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悟生命的真諦

修煉路上的片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底通過同修講真相而走進大法修煉的。

原來大法弟子是這樣的人

在得法大概一個月左右,因家裏有事得回家。這就要離開給我洪法的甲同修了。

離開之前,甲為了我繼續修煉,就給我講真相,一直鼓勵我千萬不要放棄修煉。那幾天她除了上班,就一直在為我準備離開這裏要帶的東西:幫我買手機內存卡,把大法書籍、修煉園地、天音淨樂、佛教小故事等等都裝進去,說回去給我小孩聽。當時把能想到的,能裝的,都裝進去了,總之是把內存卡給裝的滿滿的(當時還不明白把非大法的東西和大法書籍裝在一起是對大法和師父不敬)。按同修甲的話說,就是想儘量多給我帶一些回去,帶的全一些,這樣離開她以後我也可以用手機學法煉功,聽同修的法會交流等等。還送我一本《轉法輪》。那幾天因為我,同修甲忙的都沒有學法煉功。她是怕我脫離大法啊!

看著同修坐在電腦前忙碌的身影,心裏很感慨:我們只是在一個公司打工認識的,怎麼就這麼無條件的為我著想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啊!我三歲時媽媽就去世了,跟奶奶長大的。由於家裏窮,我受盡了別人的白眼、欺負。過早的嘗到了人情的冷漠和世態炎涼。常人不是有句話,叫「窮在街頭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嗎?就連我的親叔叔、嬸嬸都想著,我打工口袋裏有錢,都想貪我點便宜。從小到大還從來沒人對我這麼好過。也從來沒有感受到一點親情的關懷。像我這樣沒色沒財沒有一點利用價值的人,她為甚麼對我這麼好呢,毫無怨言的為我付出呢?難道真的修煉了法輪功,人就可以變得這麼善良嗎?就可以對一個毫無親緣關係的人無條件的付出嗎?

所以,當跟甲告別,甲一再叮囑我千萬不要放棄修煉的時候,我心裏想:就為了您這幾天毫無怨言的無條件的為我付出,為了不辜負您發自內心的為我著想的這份善,我都要堅持修下去。那時候好傻,還不懂修煉其實是給自己修的。

堅持修煉 家人受益

後來輾轉到另外一個城市打工,一直想找同修,無果。當時也不懂甚麼叫「三件事」,只是從甲同修那裏知道中共江澤民集團在迫害一群修煉法輪功的好人,也知道同修們在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做真相幣、真相傳單和光盤,然後走街串巷地去發,讓人們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大法師父是被冤枉的。

我修煉法輪功了,沒花一分錢,師父就給我調整身體了。慢性角膜炎沒吃藥也好了,平時走路也是輕飄飄的,內心深處的愉悅無以言表。

我之前為了看眼睛大醫院小診所都去了,只要聽人家說哪個醫院或小診所看眼睛看得好,我就去看,可是去看過的醫院或小診所都說急性的還好治,慢性的不好治,但就算那些醫生知道治不好,他也會給我開藥和打針,目地還是為了賺錢唄!現在的醫生都是醫商,變著法的想多收錢,還想收紅包呢!哪裏還有救死扶傷的宗旨呢!

何況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凡事先他後己,先考慮這件事對別人有沒有傷害。做一個比常人中模範英雄還要好的人。這麼好的功法,一個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的師父被抹黑,遭誣陷,真是不該啊!難道當權者還怕好人多嗎?

我是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不只是我,連我的父親都因為我修大法而受益。前年我父親出了車禍,晚上走到十字路口被車撞飛了十幾米遠,一隻鞋子都撞飛了,他的鞋還是繫帶的布鞋。連交警看了現場都說是奇蹟,還說就算是年輕人被車撞飛了十幾米遠,都不可能活命的,何況六十多歲的人呢!去醫院查說頭部破了皮,骨頭沒事,縫了十幾針,半個月出院了。父親也說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他也受益,才保下來這條命。現在父親不停的念:「大法好,大法師父好!」一天念二、三十遍呢!

做人都要知恩圖報啊!所以不能任由邪黨污衊大法和我們的師父。我也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告訴世人,法輪功是真的好啊,我們師父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也想找到會做這些真相資料的同修,學做真相資料去發。

學技術,講真相救人

可能慈悲的師父看到我有急切想救人的這顆心,就安排我認識了一位技術同修丁。丁說,有一個項目救人力度更大,效率更高,但是需要有時間,要全身心的投入才能做好。他問我經濟情況如何,能全職做嗎?我說,基本生活能過得去,當時就答應了。

心想,這個同修不嫌棄我是新學員,不怕我給他找麻煩,又願意教我,我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把前幾年沒做的事都補回來。第二天上班就向領導辭職,加入了丁同修的講真相小組。

丁認真細緻的教我技術上的操作。學的過程也是我修心提高的過程。常人有點技術都藏著掖著,生怕別人學去了,可我們同修教技術時,好像一下子要想把自己所有技術全都教會你一樣。我從丁身上再次看到大法弟子與世人的不同。

可是,我的基礎不好,就算全身心的投入,腦袋也不能一下子裝下這麼多東西。往往記住這裏又忘了那裏。頭還疼的厲害,我的壞脾氣就有點控制不住的想爆發。可看到丁同修不厭其煩的一遍一遍的耐心的講解那些已經教過我而我又忘了的東西時,我強忍下了想爆發的壞脾氣。想著,這些東西人家都教過我了,我自己忘了還想發脾氣?丁同修還不斷的在旁邊鼓勵我,我也就不好意思發脾氣了。我這修的甚麼呀,看看人家的心性。哎喲,真是無地自容!

當我們第一次成功的把要傳遞給有緣人的真相傳過去時,我們都開心的笑了。頓時覺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非常的感謝丁同修任勞任怨的無條件的辛苦付出。做項目的過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急躁心、色慾心、怨恨心、妒嫉心、耐心嚴重的不足等等,學會了向內找,向內修,凡事用大法來對照,歸正自己的言行。

加入講真相項目到現在一年多,每天做三件事,我的心性也提高了。知道之前有位乙同修瞧不起我這個新學員,動輒發火,她這樣對我是讓我提高的,可惜我當時沒認識到,在這也跟乙說聲謝謝!真誠的祝願千里之外的她,也能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

修煉二三事

修煉了,處處要做好,在公司我對我的工作還挺負責的。辦公室因為錢的問題,說那些文員把公司的財政收入給貪污了,把這批文員給炒魷魚了,一下子很多工作暫時擱置了。部門經理來跟我說:某某,我覺得你做事比較穩重,就暫時幫忙把門禁卡和車牌系統做了吧,加點獎金給你,等公司招到文員了,再讓文員做。

我當時沒甚麼電腦基礎,想著幫忙做這兩個系統也可以學習點電腦知識,學會電腦還可以做真相資料呢!幫忙也只是在我上班時間內,還有點獎金,何樂不為呢?!就答應了。

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好,我也是兢兢業業的做好系統,後來公司招到文員了還是我在做。一天,經理在辦公室開會時說,「看看你們這些年輕大學生,還不如一個大姐。」

沒想到經理對我的表揚,居然引起了兩個辦公室文員的妒嫉,開始故意找茬,衝我吼。當時我被吼的莫名其妙,想著今天是怎麼了,都吃火藥了?我好好的在我的崗位上上班招誰惹誰了,怎麼都衝我來了?

師父說過,「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就在這時跟我一個崗位的大姐跑來跟我說,「辦公室那些人真的太不像話了,兩個文員一直在說你的壞話,說你做的系統怎麼做的都對不上。我還說她們不要這麼沒良心,說你做的這麼辛苦還這麼說你。」大姐接著說:「你不要幫她們做了,她們辦公室的人偷懶不肯做,你幹嘛要幫忙做?我去跟她們說你不做了,她們做的好讓她們來做。」

雖然當時我沒動心,可當說我壞話的人來到我面前道歉時,我卻有點生氣了,沒有好臉色給她。

道完歉沒多久,辦公室主管又來看我了,說那兩個說我壞話的人是她們拿錯了我做系統的資料,才對不上號。已經說過她們了。那些辦公室小女孩玩心太重,讓她們做這個系統也不放心,系統還是讓我幫忙做。我跟主管說,不會跟那兩個說我壞話的人計較。

可是說是這麼說,心裏還是有點不舒服。我知道,這一次心性關沒過好,想到師父講的「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1]

雖然這件事情按常人的理來講,錯不在我。可我一個大法弟子怎麼能跟兩個常人計較呢!真的是慚愧啊!

有一次在宿舍跟一位同事閒聊,我覺得她心態挺好的,就跟她講了大法的真相,她都認可,還給她看了同修給我手機上裝的一個尋找救世主的視頻給她看,她都認可,她還跟我說這是好的。誰知道第二天一上班,就去跟我們部門經理告我的狀,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知道了我煉法輪功。具體她怎麼說的我不知道,只是我到班上後,班長來到我面前大發脾氣,說:「你煉法輪功私底下煉啊,為甚麼要跟人家說呢,現在好了,我也因為你被經理說了一頓。」看著氣鼓鼓衝我吼的班長,當時腦子裏就閃出一句話,嘴裏也就說了出來:「救你實在難,唉! 」

這一次我守住心性,一點都沒有怪告我狀的那位同事,心裏還為她遺憾。她被邪黨的謊言矇騙,她才是可憐的。

由於公司人手不夠,我被領導調到另一個崗位去頂一天班。下班時,我回我的崗位拿東西,一個小妹跟我說,剛才公司總經理找你,我說你在別的崗位上頂班,總經理說明天再來找你。咦,奇怪哦,總經理找我幹嘛?我一個基層員工,何德何能煩請總經理大駕。小妹說,我也奇怪呢!

第二天上班,下午大概三、四點吧!總經理真的來到我的崗位,我立馬站起來向總經理問好,總經理微笑著說讓我坐下,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總經理問我的微信號,說要加到他的微信上,以後有工作上的事我們可以互相探討一下。我說,「總經理,您可別開玩笑了,您是總經理,我一個基層員工,只要您吩咐,工作的事情我一定會努力做好的。」總經理說,不用拘束,我也和你一樣是打工的。接著問公司的兩個系統是你做的,我說是的。接著他說:「我有兩個車牌你幫我輸入系統,我給你點錢。」我說,總經理,工作的事直接通知一聲就行了,我會做好的,不用給我錢。

這個時候,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之前公司炒了那一批文員了。看來這裏邊確實有牽扯公司財政上的貓膩。連公司的總經理都想把公司的錢據為己有,可見常人社會敗壞到甚麼程度。為了貪這點小錢,都可以拉下身段討好我一個基層員工。總經理平時那架子我是見過的,是鼻孔朝天的,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

第三天下午,總經理開了一輛白色的轎車(原諒我是車盲,根本不懂車,只知道是白色的轎車,還挺好看的)停在我的辦公室旁,打開車窗,拿出一個信封說:「某某,這裏有個車牌,你輸到系統中吧。」我接過來打開一看,信封上寫著要輸的車牌外,奇怪的是還有五百塊錢。

我一驚,我是修煉人啊,怎麼能要這不義之財,我立馬跑到他的車邊,說:「總經理,車牌我幫你輸,這錢我不能要。」把錢從車窗扔給他。我轉身回到我的崗位上。沒想到總經理直接來到我面前,急切的吼道:「你趕緊拿著,這裏還有監控呢!這錢我也有份的。」說完把錢扔到我面前,開車走了。

晚上同修來找我一起去打真相電話時,我跟同修說了這件事情,我說,「這錢我不能要,但又退不了,咋辦?看來只有我拿了錢總經理才會放心的,不怕我說出去。」同修說,只要你沒那個心就沒關係,不然就拿來做真相資料吧!

我肯定沒那個心,做了一年多系統,沒貪過公司一分錢。我說,「把這個總經理貪污來的錢拿來做講真相的項目,還給他積了德了呢。」

這錢我後來用它充話費,打語音真相電話用了。為了那些領導不再找我做這類貪污的事,我就跟公司的領導講我不再幫忙做系統了,讓那幾個年輕大學生自己做吧。

中共執政的中國社會就是這樣的,他貪,也要讓相關的你沾上點,幹甚麼壞事都要拉人一起,你乾乾淨淨的他不放心,拉到一條賊船上他才放心。

我以前只知道法好,知道要救人,現在才明白原來這是一部宇宙大法,因為人類道德的敗壞,宇宙面臨危險的邊緣,創世主下世來度人,轉動大法輪,大穹從組,乾坤再造。這部《轉法輪》寶書,就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是一部可以讓人修煉成神的寶書。這五千年來的一幕幕大戲都是為了今天而奠定的。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選擇,或淘汰,或留下,或修成神。

我的大腦一下子像開了閘一樣,豁然開朗,呈現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個世界,修煉人的世界。我明白了,了悟了生命的真諦。我們是來助師正法的,有著宇宙中最偉大的稱號──大法弟子。今天的世界就是大法弟子的舞台,是展現大法弟子風采與輝煌的歷史時刻。

同修們,在這宇宙正法最後的最後,讓我們用師父賜予我們的能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圓滿隨師還。

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