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隱藏很深的貪天之功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五年我們小區在協調同修的配合下,多個同修一同上了打對講電話的項目,我們每天上午學法,下午共同配合打電話,有打對講電話的,有在一邊發正念的,配合的很融洽。剛開始做時我很努力,能認真的打好每一個電話,一直也做的很好,接電話的人也願意跟我互動,越做越順。

有一個階段我一打對講電話,有時就能進入一個場中,周圍的環境立刻就跟我沒關係了,我的心特別純淨,聽電話的人就像排著隊似的,在那裏等著。我說甚麼他們就聽甚麼,讓三退就三退。有的還叫來旁邊的家人,朋友也過來三退。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說謝謝。我打一小時,有時就能退十六人。還有一次我打了三個多小時退了四十多人。

時間長了,心裏美滋滋的,飄飄然,慢慢的就生出了顯示心,歡喜心和執著自我的心,還經常和同修顯耀,我今天勸退了幾個,昨天勸退了幾個,還有這個人是怎麼講的,那個人是怎麼勸退成功的。有時也知道這是人心,但沒有及時抓住它,徹底清除它,心裏還自圓其說的想著,同修都說我講的好,勸退人數多,這樣就過去了。讓這些人心敗物在我空間場中留存,還在不斷的膨脹著。

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未來肩負的責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眾生需要你們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們去挽救,你們自己還要在這個期間圓容、圓滿你們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無量的眾生,你們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我經常講,在證實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所以說你們講真相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講清真相的時候能夠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是第一位的,這是你們講真相的真正目地。」[1]

而我把救人的目地給混淆了,把做事當作了修煉,把在做好三件事中修自己給忘了,光想著今天我救了幾個人,昨天救了幾個人,這不是「貪天之功」嗎?救人是師父在做,是正神在幫助,是同修互相之間配合的結果,我連自己都沒修好,還能救了誰呢?真是汗顏。

由於念不正被舊勢力鑽空子,就在年前我下公交車時,把小腿扭了一下,小腿痛的很特別,上樓不痛,走平地不疼,就是下樓梯痛,下一梯小腿外側就像刀扎一下的痛,我知道自己哪裏有漏,沒做好,與同修切磋,同修讓我向內找,我說找了,沒找到。同修讓我多學法,求師父加持。我就多學法求師父加持。

有一次我讀到師父說:「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2]。我全身一震,滿身汗毛孔都炸開了,我一下就悟到了,我找到了就是顯示心和歡喜心,我繼續向內找,又找到了執著自我的心,更嚴重的是還有隱藏很深的貪天之功的心。一找真是把我嚇一跳。當我認識到這些心時,決心在法上歸正時,第二天早上煉功時,我一下就定住了,在另外空間,就在我的胸部,往兩邊開著一個大門。裏邊長著像樹桿一樣,樹枝已經被鋸掉,很粗的兩棵樹。我一手抓住一棵,雙手一撥,就拔出了兩個很粗的心臟。黑灰顏色,水靈靈的透明的,還在跳哪,一個上有個顯字,一個上有個歡字,我看的很真切,然後師尊用手把那兩個心臟拿走了,我出定後,還在做著雙手沖灌呢。

經過這次魔難和教訓後,我感悟到了師尊的洪恩浩蕩,替我除掉了巨大的業力,更使我體悟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在做好三件事中實修自己,多救人才能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