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鋪好救度眾生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我是一個大型企業的幹部,在大法中獲新生,積極介紹了親朋都來參加。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們一大家人均受到勞教、冤獄迫害,親朋受牽連,整個家族跌入了生存的最低谷。勞教回來後,貧困潦倒,單位把我妖魔化,人人視我另類人。我曾公開退黨,單位視我為階級敵人。上班派人跟班監控,連監控我的人都不敢與我說話。但是,大法給了我面對一切的勇氣!我必須改變人們這種極端的心態。

這要從何入手呢?修煉人有師父!就求師父!我求師父加持弟子,讓眼前的一切發生改變。我相信,修煉人是有福份的,雖然人中的好是假的,名和利是假的,但一切都是為法來,大法弟子可以正用、善用。一天突然想到把老房先賣了,把倒閉的小店再支撐起來。

生意火爆起來了;同時又買了寶馬車,還給了個全市最好的號。這樣的機遇,我是單位第一人。我不忘自己是修煉人,穿戴整齊,言行舉止盡力得體。因為車、車號,有了說話的切入點,同事們稍稍接近我,講的都是車、都是號。我也適當的告訴他們,煉法輪功有福報,慢慢的就讓他們接觸到了真相。我的車開到哪裏,哪裏的人首先看到的就是車號,話題自然就接上了,逐漸的給自己講真相打開了一條路。

緊接著,更奇怪的事發生了是:在夢中我腦中突然出現了一門新的學問,我急忙用筆記下,然後拿到外面讓人看,看後人人說好。我馬上寫成書,這書的發行量很大,到了幾萬冊。自然的我漸漸成了老師,到處邀請我去講課,真相也隨之帶到了各個角落。雖然其間也有一些碰壁、難堪,但常人給我的感受始終牽制不了我、改變不了我,在師父的加持下總是都走過來了。

我講真相都形成了自己的習慣方式,先談幾句人們關心的社會形勢,然後要求對方用手機在百度上搜索幾個文件:「藏字石」、「共產黨宣言」等,我順著這些文件開始講真相。看聽的情況可做調整,如可詳細講或略講;站在第三者立場講,還是以法輪功身份講,都可據情況靈活掌握,主要看對方的接受程度來調節內容和重點。如有小孩在,我即從紅領巾入手,告訴他,這是鮮血染成的,戴在脖子上不吉利。我就重點講共產幽靈。他們聽懂後三退了,我還補充說,小孩退出了紅領巾,就除去了幽靈。他們會問:幽靈附在哪兒?我說:附在國旗上、黨旗上、紅歌裏、一些裝飾用品或書本裏,還有附在沒退出的人身上等等。接著講煉法輪功不違法,是一種對神的信仰;全球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牛頓晚年都信神。煉法輪功的人中也有多少大老闆、專家、教授、博士、碩士、科學家等,為甚麼有這麼多的人來煉?甚麼好處都沒有誰去煉呀?就是因為法輪功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還能教人向善。我煉了法輪功,不但原來的重病全好了,現在的甚麼病魔都遠離了我,我的身體才如此健康,我的心靈也健康的。

我又把自己的手機打開,把自焚偽案放給他們看,放到關鍵時刻,我就暫停,把其中騙局講出來。如放到小劉思影的鏡頭時,我暫停了,要他們看劉思影的面孔,黑一塊、白一塊的,我說,火能燒出這樣的臉嗎?那不是化妝化的嗎?整個是偽案,是擺拍出來的騙局。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他殺、自殺都是有罪的,怎麼敢自殺?

我又把手機上寫好的九個字給他們看,這就是法輪功的九字吉言,我們就是照著這三個字去做的,在心裏念念他,能糾正人的一切不正確狀態,對不同心態的人有不同的祛病作用。他們馬上拿出手機拍照了。臨走時都千謝萬謝!

我對一公安廳級領導講真相,我也重點講了共產幽靈禍國的事,勸他三退。那人突然十分生氣,我差點誤解了他,只見他猛的舉起右拳憤憤的說:「老子今天就自願退出中共黨、團、隊,一輩子為幽靈奮鬥被騙了!後悔了!寧可信其有,也不信其無!」

又一次,我看到飯館裏掛著毛像,我馬上對老闆說:這像不吉利,多少次運動,他害死了幾千萬人,共產黨講「無神論」,它是不信神的,無人給他超度,不超度,那些冤魂就纏繞著他,所以他到現在都還不能入土為安,你掛在這裏能是好嗎?那老闆聽了,馬上拿下,問我怎麼處理,我說打碎燒了。

我在外面的名聲越來越大,我的書發行範圍也大,請我講課的人擴展到省外。慢慢的單位領導也對我改變了看法,破天荒的也要我給單位職工講講生命健康知識。講的那天,感受到師父在加持,那是我講的最好的一堂課。同事們對我的認識轉變也很快,在單位講真相的路子才真正打開,人們沒有了過去那種複雜的眼光對我。我的工作也順心,還經常給單位出謀劃策,得到領導的表揚和獎勵。人際關係的改變,講真相的路子更寬了。

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救度眾生鋪好的路。真是錦上添花,又發生了一件事,人人都想把孩子送往國外,聽說要選送一批留學生。我也這樣考慮過,能擺脫邪黨的教育是件好事。可招生只限於第一中學和第三中學,我兒子不在其中,成績也不算好。那天在文化廳面試,我妻子就帶兒子去看看。結果,老師就看上了他,這樣兒子就出國了。這突如其來的好事在單位又是一個震動。

然而,事也不是像我理想的那樣發展。因為講真相、發護身符、發資料等,我時常也被舉報。當然,有師父,所以都是有驚無險的過來了!我被多次談話,多次調崗,從好的工作崗位調到髒、亂、差的崗位,每個崗位都有幾十人到幾百人不等,我都對他們講過真相,大部份是認可的,只有少部份很難。我時常調崗,表面上是壞事,可支持了我救人的心願。一個崗位的同事聽完真相了,又換一個崗位。

我深知,修煉人不執著於時間,也不執著於空間,無論調到哪裏都是修煉,都是救人。我從不挑選,聽從領導的安排,每個崗位都認真完成領導交給的工作任務,每到一個新的崗位,一講真相,就能體會到他們都是在等真相的人,等著得救的人,是師父給安排的。所以,我被多次無辜,多次被威脅說要開除我的工作,但都沒有那樣做。我對領導講:你們誰敢說「真善忍」不對,我兢兢業業完成工作任務,講的做的都沒有犯法,你們這樣對待我,是不符合憲法的,我的言行舉止是受法律保護的,有法律做依據,而你們有嗎?

我現在的崗位是管臨時工,人人都不願意的工作,我卻很樂意。因為臨時工流動性很大,但他們來自四面八方,他們一旦明白真相後,會是活傳媒。我是這樣做的,先講故事,熱鬧聲會引來更多的人,人來多了就自然引入真相。我不僅對他們講,還把自己編寫的書發給他們,人手一冊,有時還有真相資料、護身符等。因為領導一直干涉,一直找我去談話,談來談去,不知不覺也明白了真相,知道我在做甚麼,也不管了,開除的話也不說了。

過去,我很順的時候,出了歡喜心、證實自己的心,求名、求利的心都有,我在寫交流稿的時候,也把這些不好的心帶進去了。在不斷的學法中、還有同修們的提醒,我看到了自己這些不正的心。我認識到,不管我大法的事做了多少,不管我在單位的工作做得多好,我的常人技能有多強,我的生意有多好,如何生活得比別人好等等,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不能拿師父給的東西來證實自己、抬高自己,這是修煉人要修去的執著。從小處說是執著,往大里說是貪天之功。要明白自己的目標是修煉自己,提升自己,向內找到不足,及時修去。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師父回家!個人體會,如有不妥請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