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壓力跟著師父向前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由於法學的不紮實,修煉路走的磕磕絆絆的,還摔過好幾個跟頭。靜心學法後我放下了一切包袱,決心跟師父走到底!這裏寫出在迫害中如何頂住壓力,與同修配合,堅定的向前走的幾個實例,與同修們交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信師信法,正念解體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前後,當地「六一零」要辦邪惡洗腦班,要按名單預謀綁架六十多名同修,其中包括我。我的情況很難:好幾個警察到單位堵住前後門想綁架我;去學校找我的孩子問我的下落。那年孩子高考,壓力很大。為不影響孩子,孩子的父親要與我離婚。

我感覺自己的壓力達到了極點。可我修大法了,就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大法無所不能。

家不能待了,我就去了修煉大法的親屬家。發正念時,無論腿怎麼疼我都不拿下來,除了學法、睡覺就是發正念,決不能讓邪惡的洗腦班辦成,如果那麼多同修被抓,得波及到多少家庭,得有多少人認不清這場迫害的真兇,錯把仇恨記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身上,得有多少人被毒害,救人的環境不更差了嗎?堅決解體邪惡害大法弟子、害眾生的圖謀。

經過三、四天超強度的發正念,電視新聞報導突然發了一條消息說:這個城市要地震,民眾都慌了;剛過兩天,又說江的上游有化學物質泄漏,污染物把我們這個城市居民的飲用水污染了,市民又開始搶水,很多市民都跑外地避難去了,整個城市籠罩在恐慌中。當官的忙著造假、作秀,生怕突發事件處理不當「挨板子」。這樣辦洗腦班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我心裏明白,是師父用這種方式幫我們化解了魔難。

二、頂著壓力走出去救人

二零零九年秋,我們地區同修剛穩步開創出開車配合去偏遠地區發資料救人這條路,卻在一次行動中同去的五位同修都被綁架。第二天兩位老年同修回來了,還有三位同修被非法關押。

這樣一來,配合發資料的同修都有了壓力。村裏的大喇叭喊叫著,讓村民把真相資料都交上去。不明真相的村民從害怕到敵視大法。同修們一起交流,認識到救人沒有錯的,我們不能被邪惡牽動、退縮,壓力一定要頂住,解體另外空間操控障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大法真相資料是眾生久遠盼望的,還要繼續去發,不能停下來。在場的同修安排好哪天哪幾個同修去發。

我們分頭去準備資料、車輛等事宜。幾天中,要去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出現干擾:一個男同修發燒;一個女同修的媽媽(也是同修)不讓她去;我也因哥哥住院,白天、晚上忙著在醫院護理,心裏不穩,真想對那個負責的同修說不去了。但我心裏知道不能這麼說,只要有一個人說了,整體就會動搖,就可能去不了了,我得咬牙挺著。我就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狀態好多了,心也穩了下來。

晚上大家坐車去那個出事的村鎮,誰都不吱聲,特別車經過一個看守所,感覺那裏空氣都凝固了似的。到了村子附近,我們倆人一組往村裏走,忽然感覺到那裏暖洋洋的,一點都不冷。可是由於路不熟,我們到一個地方,就發現另一組同修已發過了;又去一個地方,發現也發過了。心裏有點急了,趕緊求師父:請師父把我們帶到我們該去的地方,然後就往另一個方向走,就再沒出現「撞車」現象,順利的把所有的資料都發完了。回來的路上,負責發正念的一同修說,怎麼都沒聽到村子裏的狗叫呢?一個老年同修說,發資料時自己身上像有一個小火爐,熱乎乎的。我們共同感謝師父!

這次大家頂著壓力往前走,沒有退卻,解體了舊勢力阻擋我們發資料救人的圖謀,同修體會到了法的威力,每個人都感覺到怕的物質在減少,心性在提高,大家互相鼓勵著,繼續往前走,救人步不停。

三、面對邪惡的猖獗 形成整體不退縮

二零一零年年末,我市發生了二、三十位同修同時被綁架的惡性事件。不少學法小組都停了、解散了。不同的地區還不時傳來有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我們學法組的一同修也被綁架了,還聽說我們經常學法的地方都被邪惡掌握了。

突如其來的迫害,一時誰也搞不明白:是甚麼原因造成邪惡如此猖獗?它還在盯著誰?這使不少同修不知所措,大家都感到壓力非常大。我想我們有師父,心得穩住。此時邪惡最怕甚麼?怕我們形成整體。當時情況下整體就具體體現在學法小組上,學法小組不能散。我們很快換了學法地點,通過信箱聯繫到小組裏的各個同修。可大家對參加集體學法也都有壓力,可又都知道這個時候就得抱成團,形成拳頭才有力量。因此,我們組學法一天都沒停,也沒有出現危險。

通過互相交流,我們逐漸把以前停的一個個學法小組都恢復起來,建立了站內信箱,共同配合往前走。

通過學法交流,我們決定幾個人負責營救一個被綁架的同修。過年前我們就買了年貨去看望被綁架同修的家屬。正月十五以後我們陸續請了幾位律師。那時候請律師沒有經驗,得首先給律師講真相啊,感覺很有壓力。有的家屬沒有經濟能力,其他同修拿錢,律師費就有了。外地同修知道我們地區請了那麼多律師,就問是怎麼聯繫家屬的?我說年前我們去看望了同修的家屬,現在家屬自己就主動找我們來了,好多家屬我們也不認識。同修說他們找家屬,許多家屬都不請律師,你們做的真好。我心想,這不都是師父在幫助我們做,要不這麼大地區,就幾個參與的同修怎麼能做得過來呢,師父看我們有往前走的心,就幫我們。

同修們都頂著壓力,能做啥做啥,不認識的同修也主動開車去接送律師,請律師吃飯,有經濟能力的同修主動付賬,大家默默配合,井然有序。

參與報導的同修也頂著壓力,一次次找家屬了解經過,核實情況,整理後發到明慧網;每天的進展情況也都有同修發到信箱,以便大家配合發正念。有的消息得到的晚,再整理發出去,經常是下半夜一兩點鐘才能休息。同修都沒有怨言默默做著。

非法開庭前,我們就貼不乾膠,發邀請函,開庭時好多本市同修及外地的同修都到法庭附近發正念。經常是法院附近的公交車車站上站滿了同修。

這場迫害,壓下來許多邪惡的物質和因素,同修們信師信法,形成了整體,不斷的發出強大的正念,使這些邪惡的物質逐漸減少。在迫害面前、在巨大壓力面前,大家都沒有消沉,沒有趴下,堅定的走過來了!在這同時也開創了救度眾生的環境,使我們這地區好幾年再沒有發生誣判大法弟子的事。

四、在營救同修中向內找 整體提高

然而在二零一六年正月,我市有七位同修在一起學法時被警察綁架關進看守所。

同修想找我幫助營救。因發生綁架地區離我們較遠,而且他們地區的協調人A很強勢,我怕被說,就不想參與營救,就讓他們找A,我說我可以默默配合。

反饋回來說去找了A,沒談成,問我們能不能幫助營救?我還是有顧慮,就想先去出事地了解了解情況,與那裏的同修交流一下再說。幾經周折,陰差陽錯就是坐不到一起。

過了幾天,同修告訴我說,外市同修已經幫助請到律師,也找了家屬,整理同修的材料都寫好了。我心想太好了。當我見到了外市的同修,知道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就差去被綁架同修家所在地的派出所發資料、救人了。哎呀,我找到此次配合的位置了──配合發資料。幾個區的同修約好,大家分片去發。

大家商量時,A都說行,會配合。可到時她就不去了。兩次都是這樣,她身邊的同修要去,她也不讓去。大家心裏對A同修都有了看法。我們先後去了四次,把真相不乾膠貼出去,把被無辜綁架的同修的材料發到派出所、公安分局和被綁架同修所在的整個鄉鎮及周邊地區。

發真相資料救人的事,A為甚麼還擋著呢?我們到底差在哪?無條件向內找。最後大家都認識到,是我們整體的問題,都有「躲」的心,不願去碰硬,對同修不負責任,這是我們的「為私為我」的觀念導致的,不符合師父的法。我們沒按師父講的做到「要對自己負責,對學員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1]的要求去做。我們和A所在區的同修交流,大家也都向內找,不再向外看,認識到了是我們自己的問題。

師父利用這次機會讓我學會了站在法上看問題,放下了自我,放下了人心,修出寬容,只看同修好的一面。因而在後來的配合中彼此更加信任了。這幾個被綁架的同修先後都回到家。

五、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救度眾生

二零一六年,與我們配合緊密的一位男同修被綁架,同修住處被翻的亂七八糟。我們去了被綁架同修戶口所在地派出所,又去分局、看守所都沒打聽到任何消息。他父母從外地來,我們又陪家屬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看家屬態度強硬,不得不告訴家屬人是被分局抓走的,到分局、市局去找吧,對綁架沒有說法,再問,又說是「來自上面」督辦的,不讓再多問了,說他們管不了。其他家屬看到這陣勢都回去了,只剩下年邁的父母。我們天天陪同家屬到分局找,也見不到辦案人,就又請了律師。

到看守所也不讓會見,說下雨房子漏了,在維修,不讓看。律師只好到分局找辦案人,辦案人躲避不見律師,律師很遺憾回去了。同修陪著家屬去分局要拘留證,說關押十五天。每天都陪家屬去分局找辦案人,要求見面。在家屬和同修的堅持下,辦案人員讓家屬和被綁架同修通了電話。

到十五天,我們和家屬去看守所接人,卻說被轉刑拘了。家屬讓律師第二次來會見被關押的同修,看守所卻說辦案人有交代,「法輪功的案件特殊」,不讓律師會見,律師找看守所駐檢辦反映情況,駐檢辦協調讓律師和家屬去市局找管辦案人的上級負責人,上午負責人接待了,說找不到辦案人,讓下午去,律師和家屬一直等到下午快三點了,也不見負責人,律師和家屬到檢察院控告,檢察院又推到看守所駐檢。第二天律師和家屬又到市局,家屬拿同修寫給市局的信,那個負責人就是不露面,把信給市局他們也不收。在各部門互相推諉的情況下,家屬沒辦法開始寫控告信,郵到所有相關部門,控告辦案人不作為,阻止律師會見。到第三十七天時律師又來了,去看守所要求會見,看守所說人不在看守所,律師在看守所給辦案人打電話,辦案人說:人被提走了,不讓律師會見,問在哪也不告訴。律師指出辦案人違法,要控告,辦案人說已經有紀檢等好幾個部門給他打電話了。

律師來了五次,既沒見到辦案人也沒見到被關押的同修。但我們大家沒有在「上面」的壓力下退縮,主動配合家屬、律師往前走,逐級控告參與案件的責任人。家屬和我們整理當事人的材料上網曝光;家屬也在海外媒體上曝光區、市國保警察違法辦案的事實;同修們配合在當地大量散發這些資料,讓世人看到煉法輪功的好人無辜被關押,讓世人明白真相,不要被電視糊弄仇視法輪功,成為中共的陪葬。

同修依然被拘禁,我們還要繼續郵寄控告,家屬卻不同意了,說怕觸動辦案人,說再等等吧。同修們坐下來交流,大家說,是邪惡怕控告,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2]我們按照師父的法去做,一定是對的。經過與其父母耐心交流,同修的父母也同意簽字繼續控告。

我們不僅向各部門郵寄控告狀,還去省政府、省公安廳、省政法委周圍散發同修被綁架的材料和明慧有關期刊,我們的基點是一切為了救人,從心裏不再執著被綁架同修甚麼時候回來,就做好自己該做的。因為我們知道師父時時管著每一位同修。我們的心放下了,沒過多久,被綁架同修回來了。看似來勢洶洶的大魔難,同修們整體頂住了各種壓力,在考驗面前信師信法,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在這次綁架案中,沒有牽連到任何其他同修,穩定了同修在各個項目中救人的大環境。

學習《轉法輪》中第九講,看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時,裏面的「試一試」這三個字非常突出,從來沒有的感覺。是啊,在最難的時候,我們就按照「試一試」這句話走過來的,真的體驗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謝謝慈悲的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寫在前面的話〉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