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闖關的經歷和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我騎自行車回家,在平坦的馬路上,像有人推了我一下,猛然跌倒,整個身子壓在車子上。

我習慣的說:沒事兒、沒事兒。卻站不起來,我一看右腳,立著壓在車子的後叉子下面,很疼,我吃力的把它抽了出來,但站不穩,我知道腳脖子的小腿骨折了。我趕緊扶起車子騎上回家。

到家,腳脖子就腫了,從床上下來腳不敢著地,我右腳輕立著煉功,煉到「金猴分身」時右腳強行踩地也不疼,煉完第一套就能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為了儘快恢復,我決定每天早晚各煉一次功,晚上發完正念,開始煉功,一個半小時下來,兩條腿像木頭,脹痛回不了彎。雙盤時我吃力的把腿搬上來,疼痛難忍,也不知骨頭疼還是骨髓疼,一跳一跳的,左腿無傷比右腿疼的厲害。左腳脖子像折了一樣疼,從股骨頭到腳趾節,各關節脹痛,無法坐穩,左腿肉火燒似的疼,不敢用手摸,特別是兩腿拿下來時右腳脖子撕心裂肺的疼,雖然幾秒鐘也很痛苦。我知道恩師在給我消業。

師父說:「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我知道大部份難都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只是象徵性的承受一部份,我不能讓師父失望。我每天堅持盤腿七十五分鐘,發完正念再拿下兩腿。早晨三點十分煉功,說是煉功,實際就是艱難的承受,根本不可能入靜。有一次六十五分鐘把腿拿下來了。拿下後很後悔,不能讓師父失望。

第七天,也就是一月十號,我下樓,一瘸一拐的走了一里多地,去了兩個同修家,到第二個同修家(五樓)敲門時,沒人開門,抬頭一瞅是六樓。再以後出遠門就能騎車子了。

兩個月後的一天,打坐時一下子腿不疼了,緩一會兒,又開始痛,師父還又一次給我開頂,百會穴像裂開似的,我脫口而出:「謝謝師父!」我闖過來了。但我怎麼也無法知道師父為我承受的那一切,我哽咽了,從那以後再雙盤不那麼痛了。再後來兩腿兩腳只酸痛,不影響學法,能盤腿學三講法了。

我的魔難之所以這麼大,都是因為自己混同常人,講真相做的很不好,因被誣告被綁架,心有餘悸,加上講不下來信心也不足。心性關過的也不好,忍不住了罵人,色慾心也很重,有時反映很強烈,知道不是自己,就是排不掉,甚至發正念時都往腦子裏反映。一次跪求師父,師父給拿下去了,過了幾天突然想起來沒有色慾心真好,一高興,誰知它又上來了,今天寫到這裏好像這個東西沒了。

我平時面子心也很重,有求必應。一天一個同修求我讓跟我兒子說一聲,幫助她開洗車房的女兒把全年三千元水費給免了。明知道不該幫的事,礙於面子還是幫了。前幾天我兒子對我老伴說:這家人也太死性了,幫這麼大個忙,過年都沒說來看一看。我聽說後也動心了,告訴了那位同修。回來一想不對勁兒,這哪是修煉人所為,實質一開始就不該幫這個忙,別說修煉人,就連常人都不如,我急忙打電話告訴同修不要對她女兒說此事。她問我為甚麼,我告訴她,這個忙我本身就幫錯了,不能一錯再錯了。

對修煉而言,人心是可畏的,誘惑是醉心的,修煉是嚴肅的,希望與我類似的同修立刻警醒,一定要珍惜這段修煉的過程,別讓師父失望。

個人認識、很淺,有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