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家庭關 因緣一再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世間萬事皆有因緣,家庭也是如此。人在輪迴轉生中都帶著宿世的業債,前緣、宿怨把人聚合在一起,成為一家,報恩的、要債的都毫不含糊的按著前世的夙願,在回報或索取,那些因果業報毫釐不爽的在纏繞著人,沒有甚麼人可以避開。能有幾人面對失去,心懷坦然?又有幾人,面對糾葛,笑臉相待?

我講述的是自己經歷的家庭故事,平凡而又瑣碎,希望讀者在我闡述的家庭故事中,能有所裨益。

一、走入婚姻,發現問題

十九年前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記得他曾經這樣介紹自己的家:「我家裏是我媽主事,我媽很有能力,我爸不管事,挺隨和,我有一個妹妹,很快要結婚了,我弟弟在外地,不一定回來,家庭關係很簡單。」有一次,他指著遠處的房子,對我說:「我家就在那個位置,三間磚房,九十多平方,屋裏沒有甚麼家具,家裏不是很有錢。」我對他說:「有房,能過日子就可以啊。」說完後,我發現他的眼睛有些濕潤,單純的我,沒有意識到他被我感動了。

因為彼此心意相合,婚嫁便提上了日程。當我和他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後,由此也開啟了和他的家人之間的緣份,我逐漸發現一些事情變的不簡單,而且直接衝擊了我的觀念。

我在一個傳統的家庭中長大,父親主外,母親主內,從小我就被告知:要節儉,要努力改變自己的境遇,要潔身自好,等等。可是在結婚後,我接觸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家庭。

婆婆是個很有能力的人,家裏的所有事情都由她出面,公公不管事,漸漸的我發現了,公公真的管不了事情,因為他不想對這個家負任何責任,沒有能力,甚麼事情都弄不明白。冬天煙囪堵了,婆婆上房頂收拾煙囪,因為公公害怕上高。婆婆去買土豆,回來後生氣的說:「你爸太讓人生氣了,搶著撐尼龍袋子,讓我扛袋子往裏倒土豆,賣貨的人都笑話他。」用婆婆的話說,公公只關注自己怎麼舒服,是個自私的人,撐不起這個家。

公公有一些習慣,不是太好。比如洗碗用洗潔精,他從來不衝乾淨。新換上的衣服,出去一趟就能弄髒,腳經常很髒。公公吃飯非常急,有時就噎著,有一次,公公喝啤酒喝的急,沒來得及嚥下去,就張嘴把酒和飯都噴出來,他把頭轉向我,我被噴個正著。家人都很生氣,指責公公,我沒有吱聲,心裏也沒有抱怨。

公公還經常在看到我去衛生間後,想起自己要去衛生間,有一天丈夫在家,我剛進衛生間,公公不到一分鐘就去推衛生間的門,被丈夫制止了。婆婆對兒子說:「你爸不知是啥毛病,看見別人上衛生間,自己就想去。」

有一天中午,我在衛生間洗衣服,婆婆屋裏有客人在說話,我看見公公抱著枕頭走過,不一會,我進入屋裏拿東西,意外的看見公公躺在我的床上,閉著眼睛,腳底板黑黑的,在我新換上的床單上躺著,蹭著腳板,我的心在那一瞬間,五味雜陳。我繼續洗衣服,我告訴自己:「放下人心,你未來圓滿時,不可能帶著那個床單走,快放下人心。」隱約間,我知道了,我上班時,我的屋子就成為公公的場所,我想:「這個屋子就是客店,我只是小住幾日,不要執著。」當我努力放下人心時,心突然平靜下來,我聽到了婆婆怒斥公公的聲音。

在一個星期天的早晨,丈夫醒來,難得有空閒,和我在說話,女兒也醒了,加入進來。過了一會兒,我剛要換掉睡衣,就在這時,公公突然推開門,在門口用舌頭打著響,像逗小孩一樣,逗著女兒,丈夫很是生氣,讓公公關上了門。女兒說:「我都七歲了,爺爺還像逗小孩一樣,真煩人。」我告訴丈夫:「爸經常這樣,你不在家,我都注意著。」丈夫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嘆了口氣。

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對丈夫抱怨過他的家人,心情有不好的時候,我就想:「我得到法輪大法了,我多幸運啊,發生的一切和我真正得到的相比,不成正比。」

二、小叔子走上了正路

我結婚半年後,小叔子回來了,我發現他和丈夫不是一類人。小叔子說話不著邊際,一會說給我買女士摩托,一會兒又說買個車,小姑子說:「別聽他瞎扯,上下牙一對,車就能出來呀?」小叔子身邊還離不開女人,從他的一言一行中,我知道了,他想娶一個有錢的女人,是一個想跟著大老闆混的小弟,渴望財富從天而降,而那些大老闆,都沾黑,搶生意時需要打手,做事沒有底線。

和丈夫的家人在一起,目睹他們的言行,讓我覺的心氣不順。當時正在懷孕期間,我有些苦悶,有時蒙著被,悄悄的流淚,丈夫發現了,就詢問原因,找到我鬱悶的原因,就安慰我說:「他很快就走了。」我在想: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家庭?因為我接受了丈夫,就要連帶著接受他的生活環境,真的很艱難啊。

幾年後,我家貸款買了樓房,小叔子領著一個女孩回來了,兩人在一起,有時甜膩,有時就打在一起,打的驚心動魄,我看了都害怕。兩人分手後,小叔子又和一個女人交往,出去同居了,不久回來了。他覺的自己對每一個女人都很真心,人生怎麼這麼失敗,他萬念俱灰,想去四川,說有網友在那裏。

丈夫勸弟弟,說:「你找個正經的工作,別去四川,現在有騙人,摘器官的。」他弟弟說:「就我這糟爛的身體,換我的器官都倒楣,我又沒錢,有啥可騙的?」婆婆對小兒子非常擔心,由於牽掛小兒子,總擔心他沒命,婆婆得了心臟病。我擔憂的看著家裏的狀況,如果小叔子有事,把命弄沒了,婆婆的身體就更糟了,把婆婆當成生命支柱的公公就找不到方向了,我想:小叔子最好有個正經的營生。

這一年是二零零八年,在北方,春天下起了大雪,蚯蚓都出來了。不久,一群小孩子一邊跑,一邊喊:「二零零八,火山爆發,你在家裏,變成烤鴨。」我聽了,心想:這就是所說的小人語、靈驗的童謠,恐怕要發生地震吧。半個月後,四川發生了地震,小叔子去四川的想法落空了。

小叔子想開店,一家人都支持,我把我的錢都拿出來了,有兩萬多元,兩個存摺上面剩餘的錢加在一起,不到一元,我把兩萬多元錢遞到小叔子手中,對他說:「好好開店。」小叔子感動的說不出話來,丈夫也借錢,小姑子也出錢,服裝店開起來了,有了正式營生的小叔子變化了。

很快,旁邊一個服裝店裏打工的女孩喜歡上了小叔子,小叔子在猶豫,覺的女孩不漂亮,婆婆說:「我看這個女孩挺好。」丈夫說:「我看她是正經人家的女孩,漂亮有甚麼用,過日子又不是過一張臉。」小姑子說:「你以前的女朋友是漂亮,有甚麼用?都不是正經過日子的人。得找個踏實過日子的人。」小叔子看了看家人,下定決心的說:「我聽你們的,就她了。」

三、讓出房子

小叔子和女孩處的很好,倆人決定結婚,在外面租房子住。半年後,我家在討論小叔子貸款買房的事情。小姑子女婿說:「我覺的這個房應該大哥買,大嫂有工資,可以貸款買房。」

他的話在我家引起了反響,婆婆覺的小兒子可以有現成的房住,沒壓力了,臉上露出笑容。小姑子女婿悄悄的對我說:「嫂子,孩子大了,應該有自己的屋,和老人在一起住不方便。」丈夫一天晚上對我說:「我想了一下,這個房咱們買,孩子大了……」我說:「可以呀!」我一下就答應了,丈夫摸了摸我的腦袋,滿意的嘆了一口氣。我覺的他好像準備了許多的話,想要說服我,不料都白準備了。

丈夫很快看好了一個六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房子離我倆的單位、孩子的學校,都很近。六月份買房,裝修後,我們在十月末搬了進去,我搬家的同時,小叔子也搬家。前一個房子的貸款沒還完,新房也是貸款,負擔真的很重。婆婆對還貸款避而不提,所有的人在這件事情上都不吱聲,丈夫說:「他們也難,咱們還吧。」我說:「好吧。」

小叔子對我很尊重、很感激,他說:「我媽給了我第一次生命,嫂子給了我新生。」他曾經的朋友,有吸毒致死的、有被槍斃的,有判無期的,有一個資產上億的官商,被中紀委調查,抓進了監獄。小叔子覺的自己活的好好的,很幸運。

四、心態平和,不爭

在家庭中,無論大事、小事,都是修煉的機會,在我懷孕時,婆婆和小姑子做演出的服裝,很忙。我挺著大肚子,抱著小姑子家的四個月大的孩子,讓他睡覺,他睡著了,我剛坐到沙發上,他就醒,我就得站起來,抱著他,把自己累出一身汗,小姑子笑著說:「大嫂真辛苦。」婆婆說:「你大嫂是功臣,到時給你大嫂做件衣服。」事後婆婆都忘了。做演出的服裝,挺賺錢,婆婆從不說掙多少錢,我也從來不問。

我生下女兒後,眼看要休完產假,婆婆在餐桌上對我說:「你要上班了,我給你做幾件衣服。」婆婆拿出一些布,開始做衣服,做完了,就自己試穿,然後放起來。一天晚上,丈夫高興的對我說:「我看媽給你做衣服了。」我怕被婆婆聽到,趕緊說:「快別說了,媽是給自己做的。」丈夫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丈夫對我說:「我今天有時間,陪你去買衣服。」我的身材恢復的很好,丈夫買衣服的眼光也很好,當我穿著漂亮的衣服出現在鄰居的面前,她們紛紛露出羨慕的目光,婆婆從廚房的後窗看到了我,樂呵呵的說:「我兒媳婦真漂亮。」但是,我知道,婆婆心中對我有妒嫉,妒嫉丈夫對我好。我進了屋裏,換下衣服,低調的吃飯,婆婆在抱怨公公,從來不會給她買衣服。我甚麼都沒說。因為我洞察到了人性的缺點,心裏像有個明鏡似的,心態很平和。

對於吃、穿,我都不挑,給婆婆買衣服,婆婆挑貴的買,我負責掏錢,婆婆滿意就好。我給自己買衣服,價位一般就行。我的同事對我婆婆不滿意。她們在抱怨:「瞅你婆婆穿的,像年輕人,真能美。你看你,怎麼這麼樸素。」我說:「在我爸媽的傳統觀念中,吃穿要可著老人來,我這樣做,心理很平衡。」

我離開婆婆,住進新樓後,同事說:「這下你婆婆該知道你的好了。」我有些迷茫,不知她們為甚麼這麼說。很快婆婆對我說:「小浣(小叔子媳婦)可不能和你比,我做件衣服,她就說,我媽還沒有呢。」小姑子對我說:「我做件衣服,小浣就說,我也想有一件這樣的衣服。」她倆得出的結論是:小浣自私,不能和大嫂比。我聽了甚麼話都沒說。

五、了知前緣

和婆婆在一起生活了九年,在這九年的最後三年,隨著我在大法修煉中心性的提高,我逐漸的看到了過去世發生的一些事情,知道了自己和家人在歷史上的緣份。

在過去世中,有一世我是富貴人家的小姐,住在秀樓上,婆婆是個老媽子,照顧我。一天黃昏,一個小偷溜進了後院,藏在秀樓下,被老媽子發現了,就拿長竹竿往下捅,我也幫忙,我倆一起用力,竹竿捅在小偷的身上、頭上,那個小偷疼的齜牙咧嘴,第二天,那個小偷身體就行動不便,走路一瘸一拐的,後來就以乞討為生。小偷以偷為營生,但是罪不致殘,何況還沒偷去東西。如此看來,我和婆婆在那一世都欠了小偷的,所以在這一世中,公公就是來要債的。

我在打坐中還看到一個景象,在有一世,一個盜賊攔路搶劫,我比他厲害,把他打傷了,把他劫來的五百金據為己有,很快賭出去了。這一世中,小叔子就是曾經的盜賊。

我還知道了小叔子和他媳婦之間的緣份,小叔子過去帶人劫大戶,殺了大戶家的孕婦,當時她已經懷孕五個月了,有五個丫鬟在照顧著,那個孕婦就是現在的小浣。在小浣懷孕期間,小叔子對媳婦非常好,恨不得跳起來照顧媳婦。

我和丈夫的緣份也很深厚,在過去世中,我倆不止一次當過夫妻,做過朋友,心有靈犀,惺惺相惜。

這些輪迴中的經歷,讓我心中頗有感慨:世間萬事皆有因緣,人生離不開了願、還債,冥冥之中,命運之神在安排著人的一切,有果必有因。

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走過家庭魔難的我,心態很平和,是因為大法開拓了我的胸襟,堅定了我做好人的信念,得失不放在心上。遇到別人有大錯、小錯,我先找自己的錯,即使沒有錯,我想:我遇到不順心的事,是我曾經的業債吧。

人生,其實真的不容易。有緣才能成為一家,但是緣份真的有善、惡之分,有誰能在其樂融融中不知不覺的了願、還債,那真的是一種豁達的胸襟、開朗的人生態度,只有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做到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