婆了。

我和丈夫說咱們有空去媽媽家吃飯吧。由於我和婆婆之間的不愉快,他心裏也有疙瘩,又加上很長時間不去他家裏,我們又去吃飯時,大家都有點彆扭。我就告訴自己,不想壞的,甚麼也不想,不說話只幹活。然後吃完飯,我就去收拾桌子、洗碗。公公覺的奇怪,還問我:「你洗碗啊?」我說:「我洗。」就這樣,我完全放下心來,就想著他們的好,想著女兒小時候,婆婆幫我看孩子做飯,想著她的好。

慢慢的我們話也多起來了,我陪婆婆聊天,我媽還幫婆婆退了團員。我給婆婆買藥,給公公買他愛吃的,再不想以前發生過的事。有時怨心也往上返,我就想師父的法:「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2]我按師父法的要求去做,「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4]。

過了兩年,婆婆漸漸對我有了笑臉,有時跟我說家常,完全沒有以前的樣子,就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模樣。現在我沒有了對婆婆的怨恨,完全放下心,自然的我對她的善就顯露出來。丈夫嘴上沒說甚麼,但看出來他也很高興,我們家現在是和和睦睦,一片祥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淺說善〉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