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幼兒園工作的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由於我是來自中國大陸,從小就受邪黨文化的洗腦,無形中給我們灌輸了很多黨文化的東西,很多都意識不到。來到美國後,我曾在一家韓國幼兒園做了一年多的老師助理,期間發現很多黨文化的表現,現整理出來,以便同修們更好的去除黨文化,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比較喜歡小孩,非常想當老師,也許是因為自己有這個願望,來到美國後,我先是在一個同修開辦的夏令營和課後班做老師,教的都是小弟子,那時候完全不懂教育,很多地方都是從孩子們身上學到的,比如:我上課的時候喜歡用對比方式(因為我小的時候老師就是這樣教我們的),就是說:「看某某做的多好!看誰誰是第一。」等等,這時候,一個孩子就說:「老師,我們在學校裏都不比的。」後來才發現這樣對比非常不好,不應該用這種方式。再有就是當孩子做錯甚麼事的時候,都是要馬上糾正過來,也就是強行讓他改正過來。這也是不對的。

後來,我去了一家韓國幼兒園,工作了一年多,實際上就是向他們學習去了,而且我在每個班都呆了一遍,孩子的年齡從三歲到五歲不等。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我真是受益匪淺,我發現我和同事們有很多不同,雖然他們都是常人,但是看到他們身上有很多優點,而這些正是我缺乏的,而我有的是太多的黨文化。下面我就分享一下我在這家幼兒園的感悟。

一、去掉黨文化的敷衍、應付事

這是一家比較大的幼兒園,一共有三家,老師們基本是韓國人和西方的白人,老闆是韓國人,很善良,非常愛孩子,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非常有禮貌,並且工作很認真。記得我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了五分鐘,第二天遲到了十分鐘,我給自己的藉口是剛去,路不熟,因為是八點三十上班,於是很不經意的在簽到表上寫了八點三十的字樣,我的同事看到後,提醒我說:「你不是八點三十到的,是八點三十五到的,你昨天是八點四十到的。」我當時感到很慚愧,馬上改過來了,從此以後我就再也沒遲到過,都是至少提前十五分鐘到。

我發現這就是黨文化的糊弄事和不真,而他們非常認真。

有一次,是讓孩子們認識各種樂器,一個老師就從家裏拿來了好幾種樂器,如:小提琴、長笛、小號,口琴。記得那是一個非常熱的夏天,這位老師還沒有車,她是走著上班的,要走二十分鐘的路程,她到學校的時候,全身都被汗水打濕了,我當時深深被她的行為感動,其實學校裏有一些小的樂器可以用來教學,她為了豐富教學內容,就不辭辛苦拿來了這麼多樂器,可見他們對工作的認真程度。

二、用心愛孩子,不強迫孩子做事

他們常常考慮孩子的感受,處處為孩子著想。例如在一次和孩子的互動中,一個孩子不小心把一位老師的下巴劃破了,流血了,這位老師馬上用自己的手擋住下巴,繼續和孩子玩,我看到後,就問她:「你的下巴怎麼了?」她笑著說:「沒事,剛才孩子不小心弄破了。」我說:「是嗎?要不要緊?要不要貼個創可貼?」她笑著說:「沒事,不想讓孩子看到,怕孩子看到把我弄流血了,會嚇到孩子。」聽了以後,我非常感動,換做自己,我想我還做不到。

記得有一個剛入園的小孩,總是抱著一個小毯子,別的孩子都高興的和老師跳舞,而她總抱著那個小毯子在旁邊看著,我看到後就走到她身邊說:「去加入他們一起玩吧!不要抱著這個小毯子了。」我的同事說:「沒關係,讓她抱著吧,讓她慢慢適應,不要強迫她,她會好的。」我覺的我是為別人好,可是用的是強迫的方法,這樣不好,是黨文化的一種表現。我記得也就是過了兩週吧,這個孩子終於把這個小毯子放下,和小朋友們玩了!真的為她高興!

我們班共有十六個孩子,兩個老師,老師們都很辛苦,就連上衛生間都要跑著去,按理說,每天中午孩子們午睡的時間,應該是老師們休息和吃午飯的時間,可是,有幾個孩子不願意睡午覺,而且還干擾其他的孩子,當時我看到我的同事,每次都耐心的來到每個孩子面前幫他們蓋好被子,摸摸他們的頭笑著說:「我愛你!閉上你漂亮的眼睛,睡個好覺!」孩子們基本都會安靜下來。對於那幾個不愛睡午覺的孩子,更是多次耐心的蓋被子(因為孩子們總是亂踢被子玩),如果實在睡不著,就讓孩子躺著休息一下,不出聲音,不干擾其他小朋友睡覺。

我也比較依賴我的這位搭檔老師,就幫助她做些輔助的工作,可是,有一天,我的這位搭檔老師說她要在午飯時間開會,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這十六個孩子的午睡和那幾個不愛睡午覺的孩子怎麼辦啊?可是那也得面對。於是我學著我同事的樣子,走到每個孩子的面前看著他們可愛的樣子,摸摸他們的頭笑著說:「我愛你!閉上你漂亮的眼睛,睡個好覺!」對於那幾個不愛睡午覺的孩子,我就微笑著說:「要是實在睡不著,也要閉上眼睛休息一下,不要影響其他的小朋友睡覺。」看到他們都安靜下來了,我就開始吃飯。

我的同事開完會回來後,她吃驚的看著我說:「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真棒!」我說:「怎麼了?」她小聲的說:「你看他們每個人都睡著了。」我一看,真是!就連平時從不睡午覺的孩子都睡著了。我也為自己感到高興,我想這也許就是善的力量吧!

三、去掉黨文化的惡

我們班有一個小男孩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樣,他玩玩具的時候,總愛玩打打殺殺的那種,還總是傷害他身邊的小朋友,別人都不願意和他玩,都五歲了,還不會數數,我心裏邊不是很喜歡他;他在的時候,老師們都很費心,總要多照看他,否則就又有孩子哭著說被他打了,如果他有一天沒來,我心裏就很開心。

一次,孩子們午睡後,他坐在床上不起來,因為在這個時候,老師要儘快的把孩子們所有的床收好,以進行下面的活動,我耐心的和他說了多次讓他起來的話,他根本不理我,還坐著一動不動,我就有點不耐煩了,說:「你要是再不起來,小朋友們都被爸爸媽媽接走了,老師們也下班了,就你一個人坐在這裏吧!」他看著我,馬上傷心的大哭起來。我同事馬上過來問我他為甚麼哭?我說:「我就是叫他起來,不知道他為甚麼這樣大哭。」後來經過我同事對孩子的耐心勸說,孩子停止了哭。但是當時我還沒有發現這是我的問題。

第二天,這個孩子突然用手指著我,大聲的說:「我不喜歡你!」我表面好像挺平靜,只是告訴他應該尊敬老師的話,可是心裏卻說:「我還不喜歡你呢!」後來,我一想,的確是我不對,我對他有分別之心,我發出的是惡念,孩子感受到了,所以他才說不喜歡我的話,關於孩子性格上的缺陷,實際就是業力所致,也不能怨孩子啊!於是,我對這個孩子的看法完全改變了,覺的他也挺可愛的,就多照看他一下,每次他和別的小朋友玩的時候,我都坐在他旁邊,看到他拿著玩具玩打打殺殺的遊戲的時候,就說:「咱們不玩打的,好嗎?我們玩找媽媽的遊戲好嗎?」他看著我,先是愣了一下,沒說話,我又說:「這個小孩在找媽媽,媽媽不見了,媽媽哪裏去了呢?媽媽,媽媽!」他馬上就不打了,馬上也進入到「找媽媽」的遊戲中了。

後來,我發現他越來越進步了,能和其他小朋友玩遊戲了,不再打別人了。我的同事看到後說:「你做的真好,我看到你一直在耐心的引導他,他變了。」我覺的其實是孩子在幫我,幫我去掉不善的心,去掉黨文化。

最巧的是,在一次大法的遊行活動中,我們的遊行隊伍正好走到我們學校旁邊,當時我是發資料的,我突然看見這個小男孩在觀看遊行,我馬上跑過去,給他一個小蓮花,他高興的拿著蓮花,一直看著我笑。第二天,他來幼兒園見到我的時候,嘴裏不停的高興的說:「我昨天看到你了!我看到你了!」

在我們班裏,有個小女孩,她很聰明,平時也很好的,可是如果有甚麼事她不滿意了,她就會一反常態,大發脾氣,她會把所有孩子的小被子和書包全部弄到地上,把做手工用的各種盒子裏面的小珠子全部倒在地上,這時候,我真是無從下手,不知如何做。

此時,我同事就會請其它班的老師來幫忙,這位老師很有經驗,她微笑的叫著這個孩子的名字問道:「能告訴老師怎麼了嗎?」那個孩子根本不回答,這位老師就微笑著走到她面前,用兩隻胳膊把她圍住,任憑孩子在她的臂彎裏怎麼發脾氣,她都微笑著不說話,那個孩子發了一陣脾氣,覺的累了,就停了下來。這時候,這位老師就和她說話聊天,不一會這個孩子就恢復了常態,還來到老師面前和大家說剛才的行為不對,和大家道歉。

我看到這一切,覺的很神奇,孩子在這個老師手上,怎麼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變好了呢!心想下次我要學習她的樣子做好。

過了幾天,這個女孩又開始大發脾氣,基本和上次一樣,我同事正想請別的班的那位老師來幫忙時,我說:「讓我試一下好嗎?」她說:「好。」我就學著那位老師的樣子,把她圍在我的臂彎裏,孩子在我的胸前掙扎的大哭大鬧,可是我的心裏卻不能像那位老師一樣平靜,心裏想的是快點讓她停下來,可是她就更加揮動著手臂鬧個不停,還把我的手臂劃破了。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我有些堅持不住了,於是我在她的耳邊說:「真、善、忍」(當時我用的是中文,這個孩子不懂中文)她很明顯的靜了下來,於是,我用英文說:「老師知道你很生氣,這個忍很難做到,我理解你,但是也要儘量做呀!這樣發脾氣是不對的。」於是她完全靜下來了。我發現如果真正動了善念,效果一定是不一樣的。最後她走到大家面前說:「很抱歉,下次不會了。」

在我們的教室裏,有一個叫做「舒服的角落」的地方,這裏有一個小沙發,沙發上還有一個軟軟的可愛的毛毛熊,當孩子的行為不好的時候,我的同事先是提醒,然後把孩子叫到一邊和他講為甚麼這樣的行為是不對,如果孩子非常不理智的時候,就讓這個孩子坐在這個小沙發上冷靜一會兒,好了之後,老師再與這個孩子交談,直到孩子明白剛才自己是錯在哪裏,而其他的孩子也絲毫沒有因為這個孩子的行為不好而歧視他。

我們學校旁邊有個遊樂場,我們幾乎每天都要帶孩子們出來玩,路上小朋友們非常有秩序的牽著繩子,靜靜的走,在走的過程中,如果有的孩子鞋子掉了,孩子就會高高的舉起胳膊大聲說:「Stop(停)」這時其他孩子馬上停下來,等他(她)把鞋子穿好後繼續走,如果發現對面有路人經過,老師就告訴孩子們為這個路人閃開一條路,孩子們就自動的向右移動。如果看到路邊有警察的時候,老師就帶著孩子們主動的向他們問候,而那些警察們則會微笑的揮手並響應道:「你們好!」這種情況在中國是從沒見過的。

由於孩子們的家庭背景不同,成長的環境不同,孩子們的性格迥異,後來我發現這些孩子們就像天上派下來的小天使,通過他們的不同的表現,幫助我去掉了很多執著心,讓我不要有分別心,要善,要更加耐心一點等等。

每天下班後,當我坐在公交車上的時候,我都要想一想我今天的行為,哪個地方做的不是很好,然後很後悔,心裏默默的和師尊說:「請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要做好。」結果,慈悲的師尊就給我機會,有時候場景就真的是一模一樣,就看我的心是怎麼擺放,是不是又動氣了?是不是又不善了。一天晚上我發完正念後,我專門針對這個黨文化清理了一下,因為那不是我,我不要。後來就睡覺了。剛睡下後,就做了一個真真切切的夢,夢見我的背後有一隻大黑手,緊緊的抓住我的背後不放,我頓時就感覺喘不過氣來,在夢中甚至不能呼吸,我鼓足一口氣大聲喊道:「師父,救我!」後來感覺那隻大手漸漸的離開、離開,然後消失了。

後來因為我選擇了一個證實大法的項目,決定離開這所幼兒園,正好我教的這個班的孩子們就要畢業了,他們將要去學校上學了。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感謝這些可愛的小天使們,非常感謝我的同事們,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很多很多。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