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實在在修自己 走好返本歸真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八月份開始修煉大法的。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把我身體上和思想中不好的東西拿掉了,使我能夠修煉,能夠救人,完成自己史前大願。

十年來,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光盤,打語音電話和直撥電話給對方講真相,做三件事基本上沒間斷過。過程中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也經過了很多魔難,被綁架進過派出所、看守所。但都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平穩的走到今天。

在二零一四年以前,我都是和本村同修一起每天上午趕集發資料,也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下午集體學法。是法的力量使我走出了家庭關。那時也知道修自己,修的只是表面,即好人。面對眾生的嘲笑,說怪話的、冷言冷語的、說再不好聽的我都能過得去,不計較個人得失。只要眾生得救,我就替他高興。這些年中經我講真相勸「三退」的也有一萬多人了。

處理好家庭關係

二零一四年兒媳婦生了二胎,她還要幹家庭副業,更忙了。這時我想,有的大法弟子真的因為看孫子,被家庭瑣事纏繞走不出這一關而掉下去了,現在我也面臨著這種情況。面對這現實怎麼辦呢?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在歷史相當久遠年代就已經安排好了,要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這正是我修煉上遇到的關卡,我要把這些事處理好,平衡好家庭關係。

我先跟老伴說:我以前血壓高,還有多種病,已經不能幹活了。是師父救了我,我才有今天的好身體,這些你都知道。無論如何我也要做好三件事。我來在這個世上,這是我的責任,你們支持我也會有福報的。老頭說:你就給做飯就行。我說好。

也許師父看到我就這顆救人的心,給我安排了寬鬆的修煉環境:兒媳婦坐月子,她媽過來伺候她,過了滿月她媽媽沒走,到現在也沒走。兒媳婦不讓她媽走,說給她一年開支一萬塊錢。我也挺高興,這就給我做好三件事提供了方便條件。

親家母是在這住下了,結果帶著她的二女兒一家四口人一到星期天和孩子放寒、暑假也都來我家住著,我光刷碗就得要花一小時的功夫,其它活我也得搶著幹,做好人證實大法嘛,儘量讓他們高興。

在修煉之前我是中黨文化的毒比較深的人,也是個比較「尖」的人。師父講:「「尖」在我們這個宇宙中看就已經是錯的了,因為我們講隨其自然,對個人利益要看的淡。他這麼尖,就是為了謀取個人利益。」[1]

現在大法改變了我,面對現實真的能夠坦然不動了。我家六個兄弟一個小姑,原來都是因為小利爭鬥產生矛盾,我和二嫂十一年不說話。學大法後主動和她和好。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周圍的環境。我從一點一滴做起證實大法處處為他們著想,不佔便宜只吃虧,現在他們和我家的關係都好。

帶好新學員

女兒有一個兒子。十一歲時去看眼睛,意外檢查出了心臟病。從那以後就吃藥、住院不斷,平時孩子很相信大法好。到二零一五年心臟病越來越重,三月份住進了本市有名的兒童醫院,住院十八天也沒好轉,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做了最後的搶救,說已經不行了,身體各項功能衰竭,趕快打救護車回家吧,別在路上出事。

我不放棄,一路讓孩子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到家後給他聽師父講法錄音。就這麼神──一夜之間他全好了!師父給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

從此,他和我女兒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放下自己的家住在女兒家,想把他們兩個新學員帶好,這是我的責任。外孫和女兒修煉挺精進,外孫把所有的大法書都學了一遍,思想變化非常快,放下了原來玩電腦、玩手機的壞習慣。娘兒倆提高了心性,去掉怕心證實大法,也向最高檢用真名實姓起訴了江澤民。後來女兒帶外孫去本地住過的醫院檢查身體,結果一切正常。女兒給主治醫生護士講了真相,他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可有一天,外孫突然不學法不煉功了。怎麼回事?我一時心煩意亂很是著急。心想大法弟子的身邊出現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心促成的?找了一大堆人心,看到就是對他們太執著,老想自己去改變他們,不想改變自己,平時說話辦事不考慮他們的感受,說話語氣難聽,說急就急。在深入向內找,我這些年只修了表面,沒改變本質。做常人的時候在生產隊當過二十多年幹部,是黨文化中毒最深的那種人,平時積攢的爭鬥心,得理不饒人,沒理攪三分,處處要佔上風。那時老頭就說我:「街坊三天聽不見你嚷嚷還以為你死了呢!」

認真查找自己主要是遇事不能忍,沒有實修自己招來了這些麻煩。那時女兒、外孫對我都沒好臉,天天氣呼呼的,外孫還甩搭我,女兒天天找事,因為不點小事就爭鬥、嚷嚷,過後自己腦袋也不好受。

這是師父點化我,一有心性問題就讓我腦袋不是撞這就是撞那,師父給我腦中打進來:「你得實實在在的修哇!」我哭了,我的心真動了。在深入向內找自己,靜心多學法看明慧網文章,師父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修煉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1]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在提高心性上有了更新的認識。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修煉人就得把握住自己,要甚麼不要甚麼,就是選擇。

現在想問題第一念先想符合不符合法,不正的就發正念解體它,我要佛性,不要魔性,我要慈悲,我要善心,我要同化真善忍,我要往高境界上走返本歸真的路,當未來宇宙的保衛者。

每天做到排斥不好的念頭,為自己加持正念,這樣我感覺從本質上也改變了很多,說話語調改了,遇事也能忍了,出去講真相都感覺自己帶著一種自然流露著的祥和慈悲。從中悟到修煉就是改變自己,他們娘兒倆也是師父管著的,不是我說了算的。

我放下了對女兒和外孫的執著。接著外孫又過一次病業關,師父慈悲,一聽師父講法錄音他又好了,外孫又回來學法了。

為了使他們儘快提高,一段時間讓他們參加集體學法,也看《明慧週刊》,他倆心性提高的很快,去掉怕心出去講真相救人。家裏也開了一朵小花。外孫在家做各種資料,方便我和女兒救人。外孫的念很正,說:「這是救人的法器,不是邪惡迫害的證據!」

我對師父講的法有了更深的認識,我遇到這些魔難都是去我那些人心的,讓我提高上來的,不能只看表面,都是師父在給我鋪回天的路。師父講:「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修好自己慈悲救人

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有一次給一個小伙子講真相,問小伙子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聽不懂,接著給他講他還說聽不懂,主要真相都給他講了,他還是說聽不懂,這時我心裏很著急,我說:「我說的都是中國話你怎麼就聽不懂呢?」我順口就說他「腦袋進水了!」我就告訴他: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第二天我開始過病業關:咳嗽的很厲害,十幾天都不好。後向內找怎麼回事呢?咳嗽就是嘴和嗓子有問題了,想起來是自己講真相對眾生不善,嚴重的黨文化變異了的觀念,說話太刻薄造了業,引起咳嗽。

找到哪兒錯了,認識到講真相必須要守住善念。從這次教訓中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

在這十年的講真相中,也多次碰到警察。發現:只要多學法正念強,能做到正念正行就沒事;心性關過不好就會碰到魔難。去年秋天的一天,跟一同修去展銷會發資料救人。同修給了一個便衣警察一本期刊,他轉臉就和我說再給他一本,我就又給他一本。然後他亮證說:「我是派出所的警察,跟我走一趟吧。」我說我沒幹壞事,我在救人,不跟你走。他就掏手機叫警車,我阻攔他三次,勸告他別對大法弟子犯罪。他不聽,非要搶我的包,我不給他,當時出了一點怕心,求師父幫我去掉怕心加持我,救我。我立刻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怕心沒了。

就在這時,旁邊一婦女說:「你就把資料都給他,你回家再去印唄。」我就給了他五本不一樣的期刊,告訴他你看完給別的警察看看。沒想到這時他反倒讓我走了。一場魔難化解了。回家向內找自己,我為甚麼被干擾?想起做夢時師父提前點化過我,我沒在意,沒解體邪惡。再就是發正念被干擾,心不靜,心性關過不去才受到干擾。

邪黨的「十九大」剛開過,又有所謂的兩會要開,滿街都是便衣警察和攝象頭,我就多發正念。出去講真相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我多找二十五歲上下的年輕人講真相,並提前發正念解體眾生背後干擾他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求師父加持。有的便衣警察執行任務時,都帶著監聽器坐在私家車裏不敢聽真相,給他講真相他就說:「快走吧!」有的還說:「注意安全吶!」我都告訴他們可千萬別迫害法輪功,保護法輪功學員會有福報。

有一次碰一便衣警察正在道邊看報紙,我上前問看甚麼呢,我給您一個法輪功明慧期刊看看吧,在這紛亂人世中做個明白人。他接過去說:還有新的嗎?我說有,又給他四張週報告訴他這是最新的。我問他聽說過「三退」嗎?他說聽說過但沒退,我說您肯定是黨員吧,他點頭說是。給他講真相明白後他爽快的三退了,說:「謝謝!」我讓他謝我們師父,告訴他是我們師父讓我們救世上所有的好人。他說:情況很緊,注意安全吧。說完他高興的走了。

還有一個便衣警察坐在車裏,在道邊車門開著,我上前跟他講真相他聽了,給他期刊他不要,說:「我是警察。記著點,別到處發了。」我說我們師父都著急了叫我們多救人。他沒說甚麼就讓我走。我悟到不管遇到甚麼人,只要抱著一顆慈悲救人的心,符合不同層次的法理標準,師父就會給我化解魔難。

跟著師父走,世間無所求。轉變觀念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走出人,走向神。和同修們在一起精進實修,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