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結宿怨 修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一、得法

我於一九八八年生了孩子後得了產後寒,落下了病根,稍微吹一點風,就頭痛欲裂,哪怕是坐一下三輪車,回家也要躺兩三天,才能緩過來,頭痛起來,就又吐又拉,苦不堪言;身體不舒服,導致心情也不好,慢慢的我又得了乳腺小葉增生、關節炎,乳腺小葉增生導致乳房長得比懷孩子的時候都大,連下樓梯都顛著疼,再加上我們家裏「祖傳」的胃病,於是我到處求醫問藥,基本上都是屬於一停藥病就犯的狀態,不能根治。

長期吃藥導致我的脾氣也變的很大,家庭環境也搞得很緊張,那時的我感覺就是在人世間飄盪的行屍走肉,沒有對生活的追求和目標,也沒有對生命的珍惜和留戀,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也不知道將去何方,彷彿覺的生命已走到了盡頭。

就在我對生活無比絕望的時候,我萬分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功,那是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我覺的我找到了一塊淨化身心的淨土,這裏沒有你爭我奪、沒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有的只是不斷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接觸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當官的、有開公司的、有開商店的,也有普普通通的工人和農民,無論他們的家庭、地位、財富有多大的差別,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為人寬厚、心地善良,他們不酗酒、不賭博、不說髒話、不尋花問柳、更不貪婪,和他們在一起,可以敞開心扉,不用設防,更不怕有人會暗算你,這樣就更加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功的信心與決心。

我從書上知道了許多從小就想知道而又無從知道的法理,知道了為甚麼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會如此神奇,知道了人為甚麼有生老病死,也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和通過修煉返本歸真的含義。

二、消業

我接觸法輪功後不久,就發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事,有許多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其中的一次就是我們家「祖傳」的胃痛。那是我從未有過的一次胃痛,當時想到可能是李老師在書上說的是「消業」,所以堅持沒有吃藥,我痛的在床上來回翻滾,不知道哪個姿勢要好受一些,最後跪著趴在床上,用膝蓋頂著胃部,大顆的汗珠從臉上滾落。

大概過了有半個小時,我在心裏求李老師:「師父,我實在受不了了,我的承受已達到極限。」不可思議的是,就在那一瞬間,我的胃不痛了,當時我不敢相信是真的,再仔細感覺一下,確實是不痛了。

從那以後我的「祖傳」胃病就再也沒痛過,就這樣在我修煉的初期,師尊就給我拿掉了胃痛。我在修煉後的這二十二年裏再也沒吃過一顆藥。其實像這類神奇的事情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比比皆是。

三、了結宿怨,修去人心

我家兄弟姊妹四個,我排行老二,其他三個都是男孩,我生下來八個月,父母就把我送回老家了,等長到七八歲才回來。回來後,父母一直就不喜歡我,我和父母之間形同路人,沒有感情。小小年紀在家裏就像個小保姆,買菜、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倒馬桶,甚麼都幹,但是好吃的好穿的卻輪不到我。

後來,我結婚、生孩子、帶孩子、孩子上學、工作,父母都沒管過我,我生病也沒問過一聲,所有一切都只有自己扛。可他們對三個兄弟卻甚麼都管,一包到底,兩個孩子一起在幼兒園,都只接我哥的孩子,我的孩子只能眼巴巴的望著。雖然我的父母家近在咫尺,但我曾經好多年都沒有回過家,就是在路上面對面碰到,都互相不理睬,我打心眼裏怨恨他們對我的不公。

直到我修煉大法以後,我努力扼制住對他們的怨恨,以德報怨,主動和父母緩和關係,在我父親生病去世的前一年,他才把家裏大門的鑰匙給我。父親去世前我在醫院裏熬了多少夜我已記不清,盡心盡力的侍奉到他離世。

在我父親去世後,兄弟姊妹提出要我回去伺候多病的母親,經過一番苦苦掙扎後,我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要按高標準要求自己,我和父母的關係都是有因緣造成的,是我以前欠的債。師父要我們對誰都好,何況是自己的母親呢。我放下了對父母多年的積怨,沒有要她一分錢,自己帶著工資回去伺候母親,每天盡心盡力的買、煮、洗。連我的朋友都說我:「你也太好說話了,怎麼也輪不到你回去伺候你媽呀,他們需要你就想起你了,你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卻不聞不問。」

以前別人在我面前提起我父母如何待我的事,我就止不住的流淚,我覺的他們對我太不公平了。這次我平靜的對朋友說:「是啊,如果不修煉,這事連想想都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就做不到。」

這樣過了半年,沒想到我母親又把我從家裏趕出來了,理由是:我這樣伺候她,甚麼都不圖不可能,我是有目地的,家裏也沒甚麼值錢的東西,肯定是想霸佔家裏的房產,其實當時我已經知道,我父親去世之前,就把家裏的房子戶頭落在我弟頭上了,我沒有做任何爭辯,心裏很坦然的離開了。

過了沒幾天,我母親又生病住院了,光去年就住了八次,今年算算也已經住了七次了,兄弟姊妹仍然希望我到醫院去照顧她,我看到沒人照顧她,她又不同意請人,我再一次答應了。

在醫院,我告訴母親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讓她不必擔心,我不會有甚麼目地。終於她被我的真誠打動了,她對我說:「我現在只有靠你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擔起這副擔子。」我告訴她說:「你放心,我會盡力照顧你的。」並在她離世前,幫她做了三退。

廠裏的老同事、老鄰居都知道我家重男輕女,父母對我一直不好,他們看到我這樣跑前跑後、送飯送藥、不計前嫌的,都很佩服,豎起大拇指誇我。這在我修煉之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不修煉,我是不可能放得下對他們的積怨的,更別說在把我從家裏趕出來的情況下,還盡心盡力的去伺候她了。所以說,修煉法輪功能夠使人類的道德回升,對社會的穩定和對家庭的和睦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四、改變觀念,走出魔難

我母親過世前,在醫院裏連續住了四、五個月,我就整天從家裏到醫院的來回跑,個人修煉逐漸的懈怠了,有時候一個星期都學不到一講法,有時即使學了也沒入心,學法就像完成任務,煉功就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發正念也靜不下來,雜念很多,自己的狀態不好,導致講真相的效果也不太好,整天累得精疲力盡。慢慢的,我感覺身體出現了不適,但卻沒有在法上去悟,而是動了人心。

在修煉的前幾年,一個很偶然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的血壓偏高。在我身體出現不適的情況下,心裏有了一念:是不是這段時間太累,自己的血壓又高了?這時,「正好」女兒送給她爸爸一個血壓測量儀,我丈夫很高興的在測量他的血壓時對我說:「你也來測一下吧!」我心裏其實也想測一下,就順口說:「好啊!」我一測,低壓120多,高壓170多,比我丈夫的還要高,把我們都嚇了一跳。這一下他們就經常監督我測量,這一測不要緊,我的血壓測出來一天比一天高,到最後低壓130多,高壓190多了,我們都有點懷疑是不是血壓儀出了問題,可別人測又是正常的。

這下不管誰到我家裏來,我丈夫都給人說我血壓高,說我的低壓都比別人的高壓還要高。親戚們知道後,就對我說:「你還是要去醫院看一下哦!」「你蹲下、起來的時候,千萬要注意哦!」「那麼高的血壓,你沒感覺嗎?」「要是一般人,那麼高的血壓,早就躺下了。」「老人住院那兒你就別去了,請人吧!」

我冷靜下來一想,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呢?是啊,我為甚麼要想測量血壓呢?除了覺的新奇之外,是不是還有覺的自己身體疲憊、不舒服,懷疑自己身體是否出了問題的因素在裏面呢?再往根子上挖一挖,這不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嗎?明知道我們的身體師父早就已經幫我們淨化好了,可為甚麼還要想測測血壓呢?這不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嗎?

從那天起,我決定不測血壓了,家裏人不讓我跑醫院了,正好給我騰出了時間,我就抓緊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清除、解體演化我身體不正常假相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我家裏也開了一朵小花,每天都有很多要做的事,那段時間,正好在做台曆,整天忙的不亦樂乎,甚麼不能彎腰、不能下蹲,甚麼血壓高血壓低的,該做啥還做啥,可心裏沒完全放下,只是每天都很忙碌,不去想它罷了。

緊接著,我又出現了頭暈、眼花、失眠、煩躁、全身發軟、心慌氣短、全身關節痛、心絞痛等等現象,時時處於虛脫的狀態,渾身冒虛汗,學法都喘不過來氣,心跳隨時都有一百左右,走到外面眼睛是花的,都看不清楚人,每天吃飯拿著碗筷手都發抖,有時說話心裏明白可嘴都不聽使喚。這時和我很熟的一個同修就在我的面前被舊勢力以病業的形式奪去了生命。

那段時間我壓力很大,人也明顯消瘦了,可還是沒悟到哪裏出了問題。一天晚上睡到半夜,被一陣強烈的心絞痛症狀痛醒了,我就坐起來把腿盤上發正念,當時腦子裏有很多雜念:到醫院吧……心絞痛很危險的……會不會死啊……我就把心一橫,心想:我哪裏也不可能去,我早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不允許邪惡因素干擾我,我的使命還沒完成,我決不給大法抹黑,同時發正念清理這些打入我頭腦裏的不好的念頭。

第二天早上六點發完正念後,我就開始學法,學著學著,一段法映入了我的眼簾:「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1]

這段法我翻來覆去的讀了好幾遍,是啊,我不舒服的原因可不就是害怕自己身體得了甚麼病嗎?這段法少說這十幾年也學了不下百遍了,怎麼就沒悟到呢?慈悲的師尊看到我實在不悟就點給了我。我捫心自問,我是真的信師信法了嗎?師尊早就把一切都給我們說清楚了,可實際遇到問題的時候怎麼就忘了呢?就順著人的觀念去思考問題了呢?怎麼就跳不出人這個殼呢?我是修煉人,我的一切都是有師父管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說了算。

是啊,從表面上看,好像我從嘴上和行動上都已經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可是心裏卻沒放下,一旦身體出現甚麼不正確的狀態時,就順著舊勢力演化的假相去對號入座了「這個症狀是不是血壓又高造成的啦」、「那個症狀是不是血糖高造成的啦」、「這個是不是我心臟又有問題啦」、「那個是不是肌無力啦」等等。

師尊告誡過我們:「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一定要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絕不順著舊勢力演化的假相走。修煉是嚴肅的,同樣的問題,一思一念折射出的是人與神的差別,不能再按照人的習慣思維去考慮問題了。

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後,當一有不適的狀態出現,人心一出來的時候,我就背師尊的法,有不好的念頭干擾我時,就發出正念追找一下這不好的念頭的根,滅了它,考慮問題跳出了人的這個殼,改變了自己習慣的思維方式,很快干擾我長達好幾個月的不正確狀態消失了,體重也漸漸恢復了,同時身邊的家人、親戚也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就這樣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我闖過了這一關。

以上就是我在修煉過程中的一點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