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開闢修煉環境 精進如初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這裏談談我退休後,在新的環境中是如何修煉、講真相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元旦喜得法輪大法的。當時我是政府職能部門一領導幹部。九九年七月開始,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殘暴迫害法輪大法,公安人員抄了我的家,開始感到莫名其妙,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很快我就清醒了,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我沒有任何錯。二零零零年我在向政府和公檢法司部門說明真相中,被非法勞教並撤職,成為我地區重點監控對像,曾被非法關押五次。我沒懼怕,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到底。

開闢新修煉環境

二零一二年退休後,搬到孩子家,幫助他帶孫子和管理家務。這是個大城市,車水馬龍,不知當地風土人情,找不到本地同修,沒有集體學法環境,雖然天天也外出講真相勸三退,但效果遠不如以前。第一年和孩子們住在一起,感到相互干擾:我學法,他們看電視干擾我;他們睡覺,我早起煉功干擾他們;四個整點發正念有兩次發正念不能準時;晚上帶著孫女睡覺,也干擾我,為此我很苦惱。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我堅信大法是無所不能的,我要堅持多學法背法,相信一定能開闢個好的修煉環境,更好的助師正法。

不到一年兒子買了新房子搬走了。我有精進的心,師父就幫助我。從此我有了安靜的學法煉功環境,孫女跟著我,我教她背《洪吟》,當時才四歲多,跟我兩年,《洪吟》能背下來了,《洪吟二》全會讀,也能夠背一半。我背法她喜歡聽,她還經常看到師父。讀幼兒中班時,有一次把班上耍過的玩具手機帶回家了,她爸爸懲罰她,用竹板兒打她手。事後她說她看到她爸爸打她時師父看著她笑,她爸爸打她她不覺的疼。我學法煉功她不干擾我。

六歲她就上小學,課本上的字都認識,學習成績一直很好。

雖然孩子們搬出去了,但一天三頓飯我要做,早上六點半就要去做飯,中午十二點和晚上六點正是吃飯時間,還是不能準時發正念。我發正念時都要清除干擾我的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二零一五年看了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後,我更加著急了,我就把這些現象進行認真分析,列出還有哪些沒做好,深入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很多執著心,如別人誇獎說我能幹時,心裏樂滋滋的,有時孩子說哪樣菜沒做好,心裏就很不高興,總要找理由辯解,有很強的爭強好勝的心,顯示心,歡喜心,虛榮心,執著親情,被情帶動干擾等等。當我找到自己的執著後,師父就點化我:「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2]

當我找到根本執著是情時,問題出現了轉機。那時是在女兒家。有一天蒸饅頭晚上離開的遲了,女婿說:「媽媽,明天早上七點來就行了,我天天六點二十就醒了,早飯我做。」從那以後早飯都是女婿做了,我就能多背半個鐘頭的法。

四個整點發正念不能準時怎麼行?我知道自己不能準時發正念就是沒放下情,我必須放下。開初我把飯菜做好叫他們先吃,我發完正念再吃。女兒看我天天吃剩菜,有時都涼了,就叫我把菜準備好,我發正念時她炒菜,我發完正念正好開飯。現在每天時間一到,他們就主動叫我去做我的事了,還叫孩子們不要干擾我。大家更加理解和支持我了。

環境改變 學法背法更入心

一切的改變都來自於法的威力,越學越感到法的超常和偉大,越學越覺的自己責任重大,越學越感到修煉的嚴肅,背法時總覺的有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在注視著我,必須嚴肅認真對待。以前都是坐在沙發上或椅子上學法,有一次背《論語》:「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3]心裏突然一震,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是造化宇宙的根本,學法是多麼神聖的事情,天上的神佛都跪著聽師父講法,我應該雙盤才對呀。從那以後集體學法或個人學法都雙盤,直到學法結束才把腿拿下來。從盤腿背法後,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學法更加入心,心靜無雜念,法理也不斷展現,有時背著背著,會突然明白一個法理。以前多次被邪惡迫害的根本原因也全明白了。找到自己存在的執著和漏,長期受邪黨文化毒害,對自己的修煉不嚴肅,在工作、生活中養成了我行我素,隨心所欲,狂妄自大等壞習慣,上班做的、說的、寫的全是邪黨假惡鬥的東西,中毒匪淺。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為此在修煉中摔過跟頭,也吃了很多苦。

隨著背法,覺的自己看問題、想問題的基點都變了,遇到問題第一念能用法來衡量。如,去年同修說某某地方抓了二十多個大法弟子,都是因為打語音電話被抓的。她們把打真相電話的電話都停了,叫我也停用。我的第一念是:任何事情沒有偶然的,那是我救人的法器,迫害一天不結束我就一天不停止打真相電話。後來她們也都又拿起電話來了,但不久電話卡就被封了,但我那幾個卡直到現在仍然在用。

隨著背法,能夠更加慈悲的去體諒別人,做事能先考慮別人了。有一次在市場上買肥腸,只剩下兩節了,我隨便拿了一節準備稱,又來了一中年婦女,把另一節在盆裏翻來翻去的看,口裏說:「這節不好我不要了,還是她拿的那節好。」我平時買的少,確實不知甚麼樣的是好的。我想我是修煉人,你覺的我的好那就給你吧,我二話沒說就給了她。老闆高興的說;「你真好,謝謝你了,現在哪能找到你這麼善良的人喲!」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要先考慮別人。她又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好。」接著我給她們講了真相,三個人都退出了各自加入過的邪黨或它的附屬組織。

隨著背法正念越來越強,遇事更加冷靜和理智。有一次同修打電話叫我去一下,因為我的電話長期被監控,回來時四個警察和一輛警車停在我家門口。在離家五十米遠處,我突然覺的不對勁,我提著兩口袋東西不能硬拼,馬上請師父加持,給我下個罩,讓邪惡看不著我。而且發了一念,把他們定住,不准動。警察就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我從大門一側回到家。回家發正念時,看到派出所的上空黑壓壓一片,像麻雀大的小鳥,往地上掉,警察說咋掉下來了,我說死了當然就掉下來了。剩下約三、四隻飛到西南方向去了。第二天我要進城買耗材,正在想今天去不去,一個響亮的聲音說了三遍:「我是大法弟子,邪惡算得了甚麼。」當時我好像被能量包著,無比高大,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加持,上午順利的把耗材買了回來,及時地把同修要的東西做好送去。

去掉人心 抓緊時間救世人

在新的環境,開初是硬著頭皮去講真相,像完成任務一樣逼自己去講,效果自然不好,一天也就能勸退四、五個人,有時才兩、三個。二零一五年,學了師父《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後,知道救人特別緊急,我就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有求安逸的心,還有埋藏很深的怕心,有自滿的心等很多執著。有一天背法:「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我突然悟到,是我在講真相上的付出不夠,吃苦不夠。於是每天送孫子上學後,就去講真相,風雨無阻。一個初冬時節,天下著大雨,我打著雨傘走了幾條街,口裏背著:「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4]。回到家鞋子和大腿以下褲子全濕了,但沒覺的冷,冒雨勸退七人。

去年五月以來,採取面對面講和語音電話講雙管齊下,效果很好。一年多來我上傳的「三退」名單共五千二百多人,比我預期的人數多了不少。對接受真相的世人,我經常還根據不同對像送給他們一些不同的真相資料。聽過後看過真相的那些人明顯變化很大,特別是市場賣東西的人,再見面都主動與我打招呼。我買東西全用真相幣,如果要找錢給我,不用我說都選最新的零錢給我,他們都知道我的需要。

有一次我在一位男攤主那兒買菜,我在包裏找欠他的幾角零錢,他說:「算了,不用給了。」我說,我是修煉人,不能佔別人的便宜,這麼熱的天,你們種菜多不容易呀!他說:「我這算個啥,你才是功臣。」

還有一次遇到了一位派出所的頭頭的父親,我就遞給他一些真相資料,其中有《給公檢法司人員的一封信》,我叫給他兒子看,我說:「公檢法人員要趕快將功贖罪,抵制迫害,保護大法弟子,抓住最後得救的機會,江魔頭一完,就沒機會了。」他說:「是哦,是應該將功贖罪了。」

從世人的話中可以看出眾生確實在覺醒。

形成整體開小花

二零一五年底,我正在菜市場講真相時與一同修相遇,想必是師父的安排,我倆都很高興。從那以後,我們就在一起學法,還和同修一起找回幾個昔日同修,建立了學法小組,平時四、五人,多的時候能有七、八個人。

經同修引薦,又接觸了其他學法小組的同修。在助師正法中大家給我很大的幫助。根據當地需要,我家開了一朵小花,做一些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這朵小花在提高我的心性上起了很大促進作用。例如:做出來的真相幣,有的同修說字多了,有的卻說字少了,有的說這塊沒洗乾淨,等等。無論別人說甚麼,我都不反駁,默默的改進。有一次機子出了點問題,開始印出來的有墨水,我把墨多的選出來洗乾淨,墨少的覺的不影響救人就沒洗。一同修看到說:「這墨是心性問題。」我明知道是有執著造成的,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有點不舒服,心想,我又沒要哪個人的一分錢,自己花多少時間印出來,送到你家裏來了,還說我心性有問題!有一天我打開機子,突然背起法:「心性多高,功多高。」[2]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就立即停下來向內找,找到自己有想儘快完成任務的心,有在別人之上的心,不想被人說的心等人心。當我找到這些執著後,機子自己就正常了。同時我的責任心也強了,悟到我做出來的東西是要起到救人的作用的,必須嚴肅對待。以前認為是同修清理過的錢,就直接拿來打印,由於時間緊,自己印出來也不再查看。現在做之前先檢查,把不夠好的拿出洗了曬乾,破的用透明不乾膠紙粘好,顛倒的理順,弄好了再做,做好了再檢查一遍。每次特別破的拿出來,一百一摞差幾元的,自己就都默默補上,多的退回去,哪怕多一元錢也退回給同修。看我這個心態,有的同修乾脆就一大捆錢數都不數就交給我,說有多少是多少。

這朵小花使我心性得到了提高。師父講:「今天在這關鍵的歷史時刻,那一分錢、一點點,都透著一個修煉人的境界、心態、執著、圓滿和不能圓滿。」[5]我悟到是師父對弟子的愛護和期望,同時也是對弟子的鼓勵和棒喝。

我一定要更加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做到「修煉如初」[6]。

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