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春聆聽師尊講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我從二十三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幾年了。一九九三年六月十九日,我有幸參加了在吉林省委禮堂,師尊舉辦的長春市第三期法輪大法學習班。此時我還不知道這就是自己二十幾年來企盼的、等待的。

走進吉林省委禮堂,我的心平靜祥和。朋友早已幫我找好了座位,是前十排,我坐下來有一種如願以償的感覺。我感覺背部有東西動,我就先查看四週是否有人搖晃座椅,左右、後面的人沒有觸碰我的座椅,我確定是自己的體內有東西在轉,就跟同來的人說:「我背部有東西動,好像是在轉。」雲姨說:「是法輪在轉,老師給你下法輪了。」我心中疑惑,老師還沒來呢,誰給我下的法輪呢?

等待中,我想像著大氣功師的樣子:名人穿著筆挺的西裝,一定是很有錢,很氣派。

禮堂內,沒有人維持秩序,沒有人要求肅靜,可是全場的人都很安靜,一切都被強大慈悲的能量抑制住了。沒有大聲喧嘩、沒有隨意走動的、沒有喋喋不休的、更沒有抽煙的,所有的人都沉浸在祥和慈悲的能量場中,靜靜的等待師尊的到來。

在眾人的企盼中,師尊走上講台。師尊身穿一件潔白的短袖襯衫,褲子、皮涼鞋雖然舊了,可是乾淨的觸及人的靈魂,我心中震撼:身在人世間,不粘世間塵與土。肌膚好的無與倫比,烏黑的頭髮、二十幾歲年輕人的模樣,身材高大魁梧,超凡的氣質,親切慈悲的笑容。

首先師尊介紹了自己,介紹法輪功。法輪功是歷代單傳,古老的佛家修煉大法……

師尊講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法身。師尊有無數的法身,本人還未到,但法身已經開始清場,給有緣人清理身體,下法輪了。我的疑惑被解答了,此時我明白了是師尊給我清理身體、下法輪。師尊揭示了一些世界之謎,如百慕大三角等等,都是我最想知道的。我想,師尊不是凡人,是具有超能力的人,師尊甚麼都知道。

聆聽師尊的講法,使我明白了做人永遠都不會明白的一切:我明白了宇宙是有法存在的,那就是「真、善、忍」。「真、善、忍」構成了宇宙間的萬事萬物,包括我們人類。我找到了自己生病的真正原因、根本原因。當我轉變自己的心,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就是轉變了我生病的根源,那麼一切就會恢復正常。我認定了,我要走上一條返本歸真的路,返回到我先天本性上去,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

師尊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珍貴。我著急了,想記錄下來又沒帶筆。這時師尊說:不要記錄,會影響你聽課。我如飢似渴的聽,每句話都不想落下,都不想忘記。我感受到師尊的每一句話都帶有很強的能量往我腦子裏打,裝呀、裝呀。做學生時,聽教師講課,要動腦筋聽啊、記憶啊、很累。師尊的講法都帶著很強的能量往我腦子裏打──打入我的頭腦,打入我生命的深處。越聽身體越舒服。

在十堂課中,師尊多次動手給學員調整身體。先讓我們大家站好,想一、二種病,然後放鬆。師尊站在台上,手高高的抬起,緩緩的由上而下。我感到從頭頂往下身體裏有不好的物質壓下去了,壓到腳底,師尊用手一抓,我感受到有不好的物質從身體裏被抓出去了。師尊抓到手裏一邊叫學員趕快活動活動,一邊走到講台的角落,把手中的東西甩掉。一天,師尊講大家煉功時腳踝處長時間站立會很痛,今天就給大家消去腳踝處的業力。師尊是用同樣的方法做的,從此我站立時間多久腳踝處從來不痛了。

師尊講關於天目的問題那天,我坐在大約六、七排中間的位置,我一邊聽,一邊想,會不會是大家站起來,然後師尊動手給大家開天目呢?我專注的聽課,覺的兩眉之間很癢,我禁不住動手輕輕的撓,師尊慈悲的看著我說:別撓,我講開天目時就在給大家開天目。我恍然大悟。

師尊講法第三天,我照常提前三十分鐘來到省委禮堂,可是大門口已聚集了很多學員,人們都爭先恐後的提前來了。把大門的學員不敢開門了,怕出現危險。師尊來了,帶著許多學員,幫助疏導人員。所有的大門都打開了,人們匆匆往裏跑,我也急匆匆的往裏跑。我抬頭看見師尊站在走廊邊慈悲的看護著學員,防護有人摔倒。我就這樣看著師尊,匆匆的從師尊身邊跑過。師尊在講法中提到這問題,學員們通過聽法、修煉,對法有了一定的認識之後,這種擁擠的現象就不會存在。以後上課,大門提前一個多小時開放。

每天下班後我顧不上吃晚飯,騎著單車去聽課,要騎很長的路程,需要一小時的時間,這是我從前體弱時做不到也不敢想的事。我提前半小時到一小時就來到省委禮堂,坐在慈悲祥和的能量場中,壞事不想、好事也想不起來,思維是靜止的,內心安詳平和。上課三個小時,再返回家我也沒有飢餓的感覺。

每天師尊先講法大約兩個多小時,然後休息十分鐘,再教功。一位學員站在講台上示範煉功動作,師尊講功法的要領等。人太多,好不容易才找好一個可以煉功的位置,我前面擠進一位中年婦女,佔了我的位,臉上一點歉意沒有,我心中冒出一團火,想到師尊的教誨,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我知道自己生氣不對,抑制住沒發火,可是一團氣堵住胸口,我排不掉、胸口很悶。這時,迎面慈悲的能量打入我心田,那團氣瞬間就化掉了。

在省委禮堂,前四排貼上了貴賓席的標籤,這是主辦方專門留給省市官員們的席位。中共的官員們為了考察師尊,他們找了許多重症病人讓師尊治療。其中一位婦女站在台上,手裏拿了四張 CT 片子激動地說:她的母親患了癌症,已到晚期。原來瘤子很大長在胸部,把氣管都給頂歪了。通過師尊四次治療,每治療一次就帶著病人到醫院做 CT 檢查拍照,一共拍了四張CT片子,這也是省市的官員們要求做的。第四張CT 片子顯示瘤子完全消失了,不見了蹤影,可是被瘤子頂歪的氣管還歪在那裏,瘤子不見了。這位婦女對著全場的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說,可以上台來查看這四張CT 片子是真實的。這位婦女真誠的給師尊送上一面錦旗感謝師尊。

可是一九九九年,這位婦女出現在中共製造的「一千四百例」裏,她完全顛覆了她當年站在台上在眾目睽睽之下講的話。我在電視機前觀察她,從她的表情看出她內心的恐懼,她被人威脅了!可是那四張CT 片子,沒有人敢提起,我是這段歷史的見證人。

我看不見另外的空間,可我能感受到身體裏有無數的法輪強烈的轉動。在身體內深層直至表皮,甚至帶動衣服在動。我白天在學校給學生上課時,手上有法輪轉,帶動手中的紙張在顫動。

一天聽完課回家,我煉「法輪樁法」。我的手臂很細,每次抱輪都像舉著一座大山一樣非常痛苦,痛得我直哭。可是我求道之心、想修大法的心非常強。煉頭頂抱輪時,在極其痛苦的狀態下,我想:我就不拿下來,死也不拿下來。忽然看到左眼皮上出現了一隻眼睛,清清楚楚,真真切切。《轉法輪》中講:「除了主通道之外,在兩眉、眼皮上面、眼皮下面和山根幾個部位還有幾個主要的副通道。」由於我剛剛開始修煉,對大法認識不深,心中疑惑:剛剛學,怎麼會有這麼高?副通道都有眼睛了呢?

第十天,師尊給學員答疑。我想把心中的疑問提出來,可是舊勢力的阻擋,我寫條子的時候就說不清楚了,師尊讀出我的條子,意思完全不是自己要表達的意思了。我坐在聽眾席,心中直向師尊道歉:「師尊我不是這個意思,這不是我要說的。」師尊好像聽到了我的道歉,定眼看了看我的條子。師尊的這定眼一看給弟子打下去多少壞東西啊!

一晃十天的班就要結束了,師尊很忙,全國各地傳法,時間安排的非常緊湊。在長春十天班之後,馬上就要去另一個地方傳法。師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與師尊就要分別了,與師尊分別的滋味不好受。

師尊說,由於要去傳法的地方還有一些事沒有安排好,師尊要在長春多停留八天。還可以在長春辦一個八天的班。聽到還可以聽師尊講法,全場的學員真是開心啊,這是多大的緣份啊。剛剛入大法修煉的門,我們聽師尊講法十八天,這是我最幸福、最榮耀的回憶。

八天的班改在吉林大學鳴放宮舉辦,因為學員人數增加,省委禮堂已裝不下了。

在鳴放宮講法的第二天,師尊講開天目。這次我知道了,師尊講開天目時,就是在給學員開天目了。法輪迎面落在我的兩眉之間往上一點旋轉,然後法輪就像電鑽頭一樣往裏轉,我感覺兩個眼球都往肉裏深陷進去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說:「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前額被打出一條通道來,法輪具有強大的力量往裏轉,轉到松果體的位置時,法輪放大在松果體的位置不停的轉動,一會兒法輪變小從通道轉出來,在我前額的表面轉動,一會兒又往通道裏轉……就這樣反反復復的做著。

師尊很辛苦,每天講法兩個多小時,一口水不喝,中間休息時間又去後台親自動手給人治病。一天下課我從側門出來,從窗戶往裏看,屋子裏有很多人,師尊正在親手給病人治病,師尊很忙很辛苦啊,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

門票價格是全國最低的,新學員四十元,老學員二十元,而當時其它的氣功報告票價百元以上。師尊生活簡樸,在省委禮堂每天那件白襯衫,晚上洗了白天穿,在鳴放宮每天穿著一件最大眾的白色短袖T恤。門票錢幾乎都被主辦方拿走了,師尊沒有錢。我知道了,票價低,是師尊把自己的講課費給了學員。中共造謠說師尊斂財,師尊有一億個弟子,如果每個人給師尊一元錢,師尊就是億萬富翁,我會高高興興的給師尊的,這太容易做到了。可是師尊不要學員任何財物,師尊只要弟子一顆修煉大法的心,師尊只要弟子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返本歸真做好人、做一個好人中更好的人。

師尊沒有豪宅,只有那一個我曾經看到的破舊房子。去過師尊家的學員說,看到師尊的家學員流下了心酸的淚。師尊兩袖清風,真正的高人,大德之士。我明白了,為何師尊身上不粘世間的塵土?是因為世間的塵土粘也粘不上啊!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師尊回到長春在吉林大學鳴放宮舉辦法輪大法學習班。我帶著母親和一位朋友一起去聽師尊講法。鳴放宮裏座無虛席,鳴放宮外有一些從外地趕來的學員,門票已售光買不到門票,這些學員就每天在師尊的講法場外打坐,不肯離去。

我沒有悟到這是師尊在長春最後一次傳法了。第十天,我有事就沒有去聽課,這是我永遠的遺憾,是我內心最痛苦追悔莫及的事。

二十幾年過去了,回想這件事我明白了,師尊是用這件事在點化我:機緣不會總有的,一切很快就會過去,珍惜這萬古修來的機緣,精進吧!

我牢牢記著師尊的教導,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做人、修心性。我沐浴在得法的喜悅與幸福感中,這是我成長過程中從未有過的幸福感。雖然我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被非法關押、被毆打、被開除公職、流離失所……那得法的喜悅與幸福感仍縈繞在我心中,從未失去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