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自己 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寫出自己的體會,與同修交流切磋,相互借鑑,取長補短,在寫稿的過程中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和與同修的差距,在以後的修煉中彌補自己的不足。

用心學法 背法不難

作為一個真修大法弟子,每天學法是必修之課,有法作指導,做三件事情就有保障了,我簡談一下自己是怎樣學法的。

早在十多年前,我與一位同修配合講真相。有的人我們一講就信,認為說的有道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自然就同意了。可有的人怎麼講他(她)都不信(特別是黨員),還說他好不容易才入了黨,不退。我和同修找原因,誤在哪裏?同修說:我認為是我們的法沒學好,講出的話沒威力,解體不了他(她)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他(她)們歷經黨文化的灌輸,深受惡黨的謊言矇騙,好壞都分不清了。我與同修有同感,同修說的很有道理。

於是我倆達成共識:增加學法時間,多讀法或背法。我說,我爭取在一年內把《轉法輪》背熟。同修說,這麼厚一本書,一年時間能背熟,不大可能,反正儘量多讀法吧!

從那以後,我就天天讀,逐漸背。讀法、背法可是一件偉大工程。普通文章,一讀就會,背大法可不是那麼容易。我先一句一句的讀,記熟了,就背一遍。一小段一小段讀熟了,就又背一遍。第二天複習前一天學過的法,可一個字都記不得了,絞盡腦汁,還是記不起來。那就再從新讀吧,好不容易把這一小段記熟了,第二天又忘了。

這是怎麼回事啦?不知道。那就從新再讀,直到背熟,再往下讀,一小段記熟了,就讀一大段,一大段記熟了,繼續往下讀。工夫不負有心人,我就天天讀,天天背,一月有餘,終於把《轉法輪》前十頁背熟了。

萬事開頭難,師父見我有讀法、背法這顆心,就開發我的記憶力,後來逐漸背的快一些,一段記住,又背下一段;上頁記住了,再背下一頁。就這樣,反覆讀、反覆背,不知不覺,一年時間到了,《轉法輪》我背熟了。

一天,我問同修:你背《轉法輪》背到哪一講了?她說,哪裏背的到啊,太難了,今天背熟,明天忘,明天背熟後天忘,我記不住,不背了。我說,同修啊,困難是有,你要堅持,不要半途而廢,機緣難得,再下下工夫,就會出奇蹟。她說,我記不住,不背了,還是慢慢讀吧。

背法要持之以恆。這幾年,忙於做別的項目,背法就放鬆了。《轉法輪》有的段落都忘記了。近幾個月,我又從新背《轉法輪》,複習幾遍後又能背了。還有《洪吟》和《洪吟二》、《洪吟三》、《精進要旨》的一部份都能背,師父各地講法我也找時間看。有好幾年了,我沒看過常人的電視,無事不逛商場,也不到同修和鄰居家串門。把這些時間用來學法或做證實大法的項目。

學法時要專心。我有幾次打印資料很忙,打印機出故障了,怎麼修理也不行,這時該學法了,馬上關機,把手洗乾淨,盤著腿,靜下心來,捧著大法書認認真真的學。學完法後,打開打印機,一切正常,我理解了學法要專心的另一層涵義。

遇事向內找 環境自然變

一個常人認為執著心越多越好,還沾沾自喜,認為自己聰明、能幹,我說他活的太累了。作為一個修煉人,執著心越少越好,最後去掉所有執著,才能跟師父回家。筆者深有體會,修煉前,總想自己過的好一點,得到一點好處,忘乎所以,顯示自己有能力,損失一點,氣的不行,爭鬥心處處表現。

上個月,我大哥病了,我去探望他。我大哥與我四姐住同一個院。我先去了大哥家。再去看望四姐,四姐就不高興了,劈頭蓋臉給我來一通,我傻乎乎的站在她面前沒吱聲,也沒動心。當時還有幾個親戚在場。等她數落完了,我想:這是為甚麼呢?我哪兒招惹她了?師父這段法在我腦海裏浮現:「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1]。親戚們都盯著我,以為我今天要與她大幹一場。我忍住了,立即向內找:原來我個性強,性子急,愛顯示,愛爭鬥,還有妒嫉心……師父見我這些執著心總是不去,阻擋在修煉的道上,借四姐的嘴上演這一幕。

師父說:「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2]

當我把這些執著心找到的時候,四姐把我拉到她身邊坐下,悄悄說,「你別生氣啊!我不該說你呀!」「嗯,你說哪裏話,平時我找人說我,還找不著呢?今天不正好碰著你了嗎?這是好事啊,你出了怨氣了,我的執著心去掉了,我們都受益了!」

聽到我倆的對話,眾人都大笑起來。恰好是師父給了我這把金鑰匙──遇事向內找,環境自然變好了。師父說:「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3]

救人急 不貪玩

我們要做好三件事,必須去掉懶惰心、安逸心,這兩種物質,它們是一個類型的,也可說它們是一對孿生子,它們雖然是活的生命,但有一個最大弱點──最怕勤快人。

它們對人的誘惑力很強,叫你舒服,好玩,總想清閒。有很多人很輕易的就被它們征服了。可是作為修煉人,你要認清它,你別上它的當,它們就沒招兒。舉個例子:二零一七年七月,兒子一家要去國外旅遊,把我的護照也辦好了,要帶我一同去,我謝絕了。兒子、兒媳不解,兒媳說:別人的父母還指望兒女帶他們到外面玩一玩,看看大千世界,想去可沒條件,這次我們誠心帶您到國外走走、看看。大姐也曾多次想帶您去旅遊,您都不去,這到底是為甚麼呢?

我告訴他們,我有一件最大的事還沒完成。兒媳問:「甚麼事啊,這麼重要?」我說:「我下世時向師父發了誓約:我要跟師父下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肩負的責任重大,我必須要完成史前使命,兌現誓約,做一個真正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不是下世來玩的。」兒媳說:「媽,您也太認真了吧,再說出國不是天天都去。這次,我們和幾家好朋友同去。他們都要把雙方的父母帶去,就一個月,我媽也要去,唯您不去,這不好吧?」

這時,懶惰心、安逸心升級了,它們轉向兒子。兒子說:「媽,您去不到一個月,二十天也行。您想吃甚麼、買甚麼,儘管花,沒問題,所有的費用我們全包了。再說,父親去世早(我四十歲丈夫就去世了)您把我們拉扯大,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也沒出過遠門,這次有機會,還是去吧。」

孫女接話:「奶奶,您就別固執了,爸、媽好話說了一大筐,您就不動心?再說,我長這麼大了(她是在外婆身邊長大的),您還沒陪我玩過呢!這次給補上吧。」

「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這次我真的不能去,下次吧。我實在脫不開身,就目前而言,救人的各種項目不能耽誤。再說,我每天學法、煉功、還要擠時間講真相,缺一不可。我也不適應國外生活(找藉口),他們吃海鮮、牛羊肉、奶油甚麼的,我只吃米飯。總不能我空著肚子陪你們玩吧?十天半月,面黃肌瘦,這不行吧。我又不懂外語,無法與別人交流,去一趟一點收穫沒有,還耽誤了我救人的大事,這多不划算!」

這時懶惰心、安逸心見我執意不去沒招兒了,也就放棄了,啊,是師父把這些敗物給我拿掉了 。

師父說:「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4]

我們救人 不講代價

我一邊走一邊思索:今天救人的路線、時間、內容……

「阿姨,你在想甚麼呢?」我抬頭一看,面前站著一位男士,他正看著我。「啊,你在喊我嗎?」他說:「是啊!我見你有心思,順便打個招呼。」「謝謝你!」我說。「你多大年紀了?」他問。「七十六歲了。」我回答。你一天有多少錢啊?我說就一百多塊。他很認真的說:「阿姨,今天室內三十八度,室外還不止,這麼大歲數了,為了一百多塊錢,命都不要了,真辛苦……」

我一聽,他是誤會我的話了。我說:「大兄弟,我剛才的話,沒給你說明白,你問我是每天出來講真相領多少錢嗎?」「對呀,誰做事情都要領錢啊!你看那些發廣告的,打腰鼓宣傳的,還八十塊一天啦。你比他們還多,怪不得你這麼賣力呢!」我笑著說:大兄弟,你誤會我的話了。我是說我的退休工資每天一百多塊。我講真相救人,是自願的,一分錢也不要。告訴你吧,就是我們發給你們的《九評共產黨》、新年台曆、真相資料、小冊子、光碟甚麼的,都是我們大法學員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做的,都是我們自己拿錢做了出來救人,我們沒有組織,沒有公司,想學就來,不想學就走,都是自願的。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從國內傳法,到國外傳法一百多國家和地區,沒有收過任何人一分錢。師父告訴我們:「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5]

聽完我的話他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哪,你們真了不起,你們師父真偉大!」我問他,「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我甚麼都沒入,我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他說好的,記住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