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誓約返家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五歲,走進大法修煉二十一年。通過學法煉功,不但所有的病痛都好了,身體還很硬朗,去農村送真相資料、掛條幅,步行二、三十里地不覺得累,很輕鬆,有時年輕人都攆不上我。臉上皺紋也很少,見到我的人都說我不像老太太。

發正念,向內找,解體病業假相

一天晚上八點多鐘,突然感到頭疼、噁心,像得了重感冒發高燒一樣的症狀,全身像冒火一樣。我心裏想:這是假相!我絕不承認!我坐起來雙盤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弟子,徹底解體這突如其來的病業假相。一直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發高燒難受的症狀也沒怎麼減輕。

師父說:「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每一個執著可能都會造成你在身體上出狀況,在大法的堅定信念上造成動搖。」[1]「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1]

我就雙手結印開始向內找,回顧自己近段時間在做協調工作中的修煉過程,找出來的人心、觀念和黨文化就立即清除解體,隨著發正念和向內找,感覺身體不燙了,頭不暈了,可是噁心加重,我就又立掌發正念,感覺能發出強大的正念了。但是肚子特別難受,像翻江倒海一樣,還有一股股腐朽的熱氣從肚子裏往嗓子上湧,特別噁心。我就大聲的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越背聲越大,剛背完第三遍,肚子裏的那股腐氣一下竄到嗓子眼兒,我一張口,就從嘴裏往出噴,一口接一口的嘔吐。

我老伴兒在另一個房間睡覺,我喊了兩聲想讓他幫我拿個盆接一下,老伴兒睡得很沉,沒聽到,我就繼續保持雙盤,大口大口的往地下吐,最後好像把膽汁都吐出來了,直到把胃裏的東西都吐淨了感覺全身輕鬆。我下地收拾我吐的髒東西,裝了大半盆,我悄悄倒進廁所,沒讓不修煉的老伴兒看見。

收拾完我又繼續立掌發正念一個小時,加持本地所有病業假相的同修,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大法弟子就歸師父管,任何生命也不配考驗!幾個小時雙盤發正念結束後,我神清氣爽。感恩師尊的加持!一看錶凌晨四點多,我就躺下睡一會。

發完早上六點正念,就想:一夜沒睡覺,再躺下睡一會兒吧。轉念一想,也不睏,頭腦特別清醒,為甚麼要躺下睡覺啊?這不是人的觀念嗎?師父說:「修煉是最好的休息。」[3]我就洗漱一下,開始煉功。煉功結束就接著學法。以前我學法時雙盤沒超過兩個小時,在師父的加持下,這次連續幾個小時雙盤發正念後,我雙盤學法三個小時也很輕鬆,沒有一絲疼痛的感覺。感恩師父的加持。

第二天上午是營救同修的小組配合律師到看守所發正念,我是其中一員,我必須去。就請多年和我一起配合的A同修陪我去。A一看我臉頰塌陷,眼圈青黑,一天時間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就問怎麼了?我就和她說了我的情況,她得知我吐了那麼多東西,還一天不吃飯,就給我弄了吃的,我沒有胃口,不想吃,她就說:「是邪惡不讓你吃,你就吃,吃不下去也得吃,就不配合邪惡!」吃了點東西,我倆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一路發正念,到了非法關押同修的看守所,下車後,我雙腿發軟,兩腿一前一後直打飄,A就攙扶著我。我倆就在看守所近距離站著發正念,直到律師會見同修結束,我們才坐公交車返回。在回程的路上我倆又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

通過兩天高密度的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徹底解體了病業假相。感恩師父!感謝同修!

在找回昔日同修過程中實修自己

自從師父說讓找回昔日同修後,我就想找回我們學法小組的B和C同修。她倆脫離整體很長時間了。一天,我在小組學法時和同修們說:「你們誰能看到這兩位同修,咱們得把她們倆找回來。」同修們都說,找她倆幹啥呀,這些年找過多少回了,找回來還照樣走,你沒領教過呀?我說:「不管她倆如何,但她們畢竟得了大法了,B同修還是在迫害最嚴重時得法的,緣份也是很大的,我們要珍惜她和大法的緣份哪!」

回家以後我想:為甚麼找回了同修,卻沒能使同修真正融入整體呢?這裏一定有我的問題。我看到自己的問題:平時總看她們的不足,我對她們了解少,關心不夠,總用人心對待她們,總想改變她們,不想改變自己,我觀念沒改,基點沒擺正,無意中給同修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呀!我一個人沒做好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可我們大家在這個問題上都沒做好,都沒給她倆正念,會給她倆帶來多大的壓力!我知道是我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我一定要把她們找回來,當面向她們道歉,說聲對不起。

因為我有找回她們的願望,師父就幫了我。有一天中午我學完法回家,路過一商場門口,老遠就看見對面是同修B,當時把我嚇一跳:她身體消瘦,面容憔悴,走路一瘸一拐,和以前判若兩人。我就問她:「你怎麼這樣了呢?」她有氣無力的說:「姐呀,我都差點兒摔死了,我打工收拾廁所,不小心摔在台階上,尾骨摔裂了,當時就暈過去了,啥也不知道了,等醒來後疼痛難忍,當時我求師父救我,就不那麼疼了,慢慢的我就能動了,之後我就一天比一天好,今天正好是第十天,我就能出來溜達了。」

她接著又說:「因為我求師父救我,沒住醫院,省了好幾萬元錢,而且好的這麼快。我女兒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跟我說:『媽,你這次省了這麼多錢,還好的這麼快,就是住醫院也不能好這麼快呀,大法這麼好,以後我不管你煉功的事了,你好了就找你們同修去吧,你繼續煉法輪功吧! 你也不用打工掙錢了。我的孩子也不用你照看了。』你給我找個學法小組吧!」我聽了真高興,說:「行!」

第二次學法時,我就跟大家說我見到B了,就把經過和同修們說了一遍。之後我說:「下次學法讓她來行嗎?」同修們還和上次交流時的態度一樣,不同意。我說:「那好,我就把她領到我家去,我倆一起學。」

一週後,早上六點多我還沒吃飯呢,B就來到了我家,問我:「你給我找學法小組了嗎?」我說找了。她說:誰家呀?我說:就在我家行嗎?她說:行!就這樣在我家學了四個月。

有一天我跟她說:「學了這麼長時間,咱倆交流交流你有甚麼收穫好嗎?」她說:「這次學法和以前不一樣,這次學法我感覺師父很多話都是在說我。現在我知道我以前錯了,以前我魔性大,整天生氣,總怨恨別人,不找自己,整天心煩意亂,嚴重時甚麼壞念頭都出來。現在我知道有事向內找,修自己了,儘量控制自己的魔性,心態也越來越好了。我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助。」我說:「以前我也沒做好,對你關心不夠,還不給你正念。現在我向你道歉,說聲對不起!還有你也不用謝我,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洪恩。你應該好好謝謝師父,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報師恩。」

我看她變化很大,和以前真的是判若兩人了,我想這回同修們能接受她了。我就把她領到學法小組去了。同修們看到她的變化都很高興,也很歡迎她。

現在一週兩次學法她都來參加,有甚麼事來不了也能提前打招呼,要是以前這是不可能的。她還主動到黑窩近距離發正念,主動發資料做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情。而且還把同修C也找了回來。現在這兩位同修都穩步的走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修煉路上了。

見證大法的神奇

H同修的孫女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也請來一本《轉法輪》,走進了大法修煉。她在省城當保姆,照看一對六歲半雙胞胎男孩。她在照看孩子的時候,有時間就教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睡覺的時候,她就抓緊時間學法,看《轉法輪》。

有一天她有事下樓一趟,就讓兩個孩子自己在屋裏玩,鎖上門就下樓了。回來後雙胞胎的弟弟跟她說:「哥哥從窗戶上跳下去了。」她當時嚇得癱坐在地。心想:孩子從三樓跳下去了,還能活命嗎?如果孩子摔死了,還不得讓我償命啊?!這時她突然看見雙胞胎的哥哥站在她面前,她就問弟弟:「你不說哥哥從窗戶上跳下去了嗎?」弟弟說:「他跳下去了,他又上來了。」原來哥哥是從窗戶上跳下去了,現在回家了。她趕緊給孩子母親打電話,抱著孩子到醫院去做了全面檢查,結果孩子甚麼事都沒有,只是在右側太陽穴上面有個大拇指肚那麼大的一個紅印,連皮都沒破。孩子的母親不放心,讓醫生給孩子上點藥,或打點消炎針。醫生說:「這孩子命真大,從三樓跳下來,甚麼事都沒有,你們回家吃喜去吧。」在場的所有人都稱神奇。

H同修的孫女知道是孩子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帶來的福報!是大法師父保護了孩子。這真是:「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4]。

有一天我去H同修家看到了她孫子。和他孫子閒聊中知道他來考駕照,就跟他說:「你白天在駕校學習,晚上回來有時間看看《轉法輪》,對你的一生都是受益無窮的,這是一本天書。」孩子也聽話,一夜通讀一遍《轉法輪》。第二天我又看到他,他跟我說:「奶奶,這書怎麼這麼好啊,太好了,我一夜把書看了一遍。」我說:「你好好修吧!這是一本天書,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佛法修煉。」這孩子說也要修大法。我又問他:「你父母怎麼樣啊?」他說:「我母親得喉癌快死了。」我說:「怎麼沒去醫院呢?」他說:「去了,到醫院一檢查是喉癌就回來了。也沒錢治,就是治也不一定能治好。現在瘦得不像樣,躺在床上就在家等死了。」

我說:「我送給你媽媽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你給她帶回去,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送你一本《轉法輪》,讓你父親給你母親念念,如果你母親能接受大法的話,會出現奇蹟的!」

第二天他就把《轉法輪》和護身符送回家去了,並把我的話轉告了他母親。他母親為了求生,所以就很認真的念了起來。當然發不出聲音,就是在心裏念。他父親就陪在他母親床邊,幫著大聲念,每天都念,還給他母親讀《轉法輪》。有一天,他母親突然能念出聲音來了,他父親高興的打電話告訴兒子這個好消息。他母親通過學法、煉功,喉癌完全好了。他父母也走上了修煉路。

村裏人看一個得了癌症快死的、連壽衣都做好了的人,怎麼跟好人一樣了,還能下田地幫著他父親做農活了?大夥兒就都來問她是怎麼回事。他母親告訴大家,說:「我退出了中共黨、團、隊,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我就好了。」村裏人都說:「法輪功這麼好,江澤民不讓人煉法輪功,迫害人家,江澤民太壞了!」了解真相的村民都罵江澤民。

孩子的母親修煉後還來給H同修道歉,說:「婆婆,對不起!你改嫁到城裏,找了比你大十幾歲的老頭,都是我逼的。那年你養的那些小雞仔也都是我給藥死填到灶坑裏燒了。你問是不是我幹的,我不承認,還賭咒發誓的。現在我學了《轉法輪》才明白,我得了喉癌這都是造業的現世報應啊!媽,對不起!等你家老爺子走了那天,我就接你回我家給你養老。媽,我對不起你!我給你跪下磕個頭吧。」

H同修拉著兒媳的手說:「咱倆現在是同修了,都是師父的弟子,你不能給我下跪磕頭的,你去給師父磕頭吧!好好修煉,用你的親身經歷去告訴世人法輪功是好的,講真相,多救人,咱們跟師父一起回家。」

寫出我修煉中的點滴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